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俘虏
    “不清楚。”胡依依也感受到了。

    在接触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才感受到了许多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东西。

    就比如这些怨气。

    但是刚才出现的那种极其强大怨气似乎只有一瞬间,这一瞬间结束了之后这种怨气似乎就消失不见了。这让我感觉到很诧异。如果不是刚才的那种感觉十分强烈的话,我甚至都以为这个东西是我的幻觉呢。

    “刚才那个怨气也太他大爷的强悍了吧?”我特别无奈的说。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心中那种恐惧感还是没有散去。

    什么鬼东西这是?我已经完全的紧张起来。胡依依也是手持着难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东西出现的一样。

    就这样的姿势我们不知道保持了多长时间。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东西出现的一样。

    “没什么东西吗?”我疑惑的问着。

    “好像是。”胡依依说。

    这个时候一股冷风吹过。让我心理突然有了一丝寒意。

    “这样的怨气你以前见过吗?”我问着。

    胡依依咽了一口唾沫,“没有见过。先走吧,先回去再说。”

    刚才那副画上的怨气虽然很重,但是跟刚才那一瞬间出现的怨气根本没法比。

    “等等,这个人怎么办?”我询问道。

    这时候的苏白羽似乎被刚才出现的那些怨气震慑到了心神。看起来有些不太稳定。

    胡依依眉头一皱。

    随后一个粉色的小圆点出现在了苏白羽身上。

    “你这是?”

    “幻术。这样她听不到我们谈话的。”胡依依说。

    我点了点头。

    “刚才出现的那么重的怨气是什么情况?”我心有余悸的说。

    “这个事情我一定得跟老头子说一下。过一段时间应该就有结论了。”胡依依思考了一下。

    “你以前见过这种东西吗?我是说小黑子这样的。靠怨气来生存的东西。”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像小黑子这样的东西还是人吗?或者说干脆就是一团怨气?

    说实话我有些懵。

    怨气这种东西不像是阴气或者说煞气那样能直接的感受到。怨气更像是一种玄幻的东西。

    阴气和煞气更像是一种能量体,怨气说白了是一种情绪。我也知道不是没有见到过类似的生物。就好比雨女,雨女就是由水构成的。但是这水至少还是可以看到的东西,而这怨气又算是什么东西呢?

    我不理解我等胡依依给我解释。

    “怨气是一种情绪,万物皆有怨。但是正常情况下怨气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释放出去,就好比你生气了,但过一会气消了这也算是一种释放。而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怨气就会被积攒起来。能够成为鬼王的话它们身上的怨气也会积攒很多的。但是能够储存到刚才那副画上的那种怨气的程度已经算是很稀有的了。刚才天空中出现的那股怨气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那样的存在不是我们能对付了的。”胡依依谨慎的说着。

    并且刚才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小黑子消散出来的那些怨气好像融入进去了。

    就在刚才出现的那股怨气中。

    “依依,你有没有发现?小黑子的怨气似乎是融入到了刚才出现的那股怨气中了?”我问。

    胡依依点了点头。

    “好像感觉到了。”胡依依说着。

    “有没有可能这里出现了一个能够一直吸食别人怨气的东西呢?就好像小黑子那样的。可能我表达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你能明白吧?”我努力的组织着语言。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基本上不可能。”胡依依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为什么?”我感觉到了诧异。我感觉我自己推理的基本上没有什么毛病啊。

    “因为像那样的存在似乎已经超越了命运。而据我所知,命运已经是最强的存在了。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东西呢?如果他就是命运的话也不太可能,因为命运身上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怨气的。”胡依依说着。

    “不是,你见过命运吗?”我问。

    “没有啊。”胡依依回答的很自然。

    “那你怎么知道刚才出现的那些怨气要比命运厉害呢?”

    “你怎么这么笨啊?我没有见过难道还不会自己比较一下吗?这么说行了吧?刚才出现的那种怨气强度之前要比老头子厉害。”胡依依回答的很冷静。但是我却感觉到了一种紧张。

    “这样都行?”我说。

    “对啊。算了,不说这些了,先把这个东西汇报给老头子再说。”胡依依说。

    “好吧。那我们就这样走了?”

    “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胡依依说。

    “这画,还有这个人。”我指了指藏在一边的苏白羽。

    这时候我看到了一直在哭泣的苏白羽,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原来之前胡依依一直没有骗我啊。每个人看到的幻境都是不一样的。难不成我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那些东西真的是我心里想的吗?

    “画拿着。人,也带着。”胡依依说。

    “你说的到轻巧。这画上头的怨气太浓了,我一个人拿不住啊。”我有心里阴影了。虽然在这画上的怨气并不是那么强烈,但是经历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之后我对怨气这种东西产生了一种惧怕的情绪,我是万万都不想接触这些东西了。

    “等着。”胡依依说完就在那副画上头覆盖了一层粉色的光圈。这光圈可以被我用手直接接触。说来也怪,我拿起之后那种恐惧的情况真的消失了。

    “我怎么感觉这么像包装袋呢?”我说。

    “可不是就是包装袋么。一个隔膜而已,你不会的东西怎么还是这么多。等回去之后我再教你更多的东西吧。”胡依依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好了,这幅画暂时就由我保管了,只至于一路上我都没有看看这幅画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胡依依的手在苏白羽的头上微微一收。之前的那个小粉点就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苏白羽就从那种状态中解放了出来。也就是说她离开了幻境。

    可是我却思考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之前胡依依给我整那些幻境的时候我却没有看见那些小粉点呢?

    “喂喂喂,醒醒!”胡依依走过去推了推苏白羽。

    苏白羽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你已经被我俘虏了知道不?”胡依依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