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兽的叹息
    “你知道生死簿吗?”兽突然问我。

    “知道啊。”其实我在心里想到,生死簿这个东西有那个中国人不知道的?

    “生死簿在法器里也才排名第七,所以难离有多宝贵就不用说了吧?”兽说。

    其实难离的性质是什么我早就知道了,虽说听起来挺厉害的,但是这他的本质好像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整出来啊。所以他说的这个我就没那么在意了,真正让我在意的是他说生死簿也是法器。

    “等等,你说啥?生死簿也是法器?”我大惑不解的说。

    “当然了,你以为呢。”兽说。

    “这些法器都是什么?怎么跟我以前听到的不一样?”我疑惑的说。

    我在之前听胡依依说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她给我描述的完全是另一个版本啊。

    “不一样,是小狐狸给你说的吧?野仙的法器排名怎么能跟这些东西比?”兽无比自恋的说。

    “额。那其他的法器都有什么?我怎么感觉生死簿要比这个难离厉害啊。”我说。

    “无知。”兽说。

    “我无知,但你能不能让我睡一觉?”我说。

    “能啊。”兽出我所料的说。

    “那我睡了啊。”我说。

    “等等,等我把事情说完。”兽说。

    “你不就是想看看难离吗?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还有啥事?一并说完。”我说。

    “咳咳,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我想看看难离。我要跟你说的可不止是这个。”兽说。

    我现在无比怀念起那个神秘人来了,那个神秘人虽然也剥夺我的睡眠时间,但是人家起码不墨迹啊,这个叫做兽的实在是太磨叽了一些。

    “亲,你想说啥。快点吧,睡眠时间很重要的好不好?”我无奈的说。

    “咳咳,那好吧,长话短说。”兽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

    我期待着他说话。

    “我要说啥来着?”兽突然说。

    “我靠。大哥?”我说。

    “额,对了。想起来了那个家伙要回来了。”兽说。

    “那个家伙?”我疑惑的问。

    “跟我差不多。”兽说。

    “你们有啥区别吗。”我倒是想起来了,兽在之前好像说过一个与他相似的存在,只不过我在那个时候没有注意到而已。

    “哎呀呀,区别大了去了,那个家伙就是一个骗子。如果他要是跟你说了什么与我有关的事情你千万别信,好吧?咱们俩这交情。”兽说。

    我叹了口气。“大哥,咱们俩有过什么交情吗?”

    “哎呀呀。你好忘恩又负义啊。”兽说话的时候我感觉他像是一个怨妇一样,这个家伙名字叫兽,不会真的是个受吧?

    我满脸恶寒的看了他一眼。

    “喂喂喂,你可别想歪了。”兽虽然是一团烟影,但是我也能想象到他的表情。

    “得得得,我可没想歪好吧?”我说。

    “这样还好。有些事情我就不和你说了,因为到时候那个家伙一定会跟你说明白的,除了关于我的事情,他说其他的你都可以相信,反正不会害到你就是了。”兽说。

    “那人长什么样子?”我问。

    “也是影子,一样的,你都是只能在梦里才能见到。”他说。

    “好吧,到时候我会注意的。”我说。

    “你跟阿荼走的挺近啊。”兽说。

    “哈?”我不明白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小心一些吧,阿荼这个人不像你看上去的那样。”兽义正言辞的说。

    “这是什么意思?”我问。

    “你可能还不知道,你上辈子就是被她给捅死的。”兽说。

    “这事我知道啊。”我说。

    “你知道?你知道还不离她远点?”兽说。

    “我感觉她还不错吧?哪有你想的那么夸张?”我说。

    “就凭她上辈子捅死了你啊,你不记仇吗你?”兽似乎有些无法理解我说的东西。

    “我记啥仇?上辈子的事情我又不记得了。”我说。

    “你没喝孟婆汤就投胎了好吧?哪怕是这样你都啥也不知道?”兽有些疑惑。

    “那你可问着我了,我哪儿知道啊?”我说。

    “怪了。难道真的不是时候?”兽自言自语道。

    “什么不是时候。”我问。

    “难离已经到了你的手上对吧?”兽说。

    我点了点头,之前我不是还给他看过吗?

    “难离会自己选择主人,我跟那个家伙虽说都是你的一部分,但是其中的差别还是有一些的,难离会在我们三个人之中选择一个,一般来说作为本体的你只有到了最后的时候才会被难离选中,但这次却不一样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兽说。

    “我智商不够。”我直接了当的说。

    “那好吧,跟你说的简单一点。就是说,本来该再有一段时间你才会拥有难离,但是它提前选择了,那么就只剩下了两种可能。”兽说。

    “什么可能啊?”我说。

    “一种就是你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我跟那个家伙。但是按照你这种样子来看你似乎不符合这个条件,那么也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兽说。

    “最后一种?什么?”我挠了挠脑袋后说。

    “难离已经判断到你必须提前拥有它才可以。”兽说。

    “嗯?”

    “这么说吧,难离虽然是一把很厉害的东西,在你拥有它并且能熟练运用的时候,是可以提升你的实力,但是这个时候问题也就来了,那就是你提前拥有它的话也就同时面临相关的风险。而这种风险,是你现在承担不起的。”兽说。

    “那我还要它干啥?”兽说的话让我吓了一跳。

    “你要是丢了它你恐怕连扛下来的机会都没有。”兽很勉强的笑了笑。

    “我在未来会面临很危险的事情对吗?”我大概明白了兽说的话。

    “对,在你拥有了难离的那一天你就会面临这样的风险。”兽说。

    “那我大概明白了。”我叹了一口气,反正自从我接触到这些事情以来我就有了这样的觉悟。

    “你不怕?”

    “怕啥呀,爱咋咋地吧。”我跟光棍的说。

    “哎,那好吧,我给你个建议,遇到了任何跟命运有关的东西都好好想一下再做决定,明白了吗?”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