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充满怨气的画
    “谁?”小黑子虽然在这里属于反派,但是他还是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在这个他以为绝对安全的地方。【】

    我实在忍受不了了,直接推开门走了出来,如果出门的时候没有被绊一下的话就显得更为帅气了。

    胡依依无奈的拍了一下脑门,也跟着我走了出来。

    “你们是谁?”小黑子用那尖锐的声音说道。

    “管得着么你?”胡依依说话果然比我还要冲。

    “对没错,管得着么你?”我附和着。

    原本打算自刎的苏白羽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是愣住了。

    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两个人出来。

    “又来了一个小贱货?”小黑子看到胡依依的时候忍不住的说,他伸出了舌头在嘴唇上不住的舔着。

    像胡依依这样的人她会忍得了这些么。

    直接一道粉光就打了过去。并且在这个时候胡依依气的脸都要绿了。

    “叫谁贱货呢你,贱货是你叫的么?”我忍不住大声喊道。

    可是喊完之后我才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太对。

    “哈哈哈!原来是两只野鸳鸯啊?我最喜欢在那只公鸳鸯面前,把那只母鸳鸯……哈哈哈。”这个叫小黑子的家伙是越来越膨胀了。

    我非得用难离把他的脑袋给砸下来。你大爷的!

    “两位还是快快离去吧。”苏白羽用很感激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人,但是听她这话好像我们两个人还弄不死这个家伙的一样。

    “你就在边上凉快吧。我要是宰不了他我就不信胡!”胡依依狠狠的说。

    小黑子在胡依依说话之前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当胡依依说话的时候他才好好的反应了一下。

    “你姓胡?”小黑子说。

    胡依依不愿意和他多废话,每一次出手都是杀招,好像不宰了面前这个人她就很不痛快的一样。

    “胡琴那个小贱货是什么你什么人?”小黑子躲闪的很灵活。

    “那是我姐!受死!”胡依依化拳为掌,在掌心甩出了无数的粉光,瞧这阵势这一下必定是一个大杀招啊。

    小黑子虽然语言轻浮,但是他也明白这一下必定不能硬抗,他一开始想要躲闪,但是这时候他才发现所有的退路都被那一道道的粉光封死了。

    粉光在这时候已经突进到这个家伙的脸上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黑子把背朝了过来。无数的粉光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打了过去。

    只听见像是金属的碰撞声一样,粉光在这个时候打到了他背后背着的那个物体上。

    胡依依眉头紧皱。

    “这宝贝果然不错。你和胡琴两个小贱货的招数差不多嘛,一想到你们两个姐妹花服侍我的样子我就忍不住要兴奋了!”小黑子从背后拿出了那个物体。

    这是,一幅画?

    “二位,他的实力不是你们可以对付的。现在跑还来得及!”苏白羽在这个时候又提醒道我们。

    “好心好意来救你你就好好的待着呗,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我无奈的说道。

    “二位!”苏白羽欲言又止的样子。

    “来来来,我今天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胡依依手中的粉光都快要凝结成实质了。一把锤子装的灯光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我手中紧握着的难离也在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这个叫小黑子的家伙太欠打了。

    “锤子?”小黑子说。

    “给我去死。”我狠狠的看着他,并且手中的难离也冲着他打了过去。

    胡依依一看我动手了,她也不能闲着。手中用粉光凝结出来的锤子也打了上去。

    小黑子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画,用那副画抵挡着我的难离。一手刀对抗着胡依依的粉锤。

    我和胡依依倒不是说有多默契,而是完全靠着一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状态在揍他。这种方法我感觉是最好用的。不论你有什么招式,直接打的你连招式都放不出来你还有什么用?

    在打斗的过程中我不禁感觉到了诧异。这难离在我的印象中是特别坚硬的,但是这个时候在面对这幅画的时候却感觉有些吃力。这倒不是说难离怎么样,可能是我不太熟练的缘故。

    胡依依那边倒是打得很舒服,一开一合这虚幻的锤子也被她舞的有模有样。

    在中间我找了个机会,在手心画了一道剑指符出来。难离身上涌现出了那种青芒来。

    有了青芒的支撑这几下攻击也显得厉害起来。由之前的均势变成了优势。

    我去他大爷的,这一下我跟胡依依的进攻也变得凌厉起来。

    在这时忽然产生了一种极其强大的怨念,这怨念扰得我心神不宁,差点被先给x5偷袭得手。

    这怨气是从那副画中传来的,而且只针对了我一个人。胡依依那边确实丝毫不受影响。

    也亏得这东西是针对我的,如果去针对胡依依的话我都不敢想象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小心这些怨气。”我提醒道。

    “嗯。”胡依依点了点头,可能是之前我那种分神的状态被她看在了眼里。

    “有两下子!”小黑子向后一跃避开了我们两个人的攻击。

    这家伙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怪物一样,想长得磕碜也就算了,而且这打斗的招式怎么看起来也是那么恶心呢?

    这个家伙上辈子究竟炸了多少敬老院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也别跟他废话了,直接给他干趴下拉倒了。”我觉得拖延下去一定会出现什么意外。

    这时候这个家伙的速度变得快了起来。他好像在一直吸食着那种怨气一样。这怨气的来源就是他身上背着的那副画,我跟胡依依的攻击被他一次次的躲开了。

    “他身上背着的事啥玩意儿?”我疑惑的问。

    我当然是在问苏白羽,这里知道这幅画究竟是什么东西的人除了小黑子以外就剩下了她。小黑子如果脑袋没被驴踢了的话肯定是不会告诉我们的。

    “是胡琴大人新得的一样宝贝。画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多余的我就不清楚了。”也不知道那小黑子究竟把苏白羽怎么了,这么长时间了她都没有从那种虚弱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把这幅画夺过来!”胡依依当机立断的说。

    我表示同意。

    这个小黑子就像个吸尘器一样,不停的吸着。

    这画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尽然能产生这么大的怨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