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跑
    身后的东西不断发出声响,这样的情况让我越来越感觉到揪心。

    谢家淼此刻也恢复了神态,这样的神态让我有些无奈。不过好在可以跑了。虽然他没什么重量,但是这样拽着他跑始终是一个累赘。

    我们两个人拼命的向前跑去。在回魂路上没有东西南北之分,脚下虽然是烟暗,但是也胜在平稳。所以我们两个人不管怎样奔跑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那一盏小蓝灯就是我们两个人前进的动力,也是我们两个人的指明灯。

    我在奔跑的时候脑海中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那些游魂究竟是什么时候把我拉入幻境的?

    这些游魂着实有些恐怖,但不是说他们的攻击能力有多强,而是这种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感觉。在你不经意之中就把你拉入了一个幻境,在其中的你却分辨不清楚究竟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这样的感觉无疑是最可怕的。

    在做梦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你是不知道的。只有很少的情况下你是知道自己在做梦。刚才在那个幻境中的我也是这样的情况,无论刚才的那个幻境如何的荒诞不经,但是身处其中的我完全意识不到这个情况。

    如果不是谢家淼在一旁不断的唤醒我,恐怕我也会变成游魂在这条路上游荡了。

    这回魂路可真的不好走。后来等我回去以后我才听他们说起。在回魂路上的这群游魂最擅长的就是抓取人内心的烟暗。或者可以说是内心的漏洞。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漏洞,而在这种漏洞之中的你是不会产生怀疑的,这也就是那些游魂为什么会屡屡得手的原因。

    身后的声响不断的传来,可是我们两个人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回过头去看一眼。在回魂路上只要回头也会被永远的留在这里。他大爷的太折磨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被一个冰冷的物体触碰到了。我被吓了一跳。也不敢去做什么,只能咬咬牙,硬着头皮往前面走。

    我将难离唤了出来,难离在我身边环绕了一周,难离依旧是难离。并没有像我刚才在幻境中遇到的那样。

    难离在我手中我向后面砸了过去。只是我没有拿出难离的时候还好,在我拿出难离的一瞬间后面那些追逐我们的东西变得更加疯狂。

    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我也猜到这事情应该和难离有关。我无奈之下只好将难离收了起来。

    从背上拿出了那把铜钱剑,将上面的柳树皮扯了下来。这个时候在我旁边的谢家淼完完全全的被铜钱剑散发出来的阳气逼退了。

    “你跑到我前头。”我咬着牙说道。

    “好!”谢家淼狠狠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谢家淼已经跑到了我的前头,铜钱剑上散发出来的阳气对他的影响也微乎其微了。

    我结了一个剑指,在手心中画出了剑指符!随后一手作尺状往铜钱剑上一抹。青芒瞬间出现在了铜钱剑上。

    当然,并没有在幻境中的那么夸张。在幻境中剑指符的青芒大约有三丈,但是在这个时候仅仅只有两三寸。

    不过这两三寸的东西也完全够用了。我直接把这东西甩到了身后,一顿胡乱捅。那些游魂反应较慢,所以我胡乱捅竟然还捅死了几个,身后传来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悲鸣声。

    从始至终我没有回头去看一下。

    谢家淼还在不停的跑着。我受限于**你缘故,所以跑了这么长时间的我在这一瞬间竟然有些累。

    “郁哥你还在吗?”谢家淼在前面跑着。他没有时间,也不敢扭过头来看我。

    “在!”我气喘吁吁的说。

    在身后的那些游魂仍旧不死心,铜钱剑上的剑指符一旦消散我就重新绘制一张上去。正是由于剑指符的存在,并且还配合着铜钱剑的威力,所以这才导致了那些游魂一时半刻没有攻上来。

    可是我们距离那盏小蓝灯还要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我感觉自己支撑不了这么长时间了。

    “留下来,陪我们吧!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留下来吧,留下来!”之前在幻境中出现的那个声音不断的蛊惑着我。

    这一下,他却是给我整烦了。

    “留下来留下来,留下来你大爷啊。你以为你是凤凰传奇啊!”我喊了一声。

    并且,在这个时候我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太清寅火破煞符都甩了出去。

    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惨叫声。并且在我的身后不再是烟暗,而是太清寅火破煞符所燃烧出来的光亮。

    有一句话说的好,太阳最耀眼的地方,影子也是最烟暗。这个时候把这句话反过来说也行。最烟暗的地方往往有一丝亮光就是绝对的光明。

    但是我在这个时候却不敢回头去看。去他大爷的吧。

    我手中的铜钱剑也在不断的挥舞着,只要能多打死一个游魂,我们也就越轻松一点。

    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总之我把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耐力都给整出来了。跑了这么长时间,在中间的时候我还能感觉到难受,感觉到疲惫,但是到后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度过了其中最艰难的那一段时间,再奔跑起来也就没那么费劲了。

    蓝灯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这个时候我终于是可以松一口气了。这次总不可能又是幻境了吧?

    我在这个时候忍不住想往后面看一眼。但是我的理智终究是占了上风。

    “郁哥,前面就到了!”谢家淼喊了一句。

    我用尽了我最后的力气跑到了这里。

    这个时候我身后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了,就在我以为要返回阳间的时候,突然在我的身后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哭声。

    这声音让我感觉后背发凉。这样的情况我是再也不想经历了。这些游魂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它们发出的哭声是我经历过最恐怖的一种。

    我忍着这种心烦的感觉,一只手摸到了那盏小蓝灯。这时候整条回魂路都被小蓝灯发出的光芒照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