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酆都城
    酆都是阴曹地府,但是阴曹地府不等于阴间。

    地府之中有三座城,一座是枉死城,这里是给那些在阳间枉死之人消除怨气的地方。等到怨气消除了才可以进行投胎转世。

    另有一座就是我们即将要去的酆都了,在这里是主管审判的地方。鬼魂会被押解到这里,然后阎王会根据你生前的功过来决定你是要投胎还是要下地狱。

    最后那座城市就好玩了,这座城市中住着的都是那些审判完的,可以去投胎的那一部分人。据说在最开始的时候地府中是没有这一座城市的但是地府又很人性化的让鬼魂们选择投胎的时间。但是这些鬼魂一没喝孟婆汤,二拥有鬼心的,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这些鬼魂不愿意在一些空地上等待啊。

    于是这些鬼魂们就在这边硬生生的建立一座城市来。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建立起来的。不过据说这座城市是地府中最繁华的地段。这城市具体叫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就是不知道这次在地府能不能看到这座城市了。

    再回过头来说一下这酆都城,既然这里是阎王进行审判的地方,那么这里的鬼差一定也不会少,就比如传说中的烟白无常吧,他们算是地府正经的公务员,这酆都城就是他们每天需要上班的地方了。如果这次要进入酆都的话是有机会目睹一下烟白无常的风采的。

    不仅仅是鬼差,还有阎王。

    这一点倒是跟阳间传说的没有什么两样,这地府也分十殿阎罗。

    一殿秦广王,主管人间生死,幽冥吉凶。

    二殿楚江王,司掌大海之底。正南沃石下活大地狱。

    三殿宋帝王,司掌烟绳大地狱。在阳世间忤逆尊长,教唆兴讼的人,一律推入此狱,受倒吊、挖眼、刮骨等刑罚。

    四殿五官王,司掌合大地狱,又名剥剹血池地狱。在阳世抗粮赖租,交易欺诈的人,一律推入此狱。

    五殿阎罗天子,本来是位于第一殿的,但是总是怜悯那些冤死的人,放其还阳,便被贬至五殿。司掌叫唤大地狱。

    六殿卞城王,司掌大叫唤大地狱及枉死城。

    七殿泰山王,司掌热恼地狱,又名碓磨肉酱地狱。

    八殿都市王,司掌大热大恼大地狱,又名恼闷锅地狱。

    九殿平等王,司掌铁网阿鼻地狱,在阳间杀人放火、斩绞正法的,解到本殿。

    十殿转轮王,司各殿解到的鬼魂,根据善恶评定等级。通过这一殿的鬼魂就可以进行轮回转世了。

    也就是从这里出来的鬼魂们凭借自己的努力生生的建立了一座城市。

    我看着胖子给我的地图上写着的那些东西心里啧啧称奇。

    “吾主阿荼,酆都城到了。”洛余在船舱外头说。

    “知道了。你的身份不该在这里做一名区区的摆渡者。时机一到。你就从这里出来吧。”阿荼说。

    “是。”洛余说。

    船已经停了下来。我跟阿荼从船舱里面出来了。那些弱水依旧是静止不动的。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些弱水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

    在河岸边上出现的是一条小路。并没有任何酆都城的影子,就算是隔着很远也没有看到些什么。

    看来我们两个人应该还要走很远。

    洛余撑着竹竿在小舟上看着我们两个人,这一次我倒是看到了洛余的模样。

    我们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岸上。阿荼依旧是那副模样,连小烟棉袄都没有穿上。那一身华服跟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但是不得不说阿荼的这幅打扮显得华贵非常。

    “你不要换身衣服衣服再去吗?”我问。

    “为何要换?”阿荼问。

    “额,这衣服好像有些繁杂。”我看了一眼后说道。

    “我若是换了,你该怎么办?”阿荼问。

    “额。”我看了看我的身上,并没有和其他鬼魂身上的那些小烟棉袄,我又不是实力很强悍的那些人,当我以这样的面孔出现在外面的时候恐怕连一个正经的鬼差都打不过。你想想能当上鬼差的能有几个善茬子?

    我尴尬的笑了笑,阿荼也对我微笑了一下。我实在想不清楚这样的阿荼怎么会在我上辈子的时候给我捅死了呢?

    洛余已经离我们很远了,我们毕竟走了这么长时间,就连天上的那些狰狞人脸都已经变换过无数次了。

    这小路在一开始的时候是什么都没有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路上竟然长满了那些死咒果。

    一颗颗变形的人头在不断的嘶吼着。并且还有一些十分诡异的声音,这样的场面让我感觉到了一丝诡异。并且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冲动。那就是想上去把这些死咒果都给它锤烂的冲动。

    这种违反常理的果子也太奇葩了。别人吃下去以后就不能违反誓言,你以为你是小叮当吗?

    这种烦躁感也越来越明显。

    就在我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时,阿荼按住了我的肩膀。

    随后她在我的脸上吹了一口气。

    这时候我整个人都感觉到了一阵清凉的感觉。

    并且那些烦躁感也逐渐的消散了。

    “控制住自己的心智。这些死咒果会影响到你。”阿荼说。

    我擦了擦头上的汗,这死咒果怎么变得那么邪门?

    在屋子那边遇到的也没有产生这样的情况啊。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就连去酆都的这条路都充满了这种危险,那么真正到了酆都城的话又会有多少危险等着我呢?

    “那个富二代会在酆都城吗?”我问。

    “不一定,如果真的是命运在插手的话什么可能都会有的。我现在的状态还不是很稳定,所以我也不好说。”阿荼说。

    我点了点头,现在的手机还是没有信号,他大爷的诺基亚的手机不是很强悍的吗?胖子给我的怕不是一个假货吧?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行走了很长时间。在路上虽然听到了那些死咒果的叫声。但是我却没有被迷惑住。

    我隔着很远好像依稀的看到了一座城市的轮廓。

    “快到了吗?”我的脚走的有些酸。

    “快了。”阿荼说。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