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悲惨的富二代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此刻的我正坐在一个桌子前,之前的那个少年倒是带了一个鬼魂上来了。只是这个鬼魂好像并不符合那个富二代的标准吧。

    我眼前的这个鬼魂活脱脱的像一个土贼。哪有一点富二代的样子。

    我拿出了那张富二代的照片,我皱着眉头左瞅又瞧。但是我始终找不出他们的共同点来,当然,性别除外。

    “李公子,这就是您要找的人了。”野猪鬼差微笑着对我说。

    “你确定?”我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就连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去解释我的表情了。

    这时候那个野猪鬼差拿过了相片好好看了看。

    “没错李公子,犯人刚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因为这个人不服从管教,所以我们使用了一些强制手段,还请您见谅。”野猪鬼差说。

    “哎,我总得确认一下吧?取个快递都得签收呢,更别提一个活生生的人了。”我无奈的说道。

    “快递?”野猪鬼差好像没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很随意的对她解释了一下。当然了至于他有没有理解我就不明白了。

    这时候我强忍着笑意看着那个鬼魂。

    不是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鬼魂真的太像一个土贼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部叫做《疯狂的石头》的电影。

    其中那个被困在井底下的土贼差不多就跟我面前的这个鬼魂一样。

    看这个样子他是遭了多少罪呢。

    “李公子,您要不现在这里聊?我们两个就先出去了。”野猪鬼差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

    这时候野猪鬼差从怀中突然拿出了一小瓶液体状的东西。

    “嗯?这是什么?”我纳闷的说。

    “孟婆汤啊李公子。”野猪鬼差说道。

    “孟婆汤?给我这个东西干什么?”我问。

    “不不不,这当然不是给您的。一会您要是确认了是他,您就让他喝下这杯孟婆汤,这样就能让他忘记在阴间发生的一切,这也是一件好事。您说呢?”野猪鬼差对我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了他说的一切。

    这也无可厚非。但是喝完这孟婆汤以后他不就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吗?我在心中暗自留了一个心眼儿。

    “这样的情况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您也见谅,因为没办法所以我们才出此下策。”野猪鬼差对我说。

    那个富二代身上是没有鬼心的,但是他却能够抵达这里,这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在我思考的这段时间之中他们两个人已经离开了。这时候整个牢房之中就剩下我跟那个鬼魂了。

    我盯着那个鬼魂看了一眼。他的眼睛里暗淡无光,头发也脏乱不堪,鬼知道他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什么。

    这时候我对他却产生了一种愧疚的情绪。

    “你叫什么名字?”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们不是知道了吗?”这个鬼魂有气无力的说道。

    “他们知道了,我可不知道。快说。”我问。

    那个鬼魂沉默了一会,我可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是思考着什么东西,但是从他的表现来看我不认为他在这个时候能有什么正常的思维。

    “谢家淼。”她终于是开口说话了。

    我心头一紧。如果从名字来说的话这倒是没有错。

    在来地府之前,那个妇人,也就是谢家淼的母亲也把他的一些信息告诉我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我盯着他的面貌看的话实在是找不到跟那张照片相同的特征。

    “外头的两个人,进来一个呀。有事情。”我忍受不了,所以我对外面喊道。

    这时候那个少年走了进来。

    “李公子,出什么事情了?”少年说。

    “你们这里有水吗?”我疑惑的问。

    “有。”少年说。

    “那赶紧带着他下去洗一洗,这个样子实在是辨认不清楚了。”这个叫谢家淼的人本来就是长头发,而且现在的他实在是有些颓废,能在这种状态下认出他来的我估计也就剩下他的父母了。

    “是。”少年左右看了看,随后像是拿定了主意一般。

    “嗯。”我说。

    少年说完之后就拉着谢家淼下去洗澡了。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做别的,只是在思考着这边发生的事情。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谢家淼终于是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就不用多谈了,除了眼神有些暗淡外其他的一切还算不错。

    “你先下去吧。有事情我会叫你的。”我对着那个少年说道。

    少年点了点头,随后就出去了。

    这时的牢房倒是恢复了之前的那种模样,又是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我不安的又拿出了那张照片仔细的着。

    “谢家淼啊,你可知闯祸了?”虽然不能完全一样,但是基本上我就可以确认这个人差不多是那个富二代了。

    “要杀要剐随便吧。你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说。

    嘿!这个家伙,变成这样了脾气还是这么爆吗?

    “那你在家中的母亲怎么办?”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时候我紧紧的注视着他的眼睛,就在我说出他母亲的时候我明显的看到了他眼睛中闪过的光彩。

    “我不孝。”谢家淼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原本还以为他的后头还有什么话要说呢,可是我看了半天他也没有说一句有用的话。

    我看着比较情急,所以也就不打算扯犊子了。

    “行了行了,我是来接你回去的。”我说到。

    他一时间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所以他只是瘫坐在地板上。

    “喂,你回去不回去?”我又说了一遍。

    “你在和我说话?”谢家淼疑惑的问。

    “那可不?这个屋子里还有别的人吗?”我说。

    “回哪儿去?”我在这个时候明显的感受到了他的眼神变化。

    “回阳间,还能回哪儿?我这次来就是受了你母亲之托特意前来救你的。”我见到的说明了一下。

    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的事,我就说了这么几句话竟然就把这个富二代说楞了,他直勾勾的站起来身,在哪里发呆。

    如果不是我打断他,也不知道他能发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