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第二天
    “行了行了,我不管你了,你愿意住就住吧。”胡依依的这个回答是我没有想到的,胡依依这是怎么了?转性了?

    随后胡依依把房门一关,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在客厅里。

    我看着那张沙发心里莫名的起了一些悲凉的情绪。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却把房门一关,剩我一人与沙发为伴。

    从地府回来之后我就没有睡过觉,我躺在沙发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胡依依家里的暖气倒是挺给力的,在屋子中睡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感觉到冷。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却不这么想了,我感觉自己浑身疼痛,就快像散了架的一样。

    嗯?我身上怎么盖了一张毯子?

    我看到胡依依大开的房门顿时明白了。这毯子就是胡依依给我盖上的。

    我从沙发上挣扎起来,很久没有像之前那样运动过了。就从沙发上坐起来的这个动作都差点没给我累趴下,这状态就跟做了一万个仰卧起坐一样。

    沙发前面就是一张茶几,在茶几上摆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还有几块面包。

    这些都是胡依依准备的?

    牛奶倒是被我一饮而下,在我看来这牛奶跟水差不了多少,就当是解渴了,可是这面包我就有些犯难了,这东西哪有油条好吃?可咱也不能辜负了胡依依的一番好意不是?我将就着拿起来吃了几块。

    这时候从洗手间走出来的胡依依却是当场呆住了!

    “你干嘛?”胡依依问我。

    “嗯?这不是你给我准备的吗?”我一边往嘴里塞着面包一边说着。

    “谁给你准备了啊!这是我的早饭!”胡依依生气的说。

    “额。”

    怪不得,这样的早饭我也吃不惯啊。

    “要不,你再吃点?”我不好意思的把没吃完的面包给她递了过去。

    胡依依看到我递过去的那些带着牙印子的面包嫌弃的瞅了我一眼。

    “我再准备一份吧。”胡依依说完之后就穿着一双毛茸茸的拖着去准备她的早餐了,一身淡粉色的睡衣再配合上这个拖鞋不知道为什么就产生了一种滑稽的感觉。

    “你看什么看?”胡依依回头瞪了我一眼。

    “看也有错啊!”我辩解道。

    “谁知道你心里瞎想什么呢。”

    “你不是会读心术吗?你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楞楞的问着她。

    “有读心术也不用。”胡依依给我做了个鬼脸。

    鬼才知道她用没用过读心术呢,这事情好像只有她自己能知道,要是她不说别人能怎么办?

    胡依依把热好的牛奶放到了桌子上,随后又拿了几块面包出来。

    她将一块面包放到了嘴里,轻轻的咬了一口。

    “在回魂路上都看到什么了?”胡依依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但是这句话却是让空气陷入了凝固。

    “什,什么?”

    “我说你在回魂路上看到什么。”胡依依很自然的吃面包喝牛奶。

    “没,没看到什么呀。”

    “你做梦做的好龌蹉哎,凭什么我就要穿着婚纱嫁给你嘞?”胡依依把嘴上的牛奶舔干净了。

    “这不是那些游魂迷惑我的嘛,再说了嫁给的又不是我,是我的分身。”我辩解着。

    “分身就不是你了吗?你心里明明就是这么想的。”

    “不是,我这么想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在回魂路上看到这些东西的?”我突然起了怀疑。

    胡依依一直晃着她的小脑袋,“你猜呀。”

    “不会是读心术吧?”我楞楞的想着,刚才胡依依和我说的那些事情我保证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没有想过呀,为什么胡依依还会知道呢?

    “读心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哦。”胡依依瞅了我一眼。

    后来我才知道,这读心术厉害的地方并不是说你在心里想才会被人家读出来,而是你的潜意识里有这种反应人家就可以给你整出来。

    我跟胡依依在一块我的潜意识里就会不停去想那件事情,这种潜意识谁能控制的了啊?这不是耍无赖么?要是碰上一个思维发散的人,这不得连人家祖宗十八代都整得明明白白利利索索的啊。

    “你还读到了什么?”我问她。

    “你猜呀?”

    “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你猜呀?”胡依依俏皮的说。

    “神经病!”

    “你说谁呢?”胡依依有些恼火。

    这里要提一下,我不知道胡依依的手臂究竟是怎么长的,她在我桌子对面,但是这个时候她竟然可以掐到我的腰,这一下倒是给我吓傻了。

    “咱有事没事能不能不掐我腰。”我无奈的说,每个人都有敏感的地方,她一碰我腰我就产生了想要反抗的情绪,但是无奈面前有一个茶几,她能碰到我,我却碰不到她。

    “你觉得呢?”胡依依瞪了我一眼。

    “我觉得可以,凡事好商量啊。”

    “做你的梦去吧。等我吃完咱们就去找那个老头去,那个富二代找回来了吧?帮他还阳之后就问清楚他,我一定要搞明白胡琴那边究竟有什么目的。”胡依依狠狠的咬了一口面包。

    “在炼油厂还没被人家虐够啊?”我嘟囔了一句。

    “那不一样,这次我搬救兵不行吗?”胡依依说。

    “行吧。对了,我学校不能住了,小华去哪儿了?”我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好像还是被她父母找到了,接回家里了。”胡依依说。

    “哦。那个富二代现在还好?”我这里指的谢家淼在阳间的肉身,胡依依自然是能明白我的意思。

    “你再晚回来几天就不行了,这段时间我已经尽力的去保护他了,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的造化了,大不了问清楚他以后再送回地府就完事了呗。”胡依依说。

    “那我忙活了一顿图啥啊?”我有些接受不了。

    “时也命也,这都是他自己的造化,如果就这样死了也是他自己的命运。你明白了吧?”胡依依说着。

    “不明白。”我叹了口气。

    “哪有那么多明白不明白的,行了,别唉声叹气的了,准备一下跟我走吧。”胡依依拿起纸来擦了擦嘴。

    “去哪儿?”

    “找那老头啊,然后给那小子还阳,然后问清楚他,就这么简单。你等一下,等我去换一身衣服。”胡依依说完之后就回到了她的房间换衣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