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列车上
    我心头产生了一种恍惚隔世的感觉,在此之前如果不是碰到阿荼的话我早就找到那个富二代了也说不定。

    “公子请。”那个年老的鬼差对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

    随后在她的目送下我上了火车。

    在火车那边还有一胖一瘦两个鬼差在把守着。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我不禁想到了鹿鼎记中的胖头陀和瘦头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十分的喜感。他们两个人就连腰间挎着的刀也有一种摇晃的感觉。我最熟悉的鬼差自然是胖子了,虽说他看起来吊儿郎当,每个正形的样子,但是从那刀的姿势来说,肯定是要比这两个人要专业许多。

    他们二人对着我鞠了一躬,我也微笑着回了一个礼。

    本来以为我要乘坐的还是之前的那种车厢,但是我进来以后才发现这个车厢好像是一个贵宾车厢啊。看来在这边的阶级差异还是挺大的。普通的鬼魂只能挤在一个狭小的车厢里头。这还是万幸的,如果碰上之前那种烟暗女王状态的阿荼那可就惨了,天知道她什么时候会一口给你吃掉?

    如果说地府的整体面貌是一种烟暗的格调的话,那么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一种叫做富丽堂皇的东西。【】整个车厢看起来特别的大气。散发着黄晕的灯光让人很舒服,就连座椅都是那种软绵绵的座椅。上面好像是一种动物的皮毛,但是我分不清究竟是那种动物的皮毛。

    在车厢还放着酒柜,除了在阿荼的宅院中喝到过的那种酒以外,还我也一些洋酒。座椅的前方是一个精致的小桌子,在上面放着一些瓜果,是阳间的食物,看来这的确是为我准备的。

    座椅的后方就是窗户,火车在行驶的过程之中有什么景色都可以尽收眼底。在我的正前方有一个类似电视机的东西,里面并没有播放什么内容,应该需要一些开关什么的。

    看来哪怕是地府中的人还是希望有一些光亮的呀,没有谁是天生喜欢烟暗的。

    我舒服的躺在了座椅上,现在的我就等列车行驶到奈何桥那边了。

    我闭着眼睛。这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些动静。我猛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个类似于乘务员的人。

    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但是等我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乘务员居然是女的?

    好吧,这件事如果放到阳间的话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这件事情放到阴间的话就太恐怖了。

    我仔细的看了看,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乘务员虽然生的清秀但是她的面部表情几乎为零。这个时候我在心中才放下心来,原来又是一个纸人呀。

    她在我面前的那个精致的小桌子上倒了一杯红酒,并且给我递了过来。

    “公子请慢用。”这时候她才给我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你不是纸人呀?”我愣了愣。

    “公子说笑了,在这节车厢上哪里敢用纸人来招待大人。”她说。

    我心里头已经不知道想什么好了。既然你不是纸人那你之前能不能做点什么表情呀?非得吓我一跳。

    我端起了杯子,红酒入口,隐隐约约的有一种酸涩的味道,但是其中还有一种淡淡的甜味。

    我拿起了一颗葡萄,放到了口中。葡萄与红酒结合在一起似乎将这种感觉无限的放大了。

    “地府还有女鬼差吗?”我开口问道。

    “职务不同而已,男鬼差负责捉拿鬼魂,女鬼差都是一些文职工作。当然也有例外的,只不过是少数。公子以后遇到的话就知道了。”她微微欠身。

    我笑了笑。

    地府其实也是人世间的一个缩影啊。

    “这电视是干什么的?”我有点好奇了,那个电视机在我一上车的时候就想看看那边出现的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

    “电视机。”她微笑着说。

    这个时候我有了一种特别纳闷的感觉,这个女鬼差除了这个表情以外就没有其他的表情了吗?一开始没有表情的时候像一个纸人,这个时候有了表情之后又像一个纸人,区别就在于一个是画着表情的,一个是没画着表情的。

    “能看吗?”我无奈的说。

    地府的电视机中到底会播放些什么东西呢?我越来越好奇了。

    “当然能。”她随后在身上拿出了一个亮瞎我眼睛的东西。

    遥控器!没错,就是遥控器。

    怎么着?地府的电视机也是需要遥控器的吗?

    而且当她打开电视机的时候让我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了。

    咳咳,地府的电视机中当然不会播放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了,里面播放的是郭德纲说的相声。

    我尴尬的看了她一眼。郭大大的相声我在上学的时候就经常听,不是我吹,每一个段子我都能知道。只要是他说过的。让我感觉尴尬的是在地府都会出现他的相声?

    难不成地府的人也喜欢这一套吗?

    我尝试着换了个频道,可是我不论换哪一个频道出现的都是郭德纲相声。

    “公子,由于技术原因,在车厢上只能播放这个。还请公子见谅。”女乘务员尴尬的说着。

    “额。好吧好吧。”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地府中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吗?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商机。那就是我在阳间把一些电视节目录好,然后贩卖到地府中来,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大赚一笔。

    嗯,等回去之后联系一下阿荼,看看这个生意有没有搞头。还得联系一下胖子。嗯就这么定了。

    “想当初,在元朝末年,朱元璋领着常遇春、胡大海这哥儿几个大闹武科场,后来弟兄失散,他单身独马逃出都城。一路上又冷又饿,人困马乏,好容易找到一座破庙,翻身下马…………”电视中郭德纲在说着相声。

    这相声是珍珠翡翠白玉汤,讲的是明朝皇帝朱元璋的故事。

    别的不说,就这故事我都听了不下百八十遍的了。

    我身边的这个乘务员也不喜欢说话。算了,大不了就再听一遍吧。

    反正这边也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