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打不死的小强
    “你把难离给我!”胡依依试了几下之后觉得那把由粉光构成的锤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用。【】

    “你会用吗?”我问。

    “你都会用我能不会?你找机会夺他手中的画。给我!”胡依依把手一伸。

    出于对胡依依的信任我把难离交给了她。

    没想到这难离交给她之后她打得更狠了,之前也说过,这难离端的是坚硬无比,再加上胡依依之前用的法器是锤子,所以她把这个黑尺完完全全当成是锤子在耍。

    每一次攻击都把我吓一跳。

    我这边尚且如此,更不用考虑作为当事人的小黑子了,他这个时候叫苦不迭。

    虽然有一句话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是小黑子的速度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而胡依依这边完全就是一力降十会了。这一尺子下去完完全全就是要人命的节奏了。

    “还敢不敢嘴贱了?”胡依依一边打一边狠狠的说。

    不知道小黑子是被吓到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他在这个时候一声不吭。一下一下抵抗着胡依依的进攻。

    我在这个时候却是考虑到了一个问题。这幅画好像就是一个永不断电的蓄电池一样,不论这个家伙消耗了多少那副画总是能给他补充回来,所以别看这个家伙现在是劣势但是胡依依的攻击完全对他造不成什么有效的伤害。

    “你叫苏白羽是吧?”我说。

    “嗯。”苏白羽也算是回答了我。

    “这个小黑子是个什么东西?怎么看起来这么猛呢?”我感慨道。

    “这个……”苏白羽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拘谨起来。

    可是她的这种拘谨是我不能理解的。

    “你说呀。”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她是胡琴大人的妹妹吗?”苏白羽说道。

    “是啊!”我挠了挠脑袋,想不明白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胡琴大人说过,她的家人都是她的敌人。所以……”苏白羽这个时候说道。

    我听到听到这里的时候脑袋却是嗡的一声。这他大爷都啥时候了还在乎这些东西?要不是我们两个人来救你,你这个时候估计都被那个叫小黑子的东西吸干了你知道么?

    我的心理活动在这个时候活动的很频繁。

    “先把这个东西给整死行不行?别这么蠢萌好么?”我忍不住说道。

    “蠢萌是什么?”苏白羽问。

    我的内心可以说是很崩溃的。

    “嗬!”胡依依的声音传来。

    我在这个时候却是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小黑子的脑袋被胡依依砸了个稀碎。脑浆流了一地,这一下差点没给我恶心坏了。

    不过心里也稍微放松了一下。这至少可以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家伙应该是死了,所以需要我空手夺白刃的这一环节应该是可以省略了。

    “你倒是再嘴贱一个我看看呀!”胡依依像是大仇得报了一般。用难离狠狠的戳着小黑子的尸体。

    “他没死!”苏白羽突然皱紧了眉头。

    “你说啥?脑袋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没死?”我吃惊的问。

    胡依依在这个时候也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来。

    还没等这边说什么呢,被胡依依打碎脑袋的小黑子已经挣扎了起来。

    此刻他身边的那副画中涌现出了一股凝结成实质的怨气来,并且进入了他的身体。

    他被打碎的脑袋开始复原了起来。

    “我靠!诈尸了!”我忍不住喊到。

    “你妹的,这样都不死啊!”胡依依也忍不住吐槽道。

    “你们能奈我何!”小黑子又嚣张跋扈的叫嚣了起来。

    “呸!能打碎你脑袋一次我就能打碎你脑袋第二次。”胡依依恶狠狠的说。

    并且在不经意之间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让我趁机把那副画整出来。

    相信胡依依在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了过来,这幅画如果一直在他身边他可能就会复活无数次。

    随即胡依依和小黑子又开始缠斗了起来。如果不是胡依依拥有很强大的压制力的话我是不可能这样做的。但是我也注意到了一点,胡依依虽然可以一直压制下去,但是胡依依每一次攻击的力度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降低。胡依依这边可没有这样可以一直补充的东西。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会被这个家伙给磨死的。

    不行,一定得想办法把那副画给抢过来。

    “小黑子是个啥玩意?”我再一次询问道。

    “他,他是一股怨气。他没有实质,所以之前的那种攻击不会令他丧命。只要有怨气他就可以一直复活。”苏白羽说道。

    “怨气?”我脑子瞬间就不够用了,这个家伙怎么可能是怨气?我刚才打到他身上的时候那股子感觉难道是假的?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不考虑那么多了,我在心里不断的想办法。我近不了这个家伙的身,这个画看起来就是他的命根子,我要是过去他不论如何都会阻挡我的。

    其实在刚才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夺过这幅画的办法。

    我回想起了古书上的记载,在古书上曾经记载过这样的一种符咒。名字已经不可考了,只是记载了这种符咒的画法与用法。

    这种符咒不同于一般的符咒,一般的符咒只有一张,但是这种符咒一共有两张。分阴符和阳符。

    阳符为自己掌握,阴符贴在另一个物体上。发动符咒,就可以将两种物体交换过来。

    据说这种符咒的创造者是一个很喜欢赌博的道士整出来的。

    到底这个东西是谁发明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所以这符咒我就可以画出来。但是具体要怎样才能贴在那副画上呢?

    “苏白羽,你有啥办法可以把这张符咒固定在那张画上不?”我只是试探的问了一下。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事,我试探性的这一句竟然得到了她肯定的回复。

    “我有办法。只是我不能保证一定可行。”苏白羽说,这时候的我可以说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符咒并不难,只是很巧妙,虽然花了点时间,但是这符咒还是被我画了出来。

    “你要怎么做?”我问。

    苏白羽看了看自己的那把剑。随后开口说道。

    “我可以用剑刺上去!”她说。

    飞剑?

    我在心里想了一下,随后把阴符递给了她。

    她虽然很虚弱,但是这个动作似乎并不能难住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