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久别重逢的阳间
    蓝色的光芒充斥着这里,但是我却不敢又再多的举动了。甚至我都不敢去看一眼。这马上就要还阳了,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出什么幺蛾子。

    “别看!”我提醒着谢家淼。

    “嗯嗯!”谢家淼也十分的配合我。

    哭声越来越大,这种声音太刺耳了,就好像是有人在用长长的指甲在烟板上刮的一样。散发出的光芒在逐渐的收回。这些光芒在收回的那一刻应该就是我们可以还阳的时候了。

    快啊,快啊!

    我忍受不了了。

    “难离!难离!”之前在我梦境中出现的那个声音一直在不断的重复这两个字。

    “难离你大爷!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我愤怒的喊着。

    呜~呜~呜~

    我不知道这里究竟是有多少鬼魂。这些鬼魂太多了,有几百个?或者几千个?我不清楚,因为实在太多了。

    这些鬼魂让我一时半会无法凝聚心神。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有了一段晦涩难懂的音节。在这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头疼的感觉。

    这种头痛欲裂的感觉我想除了我大概就是曹操当年体会过了吧。

    光华散去。就连周围的那些哭声也消失不见了。

    这是?

    我抱着脑袋,缓缓的睁开了眼。

    一抹粉色在我的视线中出现。窗外透露进来一丝阳光,这阳光有些调皮的照耀在一旁的地板上。

    我看着这一屡阳光产生了一种想哭的冲动。阳间真他大爷的好!

    可是还没等我有所动作呢,一旁的谢家淼倒是哭了一个稀里哗啦。

    我对于谢家淼趴在地上哭还是有一种心理阴影呢。要不是胡依依房间中这一抹淡粉色我都差点以为自己又陷入幻境中了。

    “别哭了。这不是回来了吗?”我淡淡的说。

    紧接着他就做了一个让我惊讶的动作。

    哐当。

    谢家淼在我面前跪了下来,不停的给我磕头。

    “郁哥,你的救命之恩我永世难忘。郁哥请你受我一拜。”这孩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虽然没有眼泪,但是这声音都让我动容了起来。

    “起来起来。武侠小说看多了吧你。”我一把拉起了他。

    他起来之后我才看到了他脸上的东西。全部都是血。鬼魂是不能流泪的,所以别看他哭的挺伤心的,其实他哭出来的全部都是血。

    我帮他擦了擦脸上的血。

    “你别着急,这还没让你活过来呢。等你活过来再说这些吧。”我缓缓的说。

    他傻笑了一下,接着他就冲到了那片阳光之中。

    想要拥抱一下久违的阳光。

    这里要特意的说明一下。鬼魂并不是怕阳光。而是不喜欢罢了。害怕阳光的那是吸血鬼。我看着在阳光下大口呼吸的谢家淼感觉到了一丝庆幸。

    在地府中可没有办法看到这么明媚的阳光。

    我感叹了一下。

    “郁哥,我想回家。”谢家淼真诚的看着我。

    “我既然把你带回来了,那就肯定会把你送到家里的,这个你不用着急。只是我这边可能出了点状况,我必须得把这边的事情解决完才能送你回去。在我解决完的这段时间里,你就在这个房间里等着我吧。”我对着谢家淼说道。

    在还阳的时候乔江北给我打过来的那个电话弄得我直到现在都是神情紧张的样子。

    我在胡依依的房间之中找到了我的手机。并且给胡依依打去了电话。毫无意外的关机。

    随后我又给乔江北打了一个电话。没有任何意外,还是关机。

    我在这个时候慌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郊。

    对了,南郊!

    我在地府的时候乔江北就和我提到了这个地方。难道他们都在哪里?可是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来不及多想,说实际的,这个时候的我很担心。

    在回魂路上我又莫名其妙的被那些游魂拉入了那样一个幻境之中。

    没有失去过就不会明白拥有的珍贵。

    虽然那只是一个类似于梦境的东西,但是不得不说,他给我带来的震撼是我任何梦境都比不了的。

    这又不是一个美梦,这活脱脱是一个噩梦啊。

    “待在这里,千万不要离开!”我对着谢家淼说。

    谢家淼点了点头。

    “郁哥,你可千万小心点。”谢家淼在我离开的时候嘱咐了我一声。

    我不由的感动了一番。这富二代看起来也不坏啊,心肠挺好的。

    在胡依依的房间里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而且她的屋子还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我出了门。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起了在幻境中的事情来。

    胡依依穿上婚纱的样子也挺美的。

    依依,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我在心里暗暗的祈祷着。

    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我冲下了楼,楼外的阳光未免也太刺眼了。我在地府待了这么长时间,猛然间接受到这么刺眼的阳光后让我很难适应。

    胡依依的住处离我们学校并不是很远。在我出了门以后还看到了不少的学生。

    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我都不知道在学校的小华怎么样了。

    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随后我坐了上去。

    司机是一个中年大叔。我没有聊天的心思。但是我一上车司机就跟我攀谈了起来。

    “小兄弟,去哪儿?”这司机师傅问我。

    “南郊。”我说了一句。

    “南郊?小兄弟,去不了啊。”司机师傅开口说道。

    “为什么?”我有些差异的问。

    “小兄弟,你还不知道呢?南郊的一处炼油厂爆炸了,损失挺严重的,这个时候南郊都被封起来了。谁都去不了。”司机师傅给我解释了一下原因。

    如果他不解释还好,他这么一解释我更加紧张了起来。

    炼油厂,还爆炸了?

    这一定跟胡依依他们有关系啊!

    我心里忐忑不安。

    “小兄弟,你去南郊干什么?”司机师傅又在后面说了一句。

    “找人。算了,我下车了师傅。”我说完之后就从这个出租车上走了下来。

    就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电话,居然是那个老头儿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