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再次出现的兽
    宅院里有四座小楼。阿荼让我随意挑选一间进去先住下,在这里我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了,所以理所当然的会产生困倦的感觉。本来这种感觉还不是很强烈,但是经过阿荼这么一说,这种感觉才强烈了起来。

    我随意挑选了一座走了进去,我也没来得及看这座小楼叫什么名字。

    这小楼大概有四层,但是有好多屋子中都是只有一张床,我在二楼选了一间靠里的屋子住了下来,这屋子的格局都是那种古代的床,在此我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房子,所以这种样式的床让我感觉到了一丝好奇。

    侍女已经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了,当然这侍女并不是真正的人,而是纸人,在此我不得不感叹一句地府的高级,到底是通过什么原理才能让那些纸人变成这样能走会动的东西呢?

    床上的被子还是挺暖和的,当然除了那枕头以外。可能是我这二十多年里一直枕的是软枕头吧,一时间这样坚硬的枕头还是有些不适应。

    我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过了一小会儿浓浓的困意就袭来了,别的不说,在恶狗村跟那些恶犬战斗我就已经感觉到了疲惫。

    这种困倦的感觉比在宛家岗的时候还要浓郁。

    就这样我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睡着的一瞬间我似乎听到了自己打呼噜的声音。

    ------------------------------------------------------------

    “哎呀呀,你终于是睡觉了。”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但是我却看到自己并不在阿荼庭院里的小楼上,而是在一个烟暗的环境之中。

    这个时候在我的面前有一团烟色影子,并且在他的周围围绕着一堆红色的虫子。

    “嗯?”由于是刚刚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所以脑子还不是很清楚。

    “哎呀呀,来来来,我跟你谈谈人生,聊聊理想。”这个声音听起来特别贱的说道。

    这个时候我的火气突然就上来了,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你他大爷的究竟是谁呀?”这个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起床气吧。

    “呀?这么难伺候?这还没说啥呢你就骂起来了?哎呀呀。”我还听到了这个家伙啧嘴的声音。

    “我哪儿骂你了?还有你能不能别整成这个样子。你丫的谁呀?”

    “你看看,又骂了,真是一代比一代难伺候啊。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再说了,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老熟人了。我是兽。”那个影子说。

    兽?就是之前跟烟暗女王状态的人打架的那个?

    我的脑袋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想起来了?”兽开口说道。

    “想是想起来了。但是你能不能让我安安稳稳的睡一觉?”我有些郁闷的说道。

    我记得在宛家岗的时候兽就出现过,但是几乎都是在我睡着的时间出现的,除此以外我在睡着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一个神秘人,这两个家伙我感觉没有一个是好鸟,都挑我睡着的时候谈一些事情,你大爷的,孔子都说过,上午不睡下午瞌睡。虽然这不是上午吧,但是跟那些恶狗打了一架以后你还真的以为我的精力是无限的吗?

    “你现在不就是在睡觉吗?”兽说话的语气晓得特别无辜。

    “这能一样吗。”我有些情绪激动的说。

    “当然了,你睡觉的时候没有做过梦吗?”兽说。

    “做过啊,可是只要做梦了就说明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啊。”我解释道。

    “好吧,下次注意。我这还算是好的,只等着你睡着的时候才跟你说说话,要是那个家伙的话他指定不会这样。”兽念叨着。

    虽然我不知道他说的那个家伙是谁,但是他这么一说的话那个家伙八成也不是什么好鸟,你说一个老是剥夺别人睡眠的家伙他的心理恐怕已经阴暗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个家伙说的无辜,但是我感觉事情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转机了。所以狠狠的叹了一口气。

    “得了,你来找我肯定有事情要说吧?啥事?”虽然这个兽在此之前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不低,但是我也没有面对烟暗女王版阿荼的那种紧张感。

    “哎呀呀,难离交到你手里我不是很放心,所以来看看你啊。”兽说。

    他一说难离我倒是想起来了,这难离不就是他在一开始的时候用的武器吗?

    “难离吗?还不错,挺好的呀。”我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说。

    “废话,当然不错了。排名第一的法器你说呢。”兽说道。

    “等等,排名第一的法器?”我疑惑的说。

    “难离都到你手上了你还不知道?”兽大喘了一口气后说道。

    “啥,我不知道啊。”我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兽说。

    “那你要说啥?话都说不明白,还剥夺了我的睡觉时间。”我无奈的说。

    “哎呀呀,又往别的地方扯。赶紧把难离拿出来我看看。”兽说。

    我一愣,这个难离究竟是什么。在梦里头我都能拿出来?

    我试了一下,你别说,这难离还真的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兽一把抓了过去,随后像抚摸爱人身体那样摩挲了起来。

    “你丫的变态吧?”我说。

    “你不懂。”兽说。

    我想说我不懂个锤子我不懂。这个家伙看起来像一个活脱脱的变态。

    “你在干什么?”我说。

    “在跟老战友告别。”兽说。

    虽然兽表现得很严肃,但是在我看来依旧是那么搞笑。

    “既然这样要不你拿回去吧。”我无奈的说。

    “啥?你不想要?”兽不可思议的问。

    “看你的样子我感觉我要是拿了就是夺人所爱了。”我说,

    “得了得了,既然给你了哪里还有要回去的道理?给你吧。”兽又把难离扔到了我的手里。

    我看了一眼,也并没有感觉出什么异样的东西来啊。

    当然除了感觉这是一把坚硬的烟尺以外。这烟尺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而且吧,这个叫做兽的东西明显有些神经病,好死不死的说着废话,我还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想要怎么样。最关键的是我很困,我特别想要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