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魂魄归位
    “你现在的状态是鬼魂,还没有还阳呢。别耽误太久了,耽误久了看你怎么还阳。”胡依依接着又说。

    “那还是赶快还阳吧,再拖一会对谁都不好。”我连忙说道。

    “你先让他别哭了。”胡依依瞪了我一眼。

    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无条件的服从胡依依的命令了,可能是因为我去地府捞他的缘故,所以他在这个时候格外的听我话。

    我说不哭立马就不哭了,连一点反抗的意图都没有。

    “郁哥,我这,怎么办……”谢家淼问了问我。

    “这个你问我没用啊,我也不会给你还阳。你得问哪位大姐。”我说。

    “你叫谁大姐呢。”胡依依又掐我腰。

    说了多少次了别掐我腰,别掐我腰。怎么这么多次了一点记性都不长呢?

    不过她掐也就掐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反抗不了。

    “错了错了。”我笑着说。

    “那行,一会你听我的就行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看来是赵总,也就是谢家淼的母亲回来了。

    我连忙下了楼,既然人家母亲回来了那就跟人家说一声。

    还没等我下楼呢这个时候谢家淼的母亲却是先进来了。

    她进来之后一脸的紧张,她的头发也有几处花白,就连眼睛中也布满了血丝。

    “小郁。你回来了?”赵总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我还来不及回答呢,她就问我,“我儿子找到了吗?”

    我一脸的尴尬。

    “赵总,我既然都过来了,那就说明您儿子已经找到了,正好您回来了,您先别激动,一会您儿子回来了再说其他的。”我先安抚了一下她。

    这怪不得她,这种情况不论放在谁的身上都会是这个节奏。按说赵总一个人奋斗下这么大的家业那是相当不容易了,这种鬼神的事情,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永远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

    赵总跟我走到了二楼。

    胡依依正和谢家淼在一块呢,准确的说是胡依依在教育着他。

    这个时候谢家淼突然看到了赵总,一瞬间又要陷入那种哭鼻子的状态了。

    “说了别哭你还哭。”胡依依说。

    “胡小姐你这是?”赵总虽然看不到在房间的谢家淼,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的直觉可以说是相当敏感的。

    在我去了地府之后胡依依就和谢家淼的母亲进行过接触了。不然光凭谢家淼的小身板也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

    虽然说按照现代医学的技术能够保证这个人不死,但是就算他活着那不也是一个植物人吗?这就好比一个人的胳膊断了,在限定的时间内送到医院还可以接起来,但是时间一过就不可以了。

    胡依依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让谢家淼在阳间的肉身能够坚持足够长的时间。

    胡依依没有解释,这个时候我忍不住向赵总解释了一波。

    “赵总,您先别激动,您儿子就在这个屋子里呢。”

    赵总在听到了我说的话后愣住了,随后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嘴。

    “你是说阿淼的魂魄在这里?”赵总紧张的问。

    之前赵总请的所有人都看不好他儿子的病,最后病急乱投医似得找到了陈叔,这时候我说已经把她儿子的魂魄找回来了所以她的反应不管有多大我都不会惊讶,更何况这只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而已。

    “赵阿姨,没错。一会我施些手段让令公子的魂魄归位,令公子的肉身就可以醒来了。在期间我希望不要有人打扰我。”胡依依说。

    一开始我还不知道为什么胡依依说这样的话,直到我看到了赵总保镖的出现,似乎胡依依说这样的话完全就是因为这个保镖?

    从之后胡依依的言谈举止中我都发现胡依依好像特别讨厌这个保镖似得。但是没理由啊,这两个人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

    正所谓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我觉得这句话在胡依依这边是正确的,因为她讨厌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赵阿姨,请闲杂人等退开吧。一会我怕他们会对我造成影响。”胡依依说。

    还他们呢,这么说的话不就是单指这一个人吗?

    赵总对着那个保镖说了些什么,那保镖也明白,于是就退出去了。

    “胡小姐,你看什么时候开始的好?”赵总说。

    “现在就可以。”胡依依微笑着说。

    赵总也点点头表示可以开始了。

    一旁的谢家淼更是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这时候我却发现了一个令我无比惊讶的事实。

    游龙飞凤般的幻影在房间中出现,就萦绕在谢家淼的床头,并且在房间里还出现了一朵朵的琼花,看起来十分秀丽,如梦似幻的场景堪比好莱坞特效。

    胡依依特有的粉色光芒在这种条件下产生了一种质的飞跃,甚至在场景中还出现马面牛头,并且在夹道欢送。

    是不是有点神奇,为什么连牛头马面并且还要夹道欢送我们呢?

    其实这是赵总,也就是谢家淼她母亲眼中看到的东西来,在她的目光中胡依依还是一位仙气四散的仙女呢。

    可是真实的情况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这个时候不知道胡依依从哪里拿出了一截用槐树根制作出来的大木锤。在一阵恶魔般的笑声中用这木锤狠狠的朝谢家淼的灵魂砸去,似乎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把他的魂魄给重新打到他阳间的身体中去。

    “喂,你幻术是这样用的?”我有些无奈的看着胡依依。

    “愣着干什么?不搭把手啊?我要是不这样做被谢家淼的母亲看到了怎么办?”胡依依说。

    “看啥呀?他母亲又看不到。”我说。

    “他母亲是看不到,但是他母亲起码能看到我那个打锤子乱锤的样子吧。到时候人家问起来说什么。做广播体操啊?”胡依依质问着我。

    “好吧,你开心就好。”我只能谢家淼默哀了。

    谢家淼这家伙都不知道是怎么被胡依依给收拾倒的。

    只见他气息微弱的跟我说,“郁哥,救命!”

    我心里是有苦说不出,也就是我这个时候不能说话,要是我真的可以说话的话我一定要对他说一句,“保重!兄弟!”

    这谢家淼眼看就要被胡依依锤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但是这身体还是没有恢复,甚至一点儿要进去的意思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