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醉酒谈人生
    这酒的醇香的确是有些出人意料,不说别的,我在阳间就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酒。

    虽然吃着海鲜喝着白酒有些煞风景,但是吃爽了不就好了吗?

    阿荼宴请那些阎王的地方并不在这里,而且在另一栋小楼里。按照这么发展下去,那些阎王我是没有机会见到了。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不然我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外面的鬼差忙活的更狠了,这个胖子也是一个奇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和我吃饭喝酒的啥都不耽误。

    我远远的瞅见了那些鬼差们手中端着的食物,还别说,他们端着的东西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别说没见过了,听都没听过。

    好比一个盘子中单独放着一只散发着金光的爪子,这是什么菜?再有一个盘子中盛了满满一盘子的土,这又是什么菜?谁能说清楚?

    咱不羡慕阴间的吃食,还是阳间的饭菜好吃。不然胖子怎么能吃的那么香呢?

    虽然我看到胖子的确是在吃,但是那些东西却不见减少,甚至都像是没有动过的。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鬼魂和野仙吃阳间的食物都是只**华的。胡依依和小华是个例外,因为这两个人似乎都是吃货,啥都可以吃。

    “来,兄弟,喝酒。”胖子拉着我说。

    我拗不过他,只好陪他喝了一杯。

    “这老刘家的酒就是好喝,整个地府都找不出比他家更好的酒来了。就是做的有点少。”胖子啧啧嘴说道。

    “嗯,香倒是挺香的。”我说。

    “兄弟在阳间很少喝酒吧?”胖子说。

    “嗯很少喝。因为我觉得喝多了以后太那啥了。”我吃了一口龙虾之后说道。

    “喝醉之后才是真性情。”胖子说。

    “你可别这么提。我之前有一个室友就是这样,这家伙去当兵了,在走之前和一起当兵的几个兄弟去路边喝酒。结果直接给喝酒了。最后我们五个人去抬他,可是愣是没抬动。这个家伙还老是耍酒疯,恨不得一板砖给他拍死。后来,他在地上趴着,问他干什么,他说找些草吃。从这件事情之后我就再也不想喝酒了。”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室友。

    胖子听完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这个朋友还真的是,哈哈哈!”我看着胖子笑的前仰后翻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样的情况。要知道抬一个喝醉的人可是很痛苦的,他有时候还挣扎,让你抬也不是,不抬也不是,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阵儿的痛苦。而且还怕给他磕着碰着了。

    我实在是搞不明白为啥有些人喝酒老是喜欢喝醉呢?为了尽性?不见得吧。

    一桌子的菜,并且还有侍女时不时的进来再添几个菜。这也就是在地府不怕浪费,这么多菜光给我一个人的话我是怎么都吃不完的,还好我身边有一个胖子。反正鬼魂吃东西也不管胃的死活,那怎么办?吃呗。

    就在这个时候从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诡异的音乐。具体怎么诡异我也形容不上来,但是这音乐却是给人一种无比悲伤的情绪。再加上喝了点酒身上有些麻麻的,所以我忍不住想完去看一下。

    “别看。”胖子拦下了我。

    “咋了?”

    “你再怎么说都是一个活人,这是阎王爷出巡的音乐,活人看见了折寿,咱兄弟两个还是吃吃喝喝就挺好的。”胖子笑嘻嘻的说。

    我去,这阎王爷出巡的时候还要专属bgm呢?不过他们应该算是去见上司吧?见上司的时候居然也放这音乐,真不知道阿荼听了会怎么想。

    所以我也就不去看了。而后我又被胖子灌了一杯酒。

    一来二去的也不知道被这胖子灌了多少酒了。

    竟然给我喝的有些迷糊。东西也看的不是清楚。

    一边的胖子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只见他扶着桌子竟然开始唱上了。

    不用多说了,他明显是喝多了。

    他唱的很开心,但是我听的就没有那么开心了。

    这家伙喝多了居然唱起了黄梅戏。

    一个满面春光的胖子在你旁边唱黄梅戏,这事情给谁能受得了?

    我挣扎了起来,想要制止他,可是一个没站稳竟然摔倒在了地上。

    “嘿嘿,兄弟你喝多了。嗝!”胖子说完之后竟然狠狠的打了一个酒嗝。

    “你才,你才喝多了。”这酒喝多了舌头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我,没。嗝儿。”胖子虽然光是喝精华,但是这浓烈的酒嗝让我无言以对。

    “胖子,你喝了多少?”我说。

    “嗨,兄弟,跟你,跟你喝了差不多。今天我高,嗝儿,兴。”胖子笑着说。

    “高,啥兴啊。”我说。

    “龙虾,兄弟吃龙虾。”看来鬼差也是会喝醉的呀。

    我没有胖子严重,但是这么多酒喝下去身体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麻木。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真的是让人感觉难受,

    明明大脑是清楚的,但是这身体就是不受控制,你说这找谁说理去?

    “唔。。。。。”胖子竟然在那边哭了起来。

    哎呦我去,这胖子究竟在干什么呢这是?我身边喝酒的朋友还不少,但是喝多了就哭的好像也没有啊。

    “喂喂喂,胖子,你哭什么?”我纳闷的问。

    我在地上根本起不来,所以也不知道胖子在桌子上干什么呢。

    “我,嗝儿!难受!”胖子哭着说,这家伙在一开始的时候倒是还好知道收敛一些,但是现在这个家伙还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别的不说,这声音倒是中气十足。

    哪里像喝醉了的人能哭出来的。

    “你,难受什么?”我说。

    这个时候门外的侍女依旧在源源不断的送着吃食。我其实很想让她们停下来别送了,但是这句话老是说不出来。舌头在嘴里压根就绕不过这个弯来。

    “我,心里难受。唔。”胖子扯下了一只鹅腿在哪里吃着。

    我在心中不禁重重的鄙视了他,吃得这么开心竟然还说难受,这么多吃的咋不吃死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