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入城
    这座城看起来比我想象的要大,整座城看起来就像古代的城池。就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那样。只不过这尺寸要大一些。在电视上看到城池跟现在的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

    这还是隔着很远看到的。在这个位置上就已经看不到边了。

    不过这城离我们应该还有一段距离。

    俗话说的好,望山跑死马。

    虽然看着不远了,但是实际的距离还是有的。我跟着阿荼在这条路上走着。可能是快要到城市的缘故了吧。所以那些结着死咒果的树也就少了很多。我看着这一切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

    虽说知道了神与人的区别,但是乍一想这是要去见阎王了,我的心里能不紧张吗?

    “阿荼我们还得走多远?”我疑惑的问。

    “还得走一会儿吧。怎么了?”阿荼扭过头来问我。

    “没事,就是走的有点远。”我无奈的说。

    “我倒是忘了,你现在还是凡人的身体。”阿荼笑着说。

    “嗯。早知道当初过阴的时候就不用肉身了。”我说。

    “有好有坏吧。你当初如果不用肉身过阴的话难离也就不会出现在你的手上了。”阿荼说。

    “难离吗?”我说完之后难离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中,现在的我从难离身上并不能感觉到什么,当然除了感觉到这把烟尺状的东西有点坚硬以外。

    “走吧。都说黄泉路是不好走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同样酆都的这条路才是最难走的。”阿荼说。

    “嗯?为什么?”我疑惑的说。

    “不为什么,就是比较难走而已。”阿荼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让我有着无所适从。

    随后我们两个人在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只不过阿荼时不时的停下来等我。不得不说现在的我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差了一点。

    酆都离我们也越来越近。终于是有机会看到目睹一下酆都城的面貌了。

    “要到了吧?”我穿着气问阿荼。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场面出现过多少次了,在路上我也不是第一次累到喘气了。我感觉越是往这边走自己的呼吸也就越困难,这可不是我累的缘故,应该是这酆都城走什么不同的地方才是。

    “快了。”阿荼说。

    “你刚才也是这么说的。”我说,

    “那是刚才。”阿荼不负责的说。

    这时候我看到的还是那座城墙。我感觉自己好像就没有走动过。因为不管是走了多远这座城好像一直都抵达不了。就好像太阳一样,你去追太阳,你感觉自己能追到吗?夸父也没这么狠吧?

    我在地上坐了一会儿,休息了一下,阿荼似乎也不着急。所以她站在我旁边等了等我。

    我感觉自己休息了挺长时间了,所以我又重新站起了身准备上路。

    “前面就到了。你坚持一下。”阿荼对我说。

    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还相信一下她说的话,但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要是还单纯的相信她说的话那我就是一个傻子。

    直到我看到了那条用石子铺成的路时才相信了她说的话。走了这么长时间了终于是要到了。

    阿荼还是穿着那一身衣服。难不成是因为心态的原因?反正我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她穿的衣服时并没有之前的那种感觉。

    “马上就要到了。”阿荼说。

    “这次我选择相信你的话。”我叹了口气。

    “这么说,在此之前你都没有相信我说的话吗?”阿荼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没,只是你说的话太过模棱两可了,我相信也不是不相信也不是。”我说。

    “随便你吧。准备入城吧。”阿荼说。

    “行。”我回复道。

    等我们两个人站在城门前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座酆都城是有多大。这里可不是阳间的丰都,虽说只是站在城外,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这座城的肃杀之意。

    这种气势没有经历过得人是不会明白的。

    在城门上写着两个巨大的血字,酆都。

    这两个字似乎能震慑鬼魂一样,其实这样的说法不光是在地府有,甚至在阳间都有这样的东西,比如最常见春联,就有这个功效。

    “这就是酆都?”我问。

    “这只是酆都城门。”阿荼淡淡的说。

    行吧,阿荼这样说的话也没什么毛病,我感觉自己在她面前就好像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包子一样,还是不要说话了,似乎这样就把自己本就不高的智商暴露了出来。

    这城门口并不是像我想象的那样有鬼差把守着。

    而且很罕见的没有任何人把守。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孤陋寡闻,只是我觉得像这样的地方必须得有人把守才算是正常。

    “这酆都城就没有人把守一下?”我疑惑的问。

    “谁敢闯这里?”阿荼说。

    “就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闯过吗?”我问。

    “如果真正有什么厉害的人物,你觉得这边有几个人把守的话有用吗?”阿荼问我。

    “好像是没什么用吧?”我有些心虚的说。

    “酆都城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有人把守的,但是后来我让他们把那些人撤了。”阿荼说。

    好吧。我感觉自己刚才似乎在跟地府的头儿谈论了一下地府的安保问题,虽然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是其实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个样子。

    “咱们两个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吗?”我问。

    “当然不是,现在我的状态已经稳定了下来。就不需要再担心其他的事情了。这时候叫他们出来接我们就可以了。”阿荼淡淡的说。

    “为啥要让他们接我们?这门不是开着呢吗?”我疑惑的说。

    “你觉得那样有面子吗?”阿荼说。

    她不这么说还好,她这么一说却是把我惊了一大跳。

    我在这个时候真的想看看在我面前的这个阿荼是不是变换形态了。但是不管我怎么看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果真的说的话,阿荼也有这种虚荣心?

    看来神也不能免俗啊。

    阿荼好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

    “不是你想的那样。”阿荼说。

    “不是我想的那样?什么意思?”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