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河那边
    “命运死的时候我才能知道这些?”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命运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阿荼没有理会我,她只是在一旁不停的喝茶。我想了想似乎这地府的茶叶味道都不错。等回到阳间以后我一定得找老头多要点这茶叶。

    但是这茶叶虽然是有提神的作用,但是我这小身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奔波早就累的够呛了。这船估摸着也得走很长时间才能停下来,如果这船一直保持着现在这个速度的话。

    船舱中除了这张小桌子以外还有一个小垫子状的东西,我轻轻用手摸了一下感觉还挺软和的。随后我躺了上去,脑袋靠着船舱,挑了一个自己最舒服的姿势躺了上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地府能睡得这么安稳的人怕是只有我自己了吧。虽说没有被子,但是这一觉在船上睡得还是挺舒服的。

    期间我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头还是恶狗村的那些恶犬,一直追着我那一顿咬呀,差点给我吓死了。

    不过好在那是我的梦,在梦里我可以说是无敌的,当我意识到这只是个梦的时候我就开始反攻了。所以直到最后那些恶犬的下场就显而易见了。最后在我的梦境中那些恶犬被我烤着吃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梦境中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胃口。

    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嘴角有些发凉。我迷迷糊糊的看见了我身旁有一滩水渍。

    “梦到什么了?流了这么多口水?”阿荼边喝茶边问我。

    原来是口水,我拿手一抹,将嘴角残余的口水擦去。打了一个哈切,问她,“我睡了多久了?”

    “半壶茶的时间吧。”阿荼说。

    “这么短?”我问。

    “本来你也没有睡多久。”阿荼说。

    刚才做的那个梦给了我一个很大的错觉,我还以为时间过了很久呢。

    “我可以到船上转转吗?”可能是在船舱里待的时间够久的了,所以我对这个环境有些略微的厌烦。

    “可以,只要你能保证自己不掉下去的话。”阿荼说。

    “掉下去?”我想了想掉下去的后果还是算了吧。我摇了摇头,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在这个船舱里,好像拥有吃不完的点心和喝不完的茶,这里是真的无聊啊。

    我在船舱中躺着百无聊赖的拿出了那款诺基亚手机,虽然上头没有什么好玩的,也没有信号,但是终究是一个能让我打发时间的东西。

    阿荼一直在桌子哪里喝着茶,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身上的那件小烟棉袄也消失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身古代的华服。看上去宁静庄严,哪怕是在不经意之间透露出来的动作也尽显她的端庄典雅。

    她将长发盘起,留下一截在侧脸垂下。如玉般的纤长手指拿起了瓷状的杯子,杯中的茶水轻触朱唇,随后一饮而下。

    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香味,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在闻到这个味道的时候却是产生了一种宁静的舒适感。

    这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阵风袭来吹到了她那凝脂如玉的肌肤之上。

    “看什么呢?”阿荼看到了我。

    “额,没,没。”我僵硬的说。

    “吾主阿荼,再有不远就到了。”这时候传来了洛余的声音。

    “好。”阿荼淡淡的说。

    随后听洛余的动静就知道他又去撑船了。自始自终洛余都没有进过船舱。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这样的身份是没有资格跟阿荼一起出现在这么狭小的船舱之中的。

    也不知道我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阿荼现在的模样可以说是惊艳到了我。她现在的模样绝对不是那个小萝莉或者是那个烟暗女王能比的。那件小烟棉袄的确是丑到了极点,看来不光是我这样认为。这小烟棉袄一消失,换上一身衣服之后阿荼整个人还给人一种很有气质的感觉。

    虽然在此之前她就挺有气势的吧。

    “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我问。

    “在你睡着的时候。”阿荼说。

    “你就不怕我突然醒了?”我问。

    “为何要怕!就算当着你的面换又如何?”阿荼挑了挑眉毛。

    “啊?”

    只见阿荼用手一挡,就如同大变活人一样,身上穿的那些衣服在一瞬间就变换成了之前那种小烟棉袄的样子。

    “这是什么技能?”我惊讶的问。变魔术呢这?

    当然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变魔术,让一个神去变魔术是不是太屈才了一点?

    “小把戏而已。你想学吗?”阿荼问我。

    我点了点头。

    “不用费心思了,你是学不会的。”阿荼说。

    “为啥?”我疑惑的问。

    “因为,你不是神。”阿荼说。

    她这么一说让我有些尴尬,原来她说的小把戏就是神才能使用的啊?

    这样的尴尬我想我是缓解不了了。

    “等会咱们下了船要到哪儿啊?”我问。

    “进城。”阿荼淡淡的说。

    “那个城?”我疑惑的问。

    “酆都。”阿荼说。

    “这就到酆都了?”我大惑不解的问。

    “乘坐一步少火车的话时间肯定是要久一些的,但是咱们走的是水路,所以要快一些。”阿荼说。

    她这么一说的话却是让我有想不通了,不管是地图还是我自己的感觉来看,要到酆都还得走很长时间才可以。再加上洛余乘船的那种不急不缓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了呢?

    “太快了一些吧?”我问。

    “这是你在船舱里的感觉。你要是在船上看的话指不定有多快呢。”

    “哈?有多快?”我问。

    “你自己掀开帘子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阿荼问。

    我不信邪的拉开了帘子,往外头看了一眼,谁知道这一眼让我彻底改变了对这条小舟的看法。

    这是舟?这怕不是个飞机吧这?

    在船舱里我感觉不到任何颠簸的感觉,可是这小舟前行的速度就是那么快。

    我甚至都有些怀疑人生了,这个叫洛余的家伙究竟是怎么把一条小舟划出飞机的感觉的?我赶紧把帘子拉上了。

    一辈子没有坐过飞机的我被这种速度吓的不清。

    由于我是肉身的缘故,所以我被这速度吓得脸色煞白。

    没想到这却引来了阿荼的一阵嘲笑。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