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摆渡者
    阿荼说有人一直在这里,但是这个人究竟是谁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我感觉能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了很长时间的可能不是一个正常人。

    “谁会在这里?”我问。

    “摆渡的人。”阿荼说。

    我摸了摸头发,看了看四周。这里是离河岸最近的一个地方,不能再往前面走了,再走的话就会有掉下去的风险。河岸这边没有任何标示,而且让人感觉到很空旷,在阳间的河岸上都有有一些水生植物啥的,但是在这边除了那清澈的河水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没有去仔细的看,我连河岸边都过不去又怎么去看那河水下面有什么东西呢?

    河岸上没有风,但是我却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凉意。

    “你没听说过吗?”阿荼问我。

    “没有啊。”

    “我还以为你知道,难离已经到你身边了,怎么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阿荼若有所思的说。

    这是个什么理论?我在心里面稍微吐槽了一下。

    “不知道。”我说。

    “原本的地府是没有弱水的,这河水也却是存在于昆仑,但是大战之后就变了,在一步少火车站出现之前,所有的鬼魂都是必须要经过这里,可是弱水的阻隔导致他们不能从这边经过,于是在一段时间以后这里就出现了摆渡者,也就是一直在这里出现的人。”阿荼说。

    “啊?等等,不对劲啊,一步少火车站出现以后为什么这里还有人一直守着呢?”我问。

    “一步少火车才出现了多久?你可知道那场大战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阿荼说。

    “你不说我上哪儿知道去?”我叹了口气后说。

    其实通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对阿荼已经放松了一些警惕了。尤其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当然烟暗女王状态的她除外。阿荼好像知道很多事情,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知道的这些事情好像真的跟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此之前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平淡无奇的,和周围人都是一样,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随着我对这些事件了解的增加,我的人生也越来越不普通起来。好像听他们说,我上一辈子貌似还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啊。

    现在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我自己的心情了。甚至我有了一种想骂街的冲动。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有谁知道自己上一辈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那他一准能高兴的跳起来,但是明明我周围存在着那么多知道我身份的人他们怎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呢?

    “不是我不想说,只是我说出来的话会影响到你。”阿荼想了一会儿后说道。

    “什么意思?你说一说我的事情还会影响到我吗?”我疑惑的说。

    “如果我说了,命运就会知道你的存在,这样的话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阿荼说。

    “这就是你们都不告诉我的原因?”我问。

    “因为我们告诉你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还不如让你自己醒,你如果醒了所有的事情你都会知道,因为发生过的所有事情都是你亲身经历的。”阿荼说。

    “如果我一直醒不过来那是不是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说。

    “你迟早会醒过来,只是时间的问题。”阿荼说。

    “胡依依也这么说。”我说。

    “胡依依吗?”阿荼略加思索。

    “额,你不认识她吧。”我摸了摸脑袋。

    “我认识。”阿荼说。

    我的心突然抽搐了一下,胡依依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说她认识这个阿荼啊,如果她认识的话没有理由不告诉我。我把这个事情按在了心底。

    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很好笑。在一开始的时候以为我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人,但是过了这么久我感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而且这些事情在你身边的人都是清清楚楚知道的,但是他们又没有机会告诉你。这算是怎么回事,真是他大爷的。

    “摆渡者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过来呢。”阿荼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之后对我说。

    我在看到地府的天空时脑海中也产生过疑问。这里的天空也太诡异了,天空中不断变换的狰狞人脸究竟是什么东西?而且还有我特别不理解的一点。阿荼抬起头来究竟是在看什么东西?

    “你从什么地方辨别出来的?”我说。

    “那些云。”阿荼说。

    “云?”

    “就是那些人脸。”阿荼又给我解释了一遍。

    “你提起来了,这些人脸是啥呀,猛然间一抬头还感觉有些瘆的慌。”我说。

    “地府作为鬼魂数量最多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怨气了,而这些怨气要想处理掉,那必须得有一个消散的途径。而这途径就是天空中的这些云彩了。当怨气加重的时候天空中的那些人脸也就愈发的狰狞。而这个时候也就是摆渡者出现的时候。”阿荼给我解释道。

    我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还别说,这天空中的人脸还真的不是那么狰狞。

    “这些人还挺敬业的呀,这里废弃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不会有人来吧,你确定他们到时候真的会过来?”我问。

    “摆渡者在弱水河上永世漂泊,只要时间到了他们就会出现。”阿荼淡淡的说。

    既然阿荼都这样说了我也就再没有什么好接的话了。

    对于这些摆渡者我也感觉到了一丝悲哀,他们这样永世漂泊究竟算什么?这就是摆渡者的命运吗?

    得得得,不想这个了,我现在一想到命运这两个字就感觉头疼,我也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可能是得了命运恐惧症了。这时候我又想起了之前那个人。

    为什么那个人外面的桌子上会有烧鸡的存在呢?

    我向阿荼表达出了我自己的看法。她没有回答我,只是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在这个时候不论我再怎么问她都没有选择回答我,直到后来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才知道她此刻微笑的含义是什么。

    这时候我看了看天空,那些人脸好像并没有多狰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