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地府闲讨
    天空中的人脸没有变得狰狞那也就说明摆渡者没有到来。在此之前我对于地府的理解仅仅局限于西游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了地府中原来有这么多门道。

    比如说,在西游记中我仅仅知道地府的天空一直是烟暗的,当然也没有见过火红的彼岸花。所以我对这一切都是处于一个未知的状态。这个时候突然知道了这么多颠覆我三观的事情,所以在一时间也有些难以消化。

    “阿荼,地府是谁整出来的?”我想知道我了解的东西究竟是不是真的。

    “阴长生,王方平。”阿荼淡淡的说。

    还好,这些东西倒是跟我知道的差不多。

    “那这两个人在哪儿呢?”反正这个时候闲的没事,所以我也就没事找事的跟阿荼闲扯两句。

    “你以后会见到他们的。”阿荼微笑着说。

    “之前在屋子那边的时候我听那个说了,好像你是什么古神,你跟这两个人比究竟谁厉害点?”我问。

    “嗯。一对一的话我厉害点,他们两个一块上的话,能跟我战个平手吧。”阿荼想了想之后说。

    “额,你们是怎么区分这种东西的?”我问。

    平时我在玩游戏的时候至少还有一个等级来帮助判断一下,可是真正到了现实中哪里会有等级这种东西帮助你判断啊?

    “区分?打一架不就知道了吗?”阿荼说。

    好吧,这么说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至少我知道了一件事情能跟阿荼打成平手就算是很厉害的了,之前控制我身体的那个家伙好像也跟阿荼打了一个平手啊,这样的话是不是说我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也拥有了地府创始人那个级别的战斗力?

    好吧,虽然我想的很美好,但是差点让刚才恶狗村的那些恶犬给咬死了。这么一想的话好像这战斗力也没什么用处。

    “那地府中的阎王呢?”在地府中有十殿阎罗,这些阎王分别有着不同的职责,而且在阳间的感觉就是阎王最大,在这个时候我不禁对他们产生一种好奇的感觉。

    当一些东西在你未知的时候你首先想到的就是敬畏,但是当你逐渐适应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对他有多少敬畏你就会变得有多好奇,那么巧了,我现在正是处于这样一个状态里。

    “阎王算是一些很特殊的职位吧。阳间的说法就是文职,没有什么战斗力,并且他们有很大一部分人是从凡人转变过来的。”阿荼给我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些由凡人转变过去的人也是厉害的很,不然也不会担任阎王这样的职务。

    这地府在某些程度上甚至都超越了阳间的复杂性,我对建立地府的那两个人更加期待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建造出地府这样的东西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想,不过还好我知道这次我来这边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找到那个富二代。

    “阿荼,你大概还有多长时间会改变状态。”当然了我在这个时候指的是烟暗女王那样的状态。

    “还有很长时间吧,也有可能不会改变了。”阿荼说。

    “好吧。如果你一直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就好了。我来地府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找人的,如果咱们离开了这里你打算去哪儿?”我想了想我觉得我在这个时候不能再跟阿荼这样没头没脑的瞎闯了,要知道这里可是地府,并且我还是肉身进入的,时间长了不吃东西我怕自己有可能在这里死过去。

    “如果我的情况稳定下来的话我也不需要到处溜达了。”阿荼说。

    “你是阳间的人还是地府的人?”我问。

    不是我多嘴,而是阿荼的状态实在是有些奇怪,说她是地府的人吧,她偏偏是拥有肉身的,说她是阳间的人吧,偏偏她对地府又那么熟悉。

    “我是地府之主。”阿荼随意的说了一句。

    “哈?地府之主?”我愣了一下。

    我幻想过无数种可能,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一点的就是这个了。

    “等等,地府不是阴长生和王方平建造的吗?”我问。

    “哪怕是他们建造的,主人也不是他们。”阿荼说。

    一开始我没有反应过来,可是之后我却反应了过来。这就好比你家住的房子是一样的,你是房子的主人没错吧?但是这房子是建造的吗?恐怕不见得吧。

    “那,既然你是地府之主为什么你还要东躲西藏呢?”其实这也是我最接受不了的一点了,自己明明是地府的主人为什么那些地府的人还要来抓她呢?

    “因为我现在的状态。每过一千年,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三种魂魄,我是地府之主没错,如果这三种魂魄发出了一些让我无法接受的命令该怎么办?至于他们抓我那就更不可能了,国不可一日无君,地府也不可一日无主。所以他们才找我。”阿荼说。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地府呢?”我问。

    “因为我离不开。”阿荼说。

    “离不开?”

    “若我离开了,地府怎么办?”阿荼说。

    这就又回到了阿荼之前说的东西,国不可一日无君,地府也不可一日无主。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至少她还是在地府的。阿荼说她的体内有三个魂魄,这三个魂魄不知道会在什么情况之下掌管她的身体。所以她就只能在地府中游荡了。

    这么一想的话我就有些明白了。至少她有三分之一的情况下是清醒的,现在的她应该就是清醒状态,至于那个小萝莉和烟暗女王大概就不是这个状态了。想想也是,如果让她们做一些决定的话那得有多恐怖?

    “你要找的人是谁?”阿荼说。

    “额,一个富二代。变成植物人了,魂魄在地府。我来带他回去。”我说。

    “我可以帮你。”阿荼说。

    “好啊。”我说。

    “嗯,摆渡人要来了。”阿荼突然说。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天空中变换的那些狰狞人脸。

    这个时候地府中的怨气好像真的发生了变化,在此之前我还没有感觉到,可是当我知道了这些事情的时候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这种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