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强行分析
    苏白羽抬起头来看她的那一眼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种叫做无奈的东西。【】

    胡依依这转变也太快了吧?

    虽然我知道胡依依和胡琴的关系,但是胡依依的转变速度还是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依依啊,你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她本来就是俘虏啊。喂,你有这个觉悟吧?”胡依依没有理我直接对话着苏白羽。

    苏白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您将我救下,要拿我当俘虏我也无话可说。但是如果您想用我和胡琴大人谈什么条件的话我一定会自尽。”苏白羽说道。

    胡依依摸了一下脑门,看样子她对苏白羽的态度也感觉到了头疼,一开始我还以为胡依依这样做纯粹是为了好玩,但是按照现在这个情况看来看,胡依依纯属闲的蛋疼。

    胡依依拿着难离将周围的结界打破了。红色的晶壁已经尽数退去。整个空间出现了一阵摇晃。

    在这个时候结界已经消失,我们又一次来到了那个欢乐谷。欢乐谷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一点可能要归功给苏白羽。如果不是她在一开始的时候把结界设立出来的话按照刚才胡依依跟小黑子打斗时整出来的那些动静,把这里拆了也是有可能的。

    以前我也想过,为什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的存在,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这并不是说它们有多仁慈。而是他们的存在必须建立在人类存在的基础上。如果漫无目的的伤害人类的话它们又该怎样存在下去呢?

    据我所知的一切来推测。这些野仙包括一些特殊的鬼魂,想要获得更多的寿命的话只能通过不断的积攒功德。但是想要获得功德的话就得有人类的存在才行。

    如果没有人了,你去那里刷功德呢?人天生就拥有灵智,所以他的**也就越多。这些**也是刷功德的方式之一。当然这些**也不是说非得是什么邪恶的**。就拿下面这个情况来说吧。

    在以前许多野仙会不求回报的帮一些穷苦人看病,或者保平安什么的。它们并不是不求回报,而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获取功德而已。

    在地府中,虽说有六道轮回,但是其中最关键的部分仍旧是人类。野仙最终想要获取功德还是要通过地府这一关的。而地府也不是至高无上的,在它上头还有一个叫做天道的东西存在着。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天道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

    综上所述,这就成为了野仙们保护人类的理由。久而久之在发生一些必要的战斗时就出现了结界这种东西,所以打斗时要设立结界就变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无缘无故伤害到了不相干的人功德也会被扣除。

    在这里我不得不刻意说一下了。野仙虽然可以通过获取功德这样的方法达到永恒的生命。但是如果在战斗中死去的话,那就是真正的死去了,连魂魄都不会留存下来。

    这也是一个弊端所在。

    我说的这些只是绝大多数。但是还有一部分不是这样做的。它们发现虽然攒功德可是获得长生,但是这种方法太费劲了,可能做了很长时间也不能将功德涨多少。而且它们发现把人的魂魄吃掉也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所以从这个时候开始两派之间的矛盾也就诞生了。

    一边想要竭泽而渔,通过吃人类的魂魄来达到它们的目的。另一派,也就是通过攒功德的这一派则觉得这种方法不可行。所以两派的战斗也是很常见的。

    你想啊,如果这魂魄都被你们吃掉了,那我们还怎么去攒功德?这不是跟扯犊子一样吗?所以正义的一派就处处干扰着这些人。魂魄的数量处在一个相对固定的状态。你吃一个那么就会少一个。虽说可以通过轮回的方式来增加人类的数量,但是别忘了,魂魄的数量是固定的。你这边加一个那边可就得少一个啊。

    而且不光是正义的这一派战斗的时候使用结界,就连另一派,在战斗的时候同样也会使用结界。对于它们来说,每一个魂魄都相当于寿命啊。所以不能浪费。

    而今天见到的这个小黑子就让我有些不理解了。他到底是属于那一方的呢?似乎那边都不是,而且他这种身体就是由怨气构成的情况不光是我不知道,就连胡依依也没见过。(之前我说的雨女不包括在此列)

    在战斗中使用结界的人除了这些野仙们也就没有别人了。人类在战斗的时候可不考虑什么结界不结界的。所以才会有许多道长的故事流传下来。

    而鬼魂就更扯淡了,一般的鬼魂也没有这个脑子啊。如果说是鬼王那种存在的话虽然有脑子,但是数量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想要碰到的话会很不容易。

    基本上在阳间出现的情况就是这么多了。最多再出现一些鬼差什么的。我没见过鬼差拘魂,所以这个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你打算怎么把她带回去?”我忍不住问了一下。

    因为我们身处的地方就是游乐场,这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人的。总不能用绳子给人家绑过去吧?

    “不需要用绳子啦。”胡依依说。

    “那你怎么带?”我明白过来了。胡依依又用读心术了这是。

    苏白羽在一边却是一副任人宰割的心理状态。

    她为什么就不能狡猾一下呢?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反正站在我的这个角度来说,我是想不明白的。

    “幻术喽。”胡依依一点,那个小粉点又出现了。

    紧接着苏白羽又进入到了之前那种状态中。

    “你给人家解开幻术就是为了跟人家说一句话?”我吃惊的问道。

    “嗯啊,俘虏也是人,你得尊重一下俘虏的意见好不好?”胡依依振振有词。

    我算是被她打败了。

    要俘虏人家还得征求一下人家的意见。这样做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而且似乎还有点好笑。普天之下,哪里有询问俘虏意见的人。

    你询问是询问了,但是人家有的选择吗?

    在回去的路上胡依依倒是大方了一把。直接打车回去的。就在我好奇的时候胡依依却给我解释了为什么打车的原因。

    “这花的是你的钱啊。就你那二十万。”当胡依依这么说话的时候我仿佛感觉世界都欺骗了我。

    他大爷的,说好的替我保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