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返回(下)
    这有人帮忙就是不一样。有了这司机师傅的帮忙我很快的就把这两个家伙放到了出租车上头。

    胡依依在后座看着他们,我在前头坐着。

    这司机师傅也不多磨叽,上车之后就问我们去哪里。胡依依直接说出了她家的地址,这司机师傅一脚油门踩了上去。

    出租车发动了起来。

    胡依依在后面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她们不是经历过一场大战的么。

    怎么现在的表现完全就是一副春游回来的样子?

    “兄弟,你们来这里喝酒也真的是没谁了。”司机师傅一边开车一边和我聊天。胡依依坐在后面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我只能尴尬的笑了笑,难不成我还要说这两个家伙是被狐狸精给整迷糊的吗?

    “师傅,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我呀?我家就在这里啊。”司机师傅解释道。

    我愣了愣怪不得这个司机师傅不相信之前的那些谣言呢,原来这事情就是人家家门口发生的呀。可能他还不知道,他身边的这三个人就是那些让炼油厂爆炸的罪魁祸首。

    这司机师傅很健谈,我在之前就说过了。一路上他说他的,我能听到的就回答一下,一些话题我就选择性的忽略了,因为真的要聊天的话显得太尴尬了。

    “我本来是要回家的,但是这边也没有车,你们要是从这里走的话也不太方便,我就索性把你们送过来吧。”这司机大哥在把我们送到目的地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还别说,这司机大哥说的话真的很暖心。这一下让我对他的评价高了很大一个档次。

    我们是在胡依依家那边下车的。

    乔江北和小六子被我们两个人很不负责任的放到了地面上。就紧靠着楼门。

    “他们两个人放到哪儿?”我问。

    “叫别人接他们呀,这种问题还用问吗?”胡依依伸了一个懒腰后说道。

    “就他们这样体格的,谁来接他们吧。”我特别无奈的说。

    “你有刘雅馨电话么。”胡依依问我。

    “没有啊。”我心里暗自想着,没事我存刘雅馨电话干什么。

    “那算了,还是我打吧。”说着胡依依就拨通了刘雅馨的电话。

    也不知道胡依依和刘雅馨说了什么。反正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刘雅馨就开车过来了。

    “十四小姐。乔总他们……”刘雅馨下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问乔江北在哪里。

    “在哪儿呢!”我撇了一眼墙根。乔江北和小六子正齐齐整整的躺着呢。

    “嗯,我会把他们送回去的。”刘雅馨说。

    “你整的动?”我疑惑的看了一眼刘雅馨的小体格,她能抱的动一个我就觉得很不错了。

    “这就有点骂人了啊。她以前虽然不是真正的鬼王,但是差不多齐的实力还是有的,拖他们两个人走有什么做不到的?”胡依依说着。在刚才等待的半个小时里,胡依依又恢复了本性,不知道她从哪里整出了一大堆的零食,又开始吃起来,等了多长时间她就吃了多长时间。

    “十四小姐说的是。”刘雅馨微笑了一下。

    随后让我吃惊不已的一幕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只见刘雅馨提着他们两个就好像提着两只小鸡一样,这样的差距让我半天缓不过神来。

    随后乔江北和小六子就被扔到了车里。

    “十四小姐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带着他们回去了。”刘雅馨问着。

    “回去吧,没什么事情了,有什么事情的话等到明天再说,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天都黑了。”胡依依说道。

    “嗯,明天我再联系您,可是,十四小姐,乔总的状态……”

    “没什么事儿啦。明天差不多就好了。”胡依依想了一会后说道。

    “好的。十四小姐再见。”刘雅馨说完后给了我们一个充满友好的微笑。随后就上了车。

    等刘雅馨开车走了以后我才问了一下胡依依。

    “他们就伤的这么严重吗?”我问。

    “他们都没有受伤啊。”

    “那他们昏迷不醒的,就跟喝了十瓶二锅头似得。”我调侃道。

    “胡琴不仅仅是在我身上设下了这种咒,而且还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设下了,他们两个人没有我厉害,所以这种咒对于他们的效果也就越厉害。他们醒不过来才是正常的呢。”胡依依给我稍微解释了一下。

    “这是,什么咒?”我想到之前胡依依那种痛苦的样子我就一阵颤抖。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胡琴小的时候就自己捣鼓出来的,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们没少遭她毒手。”胡依依愤愤的说。

    既然刘雅馨把他们接走了,所以我和胡依依也就顺理成章的上了楼。

    “你连二姐都不叫了?”胡依依一路上谈起她二姐的时候就是直呼其名。

    “她要是不打我她就还是我二姐,可是谁让她打我了!”胡依依给出了我一个哭笑不得的答案。

    这种判断方式也太真实了一些。

    胡依依走进门之后就走到冰箱里面拿了一罐饮料。

    “你喝么?”胡依依在楼下吃了半个小时零食这一下估计吃得口渴了。

    “喝!”为了找她们我这一路上也没少出汗。提到这里我就不得不说一下了,按照我现在这个状态,我非得感冒了不可。

    胡依依把一罐儿饮料给我扔了过来。

    我打开了饮料。

    “你们在炼油厂那边都干了些什么啊?”我疑惑的问。

    可是没想到我这么一问胡依依竟然红了下脸,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我还是看到了。

    “没啥。”胡依依说。

    “发生啥了说说呗。”

    我这句话该没有说完就被胡依依打断了。

    “不说不说不说!真烦,赶快回去睡觉去。”胡依依瞪了我一眼。

    嘿!这怎么还耍上小脾气了?

    “不是,我去哪儿睡觉啊?”我惊讶的说。

    胡依依愣了一下。

    “学,学校?”胡依依说。

    “你确定学校还有人?”我说道。

    好在这次我去地府并没有待多长时间,不然这次回来的话连这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了。

    这个时间学校都快要放假了,我的那个宿舍楼本来都是一些即将毕业的人,这个时间估计早就关楼了。

    “没了么?”胡依依楞楞的问。

    “快了吧,没多长时间了。”我说。

    “那你总不能住这儿吧。”胡依依嫌弃的看着我。

    “那怎么了?又不是没有住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