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回家的诱惑
    “就是回家,你在阳间的身体还没死呢。我是来带你还阳的。”我用最严肃的语气他说道。

    “你是人是鬼?”他不可思议的对我说。

    我在这个时候反而乐了。一个鬼魂问你是人是鬼。他这个鬼魂倒是可以了。

    “我当然是人,你母亲花重金请我过来的。你要是不愿意走的话那你就在这边待着吧。我也不强迫你。”我说。

    “愿意愿意!”这时候我看到谢家淼的眼睛中散发出了精光,这种光芒和之前他那种半死不活的表情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的话我甚至都以为这是两个人呢。

    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样子我也实在是不好意思泼他冷水了。一个富家公子,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到了地府了,甚至还无端端的受了这么大的罪,我都替他感觉到悲哀。

    “想回去了吧?那就老老实实听我的。”我说。

    “哎哎哎!没问题没问题!您怎么称呼?”他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这也就是在地府,不然我觉得他都可以兴奋的唱起小苹果来。

    “我姓李,叫李郁。”我说。

    “郁哥!”谢家淼也是一点都不惯着,直接一个郁哥喊了出来。

    我拿着照片又仔细的核对了一番,别到时候救错人了就尴尬了。

    在我感觉没有什么差错的情况下我才跟他说完了那些话。

    “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个小瓶。

    “什么!”谢家淼一头雾水的说。

    什么情况我跟那个野猪鬼差说话的时候谢家淼就一句都没听到?

    “这是孟婆汤。”我对着他说。

    “孟婆汤?”谢家淼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阵惊呼的声音。这也难怪,毕竟这种饮料也太家喻户晓了一些。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郁哥,喝了这个是不是所有的事都忘了?”他咽了口唾沫,虽然我也不知道鬼魂为什么会有唾沫。

    刚刚那些鬼差给我孟婆汤的意思我也清楚。毕竟谢家淼是要还阳的,如果他还阳之后在外头说一些东西的话总归是不好的。倒不如一碗孟婆汤下去忘个干干净净的好。至于我嘛,那就算了,比较我现在算是过阴的先生,虽然没有走正规程序,但是好歹也是吃这口饭的,所以孟婆汤这种东西就不给我准备了。

    这帮鬼差就是想让我把孟婆汤给他灌下去。

    但我又不傻,这一碗孟婆汤喝下去之后的确是能让他把地府的事情忘个干干净净。但是我们要问他的事情不也就忘干净了吗?

    在阳间还要胡琴这个难缠的人呢。所以这孟婆汤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给他喝的。

    “会忘得干干净净。”我说。

    “郁哥,这,开什么玩笑这是?我不喝,我不喝。”谢家淼脸上做出一副特别为难的表情。

    “行了行了,也没打算让你喝呀。但你要不喝的话你可得装的像点了。”我连哄带骗的对他说。

    这时候我向门外看了看,确保那几个鬼差没有听到。

    他愣了愣。随后对我小声的说。“没问题。”

    其实每个人都是有演技的,俗话说的好,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所以只要是咱们见过的都可以演出来,不管是电视上见过的,还是在生活中遇到的。先别管好坏,能演出来就行。

    可是现在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喝完孟婆汤是什么反应?这谁见过呀?见过的人基本都投胎了。

    我一时间也犯了难,不知道怎么跟他说。

    “咋了郁哥?”谢家淼回家心切,看到我犹豫的表情他也是紧张万分。

    “那个,啥。我不知道喝了孟婆汤的人是一个什么反应啊。”我为难的说。

    这时候我们二人说话的声音都是极小的,保证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就可以了。

    “喝了孟婆汤?”谢家淼说。

    我看了他一眼,随后点头表示认同。

    “我知道我知道!”他有些兴奋,但是还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一愣,这孩子怎么这么虎呢!这哪像被地府鬼差折磨过的样子!这孩子是来度假的吧?我的心里头有了不少的疑惑。但是这些事情还是等还阳之后再说吧。

    “你知道什么?”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我皱着眉头想着怎么还阳的事情。

    可是这段时间内这个家伙竟然没有回我的话。

    “谢家淼?”我抬起头来又问了他一句。

    这时候我却被吓了一跳。谢家淼不知道为什么,站的笔直,双目无神,眼瞅着就像一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僵尸。

    “什么情况?”我赶紧上去在他眼睛前头晃了晃。

    这时候他没有任何反应。别啊,好不容易找到了他,要是在这个时候出点什么意外我可找谁哭去?

    “喂!”我忍不住在他身上拍了一下。

    “郁哥!”他像是猛然间清醒过来一样。

    “你刚才犯啥病了这是?”我狠狠的说。

    “别啊,孟婆汤喝完了之后就是这么一个反应。”谢家淼委屈的对我解释道。

    看着他的表情显得特别无辜,这也就是在阴间被折磨了很长时间了,不然我非得再踹他两脚,要模仿不会提前说清楚吗?吓我一跳。

    我收起了心中暴戾的情绪。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开口问道。

    “郁哥,实不相瞒,我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光是这喝孟婆汤的人也见过好多了。之前我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算是交代了,所以对这些事情也就不在乎了,这一下郁哥你说要带我还阳我这不是一时间什么东西都想起来了嘛。”这时候我隐约感觉到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可是他肯定哭不出来。鬼魂想哭哪有那么容易?能流出眼泪来的鬼魂那个不是高手?

    谢家淼嘛,算了算了。

    我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他在这地府中究竟是被怎么折磨了这是?看起来怎么这么凄凉呢。

    “那好,一会那两个鬼差进来的话你就按照刚才表演的那样。明白了吗?其他的听我说。”我开口说道。

    “嗯。郁哥,你可千万得带我还阳啊。”谢家淼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对我说。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