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谢家淼的悲惨遭遇
    人有七窍,魂由天生。

    若是想魂魄归窍,必须要有阴木的帮助。

    槐树就属于阴木的一种,将其制成锤状,敲打魂魄,七次为一轮,七轮为一周天。待至一周天结束,魂魄自然会归位。

    并且魂魄在接受敲打的过程中无时无刻不在经受着巨大的痛苦。一次比一次疼,一轮比一轮苦。

    所以这些程序走下来这魂魄最起码得废一半,若在恢复之后不好好调理下半辈子最起码是个残疾。

    这就是天道的一种惩罚吧,不管你的魂魄是如何出窍的,反正出去容易进来可就难了。当然,一些大能修炼的东西中就有魂魄出体的方法,这种方法是能够避开这种惩罚的。但是这种大能毕竟是少数,所以这种少数的情况也就不放在这里进行讨论了。

    另外再有的就是那些厉鬼附身的情况了,附身并不等于魂魄归位,这里说的情况是指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魂魄。像这种附身只是一种临时性质的,只是能一定程度上控制你的身体,而且这种控制的方法还跟控制自己身体不一样,这样的情况就好像跟玩游戏的时候控制游戏中的人物类似。

    说白了也就是一种控制傀儡的方法而已。

    扯得有点远了。

    咱们把话收回来看胡依依这边。胡依依这边连一轮都没有打完,谢家淼那边就翻白眼了。

    我想问一下,有人见过鬼魂翻白眼的吗?这一下我算是见识过了,之前的时候我还纳闷为什么非要用幻术迷惑住赵总呢,虽然说赵总看不见,但是母子连心这个事情谁说的准呢。

    前两下的时候还好一点,起码叫声还算是洪亮,这两下叫完之后声音就逐渐的小了下去。

    这让我想到了一道菜,这菜叫三吱儿。是南方地区的一种菜名。指把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配上调料一盘,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共三吱儿)。

    先说好啊,这种残忍的菜咱是没吃过。不过咱倒是听说过。就谢家淼现在的叫声就跟一只小耗子似得。

    榆木做的锤子紧贴着谢家淼的魂魄跟肉身,每敲一下就会有一部分被敲进去,直到所有的魂魄都敲进去的时候才算是完事,不过我看谢家淼现在的样子就剩下半口气了,等把所有的魂魄都敲进去的话谢家淼不会因为受不了就死了吧?

    后来胡依依听说我的想法之后着实嘲讽了我一番。魂魄的确是最脆弱的,但同时也是最有韧性的,虽然听起来矛盾很大,但是道理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这几锤子虽然看起来挺猛烈的,但是对魂魄根本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除了能让魂魄感受到无比的疼痛以外。

    “依依,你这么锤不会把他锤死了吧?”我有些担心的问。

    “死不了,喂,醒醒!”胡依依说着说着就推了推半死不活的谢家淼,别的不说,谢家淼现在的这个状态完全可以说是半死不活的。

    可是谢家淼完全没有要动的样子,看样子是昏死过去了,能让一个鬼魂昏死过去,这也是没谁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房间中突然出现了一滩水。原本我还没有在意,可是等到我发现的时候这滩水却逐渐凝结出一个人影来。

    雨女?

    差点忘了,谢家淼这哥们上辈子可是雨女的男朋友来着。这雨女遇到他之后可是算是尽心尽责了,一直保护了他这么长时间,只不过时机不对,因为那个时候谢家淼已经去了地府了。这的确是很尴尬的一点。

    这个时候既然雨女现身了那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正好你来了。”胡依依头都没有回就知道旁边出现了一个雨女。

    “谢谢你十四小姐。”雨女微微欠身。

    我的脸上倒是划过了几道尴尬的黑线,是我啊!是我把他从地府中带出来的呀。

    算了,这样的话还是别说了,要是在心里想的话这雨女也听不见,毕竟没有几个人会拥有胡依依那么变态的读心术。这下干脆连想的必要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胡依依倒是扭过头来玩味的看了我一眼。

    我就说了嘛,胡依依拥有一个极其变态的读心术技能。

    “别谢我,我也有自己的目的。这几下就给他拍晕了,你也知道的,要想让他的魂魄彻底归位,这几下痛楚他是必须得承受的,他晕过去了我也不方面让他醒来,你既然是雨女又是他上一辈子的女朋友,想让他清醒一些不是什么难事吧?”胡依依说道。

    雨女现在的面貌虽然依旧是一副水做的样子,但是哪怕不通过面貌我也能感受到她的迟疑。

    不知道经过多少的思想斗争,雨女终于是咬咬牙同意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咬没咬牙)。

    于是乎对谢家淼一系列的摧残就彻底开始了。

    雨女在凭空之间就捞出了几滴水来,虽然隔着很远但是我依旧能感受到这水中所透露出的寒意来。

    没错,这几滴水透露出来的寒意太过可怕了。

    就这么着几滴水就落在了谢家淼的头上。

    这水滴究竟拥有多大的魔力咱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水滴最起码的拥有让人一瞬间清醒过来的能力。

    “疼!”谢家淼刚清醒过来被胡依依一锤子又给干懵过去了。

    这一下不光是谢家淼懵了,我们剩下的三个人都懵了。

    “那个,又,锤懵了?”我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可能懵了。”胡依依说。

    “啥可能啊,他这就是懵了。”我连忙说着。

    “额,那还整不整?”胡依依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雨女说的。

    雨女迟疑了一下,随后特别坚决的说,“整!”

    我被雨女的这句话征服了,汉子!

    随后几滴冰凉的水珠又在雨女的手间凝聚了起来。

    几滴水珠落在了谢家淼的头上。

    他被一下子整清醒了。

    他清醒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握紧了我的手。“郁!啊!”

    得话没说完就又被锤懵了。

    我不得不为他默哀。

    就是这件事情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个阴影。

    拿着锤子的胡依依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恶魔。而且胡依依的法器就是一个锤子,可想而知他以后面对胡依依的时候心里是得有多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