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我的分身
    就在我差异的时候突然从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当我看见这个人的时候我的大脑在一瞬间陷入了死机状态。

    来的那个人身穿一身烟色的衣服,正满面红光的朝我走来,这人不是别人。我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一种照镜子的感觉。

    没错,来的这个人正是我自己,或者说,是我的分身。

    在我去地府之前胡依依不是给我整了一个分身来代替我嘛。

    可是我既然都已经回来了,这个分身还要什么存在的意义?

    “依依,你这是?”我疑惑的问。

    “你到底上不上车!”胡依依的话语中不仅仅有一丝娇羞,甚至还有一种她以前从来没有展现出来过的可爱。

    胡依依她看不到我?

    我楞楞的想着。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分身的我微笑着走了过来。直接抱起胡依依在她的嘴上亲了过去。

    嘤~

    胡依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霞红。

    随后娇柔的拍了一下。我的分身开始微笑起来。

    “傻瓜,等了我多长时间?”我的分身丝毫没有理会这边还坐着一个我呢。

    “你,你真坏。”胡依依把头直接埋到了我的分身上。

    我的分身好像看到了我,并且给我整出了一个挑衅的眼神来。

    这一下给我气的够呛。

    你大爷的,我伸手就要甩出难离。

    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却惊恐的发现我的难离在出来之后就直直的朝着我的分身飞过去了。而且难离并不是要去攻击我的分身,而是像寻找到主人一般。

    “咦?这是难离?”胡依依用用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难离。

    这时候难离好像也开始害羞起来,变得扭扭捏捏的。

    “傻瓜,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怎么样喜欢吗?”我的分身微笑着说。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笑容这么潇洒过。

    “依依,这只是我的分身,我现在都回来了啊!”我冲着胡依依大喊到。

    可是胡依依依旧没有听到,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我的分身旁。洁白的婚纱将胡依依完美的身材展现了出来。并且在她的裙子后面还露出了长长的狐狸尾巴。洁白的婚纱,还有洁白的尾巴,看起来都是那么和谐。只是这一切都似乎跟我没有了关系。

    汽车开始行驶起来。

    在车上我曾经用剑指符试过,但是毫无疑问,这剑指符并没有对车上的分身造成什么实际上的伤害。

    也不知道为什么,胡依依依偎着我的分身睡着了。

    我的分身也不愿意对我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我看。

    谢家淼还在我们出发的地方,当我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再也没有心思去管他了。去他大爷的拯救世界。

    我现在连自己这一关都过不了,谈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去你大爷的吧!

    我生气的想着。但是这个时候我又偏偏什么都做不了。

    “依依!你看看我!”我对着胡依依一顿说。但是她睡着了,我的手在她的身体中穿了过去。这一下我彻底绝望了。

    胡依依睡得香甜,我的分身倒是打扮的正正经经的。胡依依怎么会嫁给我的分身?

    我的身体被愤怒彻底的掌控了!我已经变得歇斯底里,甚至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看着我的分身。

    他也看着我,只是这个时候他的眼神中并没有什么别的表情,但是我就是在这种毫无表情的脸上读出了一丝丝的怜悯。他在怜悯什么?他是在怜悯我吗?

    我在车上随手一抓就抓到了一个物件。我看都没看就朝着我的分身砸了过去。

    这一下但是没有从他的身体中穿过。倒是把在一旁的胡依依给吵醒了。

    “小鱼鱼发生什么事情了?”胡依依睡眼惺忪的问。

    “傻瓜,没事。就快要到了,你赶紧睡一会吧。”我的分身宠溺的看着胡依依。

    胡依依皱了下眉头。

    “你怎么又乱丢东西?这书你都不要了吗?咱们好不容易才打败了命运。这个时候你连这本书都要丢掉了吗?”胡依依有些生气。

    “没有啦,我刚才看书的时候不小心掉到车底下了。”我的分身很抱歉的说着。

    这是什么书?我楞楞的看了一眼。

    这不是胡依依第一次交给我的书吗?我的剑指符什么的都是从这本书里面学到了。我记得书是放在我宿舍的抽屉中,怎么?连这本书都被我的分身给取到这里来了吗。

    “懒得管你。亲亲!”胡依依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发生了改变,刚才还有一些生气,在这个时候她却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回应着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

    我的分身毫无办法的亲了一口。

    直到这个时候胡依依才满意的睡过去。

    我的身上还有一把剑,那就是老头交给我的铜钱剑。

    我抽了下来,用剑对准了我的分身。

    “你这个冒牌货。”我在这个时候说话的语气已经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的话。

    这时候我的分身看了一眼在我旁边睡着的胡依依之后才选择跟我说话。

    “我是冒牌货?哈哈。那你又是什么?”我的分身特别张狂的说。

    说实际的,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这么的痛恨自己的脸。

    “依依她为什么看不见我?”我愤怒的喊着!

    “这就得问你自己了!你在地府中干了什么好事,你自己不清楚吗?”我的分身收起了笑容,恶狠狠的看着我。

    “我他么做什么事情了?”我喊了一声。

    “记不得了?记不得了好啊!顺带提醒一句,依依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在你回来之前命运出现了。我们打败了命运,所以她嫁给了我,这一次只是为了补上之前欠她的婚礼。”我的分身说道。

    “我在地府待了多长时间?”我咬牙切齿的问。

    “哈哈哈!记不清楚了。好像有三年了。”我的分身狂笑着说。

    “扯淡!”我再也忍不住了。这个时候的我将铜钱剑狠狠的刺向了他!

    但是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他用两根手指夹住了我的铜钱剑。

    “你觉得这样的东西能伤到我吗?”我的分身妖异的笑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