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城内
    “嗯。你们二人近来可好?”阿荼问道。

    “拖主上洪福,日子倒也安稳。”这个时候烟无常范无救说道。

    “那几位阎王呢?”阿荼问。

    “几位大人正在办公,一时之间抽不出闲暇。”白无常谢必安说。

    “也好。等他们办完了,叫他们过来一趟。顺便把一些事情说一下。”阿荼说。

    “是。吾主阿荼,您先请。”烟白无常齐声说道。

    “嗯。”阿荼说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我。

    我跟在阿荼后面,烟白无常却是跟在我后面。

    这样的场景放在以前我是想象不到的。毕竟这是让烟白无常给你当跟班啊。

    城门就在面前,我们两个人直直的向前面走了过去。阿荼的衣服拖在了光滑的石板上,也不知道阿荼变幻出来的衣服究竟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这在石板上也就罢了,可是在刚才的时候她的衣服可是拖在土路上的呀。这么长时间没有磨损已经是够好的了。

    烟白无常一左一右的跟在我们两个人后头。阿荼肯定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但是我却没有,一路上局促不安的回头看两眼。烟白无常把头放的低低的,也看不清他们的面貌。我有些怀疑这烟白无常是不是自带孟婆汤的效果,为什么我现在已经忽略了他们的长相了呢?刚才虽然是见了一面,但是我这一转头就忘了。

    通过了那扇城门,就差不多来到了外城。这里依旧是空无一物。正儿八经的酆都城还没到呢。只有到了内城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酆都。

    我注意到外城的墙角上出现了很多嫩草般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似乎还不像是阳间的那种。

    似乎是地府特有的一种草。青灰色的城砖齐齐整整的构成了现在这座庞大的城市。

    在外城上有些许多高台,我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是光是这些高台的出现就让我很诧异。

    阿荼自然不会像我一样东张西望的。她一路伴随着坚定的步伐往内城走去。

    当我们通过外城,进入内城的这一段时间里,阿荼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到了内城倒是好了一些。这个时候终于可以看见一些鬼差了。这些鬼差三三两两的往走着。并且每个人的身上都挎着刀。当他们看见我们一行人的时候竟然齐齐的往道路两边退去。

    就站在我们一行人的两边。

    我觉得他们可能是不认识阿荼的,当然了我就更不用提了。

    但是他们总该认识烟白无常吧?当他们看到自己的上司恭恭敬敬的现在这个女人后面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

    能当上鬼差的都不可能是傻子,不然也不可能从那么多鬼魂中脱颖而出。既然每个人都是人精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理解了。

    一路上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但是让我感觉到诡异的事情就是一路上没有任何声音。

    除了阿荼的衣服在地板上摩擦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这酆都城说是叫鬼城你还真的是鬼城。连声音都没有的地方,果然不同凡响。

    在这个城市中建筑倒是也多了起来。就跟在电视剧中看到的古装片差不多。鬼魂是不会在这里居住的。所以说这么多的建筑都是给那些鬼差居住的喽?

    这么多宅子,在这地府之中到底是有多少鬼差的存在?

    我们路过一个跟古代衙门一样的地方,看起来十分的庄严威武。在一边仅仅写着秦广二字。别的不多说,光是通过联想我都知道这里是秦广王的办公场所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一路前行,阿荼就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了,这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声音传过来。

    这不禁让我感觉到跟压抑。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出乎意料。走到了一个写着“酒”的地方阿荼便停了下来。

    “这里的酒还跟当初的一样好吗?”阿荼问。

    “从未变过。”烟白无常齐声说。这两个人在生前真不愧是兄弟,这话说的都是那么的整齐,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的成分在里面。

    “好,我要这里剩下的所有的酒。”阿荼说。

    “是。”烟无常率先开口。

    随后他便先进了那家店,然而白无常却没有动静。阿荼说罢便要走。我本来也想跟上去看看的。但是我在这个时候却是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气声。

    要知道我在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在这酆都城里头我是一点声音没听到,这个时候的叹息声岂不是如同烟夜中的一盏明灯一样亮眼吗?

    阿荼现在前面走着,我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她,而是选择在一边寻觅着这声音的来源。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在店铺的对面有用白布搭起来的小棚子。这些白布将这里头的人围了个死死的,所以在刚才的时候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他们。

    棚子里有好多的鬼差在饮酒。

    大多数都是三三两两的。但是其中好像只有一个人是例外的。

    这个人拥有一身比较肥胖的躯体。一个人坐在小桌子前孤独的饮酒。在他的面前还摆放着一小碟子的茴香豆。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个时候竟然想到了鲁迅先生曾经描写过得一个人物。

    孔乙己。

    我面前的这个人在此刻像极了孔乙己。

    但是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感觉我面前的这个人这么眼熟呢?

    胖子!

    我靠,在这里喝酒的不是胖子吗?

    “胖子?”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当他听到的第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并且四下的看了看。

    “看这里。”我本能的提醒了他一句。

    这个时候,胖子才反应了过来。

    只见他在看见我的第一眼整个人就愣住了。

    连捏在手中的一颗茴香豆都掉在了地上。当然他点的这个叫做茴香豆的东西并不是阳间的食物,凡人是不可以吃的。这些东西是专门给死人吃的。

    胖子猛然间把一杯酒都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靠!”胖子连嘴都没擦,直接喊了一声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