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飞剑
    符咒就挂在剑上,而那边胡依依和小黑子打得如火如荼的。

    “你有把握么?”

    “要是他不注意的话,可以!”苏白羽说道。

    “好吧,我就把这个东西交给你了。”我对着苏白羽说。

    阳符被我贴在了一块小石头上,我现在只能祈祷苏白羽能够一击即中。

    “再用点力!看看你能不能杀死我!哈哈哈哈哈!”小黑子极其膨胀的叫喊着。

    我看着这个家伙感觉他除了很变态以外脑子还有点不好使。

    “我力气多得是,看你能抗几下。”胡依依狠狠的说着。随后难离被她甩得更厉害了。

    这一次小黑子依旧处在一种特别膨胀的状态中,再一次被难离砸碎了脑袋。

    反正他可以无限复活所以他啥都不怕。

    就是这个机会!

    “扔吧!”我对苏白羽说道。

    “好!”

    苏白羽也不废话一把飞剑就直勾勾的甩了出去,我一开始以为苏白羽扔的这把飞剑是类似于投掷那样的。但是我看到的时候才发现,这剑好像还受苏白羽控制似得。这整个就一个精确导弹啊。

    本来我们相邻的就不是很远。这飞剑可以说是转瞬即到。飞剑准确无误的刺到了那副画上,一开始我还激动了一下,可是这画像是钢铁浇筑的一样,又或者说是这上头的怨气实在是太重了,竟然可以将这实体的剑弹了开来。

    不过好在我的符咒还是贴了上去。

    “别白费力气了,瞧你的小脸,还挺漂亮的嘛。我给你留个全尸怎么样?哈哈哈!”小黑子嘲讽到,胡依依这边脸都快要气绿了。

    我也不愿意跟他多废话,直接讲符咒发动。我手上瞬间多出了一幅画,正是原本他手上的哪个。

    而他的手上紧握着的却变成了那块石头。

    “依依我把画夺过来了,揍他丫的!”我冲着胡依依大喊道。

    胡依依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看到我手上拿着的画以后顿时心里有了底气。那个嚣张的小黑子没了这幅画应该就不能无限复活了吧?

    胡依依脸上一片怒意。本来十分嚣张小黑子瞬间就意识到了这个情况。

    “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胡依依手持难离,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冲了上去。虽然这个描述不符合一个女生的模样,但是胡依依在这个时候就是这么干的,十分的生猛。

    “等等!”小黑子大声的喊着。

    “等你个锤子!”胡依依大声说道。

    随后一阵不解释的乱锤。

    这个时候胡依依哪里还会跟他讲这么多的道理,这个时候胡依依早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了。

    “来来来,你再给我复活一个我看看?”胡依依大声质问道,这个时候胡依依已经把这个家伙的脑袋再一次锤爆了。

    你还别说,这个家伙还真的能爬起来,只是速度跟质量不像之前那么强烈了。

    之前有这幅画的加持,所以这个家伙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复活过来的。

    这时候我感觉到一阵恶心,并且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恐惧感出现了。我的目光一瞬间就看向了这幅画。

    这是怨气吗?

    这股怨气我有些抵抗不住啊,不仅仅是这种感觉,而且还有让我理解不了的恐惧。

    我一下子把这幅画扔到了地上。

    说来也怪,这画被我扔在地上之后那种感觉在一瞬间就消失了。我不禁改变了对这幅画的看法,这画太恐怖了吧?

    “饶命!饶命!”小黑子也只是在嘴上厉害。真正跟胡依依打的话他这点本事完全不够看的。

    他也就是在一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可以无限复活,想要把我们耗死在这里。可是这幅画一丢他就像泄了气皮球一样。

    “呦,现在知道求饶了?刚才干什么去了?来,再给我表演一个复活!”胡依依话音刚落,就把小黑子的脑袋又锤爆了。

    我看的一阵心惊。

    好在难离身上并没有沾染到小黑子的脑浆,不然我非得恶心坏了不可。

    “又起来了?再表演一下。”胡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看胡依依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个家伙在一开始的时候给了胡依依多大的刺激。

    “饶命啊!”小黑子虚弱的说着。

    苏白羽在刚开始的时候说过,这个小黑子本身就是一团怨气,所以他在这个时候才有这种表现。但是随着胡依依一次次的锤爆他的脑袋,所以他在这个时候的恢复速度也变得越来越缓慢了。

    我估摸着照着这个样子下去过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被胡依依彻底的打散。

    “你是胡琴手下的人吗?”我忍不住问苏白羽。

    “我是胡琴大人的手下。”苏白羽点了点头。

    我在这个时候却是犯起了难。这该怎么处理?和胡依依来到这里的时候就阴差阳错的卷入这个事件了,我突然感觉到一丝命运的味道,那个快递小哥为什么会给胡依依两张欢乐谷的门票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里头一定有东西,可是我现在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只能等回去再好好想想吧。

    那边胡依依已经将小黑子蹂躏得不能说话了。这个叫小黑子的家伙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但是这个时候一看,他也就是一个只会嘴上逞强的家伙啊?

    “差不多就得了,给他一个痛快吧。”我有些看不下去了。

    或许是小黑子一次次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强精神打动了我。

    “我也想给他一个痛快,可是给不了呀,想要打死他只能这样了呀。”胡依依也很无奈。

    “那个啥,你能不能不反抗了,老实去死吧。这样折腾也救不了你啊。”我忍不住说。

    我没有听到这个家伙说话,只是我看到了他的那种怨毒的眼神。

    这下子给我吓了一跳,他怎么还瞪我呢?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胡依依再一次把他锤爆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倒地的小黑子没有再起来。而是化为了一股肉眼可见的怨气,好像再朝着一个方向飘散过去。

    “这家伙是死了吗?”我无奈的说着。

    “不对劲!”胡依依面色突然凝重了起来。

    虽然这顾怨气消散的看不到了,但是在这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以及恐惧感。这好像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怨气一般。

    “卧槽!这是什么东西?”我惊讶的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