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严刑逼供
    在黑暗的环境中有一盏昏黄的灯。阴冷潮湿,虫蚁横行仿佛是这里的代名词。

    烧红的烙铁,在一旁迸发着火花。染着血迹的皮鞭,奄奄一息的犯人在一旁发出了病态的呻吟声。

    这就是我们逼问苏白羽时的情景。

    扯淡呢!

    并没有,虽然胡依依看起来比较凶残,但是审问的这一个环节可没有那么恐怖。反而被胡依依整出了一种搞笑的气氛来,古往今来在这种环境之下审问犯人的(俘虏),除了胡依依之外我恐怕是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我们在一个小时之前就赶回了胡依依家里,她把让我拨通刘雅馨的电话,并且通知一下小六子和乔江北。这个时候了,他们两个人也应该清醒了过来。

    我草草的通知了一声。

    “我让你买的东西你买了没?”胡依依询问道我。

    “我买了呀。”我回答道。

    “嗯,装扮起来。”胡依依说。

    这时候我从胡依依这里感觉到了一种虎头蛇尾的意思。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们终于是按照胡依依的意思将这里装扮了一番。

    “依依,咱们这样整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太正式?”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很正式,审问就得有一个审问的样子。”胡依依义正言辞的说着,这个时候我竟然想不出一个理由来反驳她。

    整个装扮过程中苏白羽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目光呆滞的盯着我们。

    “她这是怎么了?”我问。

    “还在幻境中呢呗。”胡依依擦了一下头上的汗。

    胡依依住的地方还是很暖和的,经过这么一番忙活之后感觉到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个时候整个审问的地方也算是构建出来了。我们的身后用红笔写着几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而我们构建的审问地点不是什么阴暗无比的地下室。而是在胡依依家中的客厅里。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搭建,我感觉别的事情不能保证,但是客厅中搭建出来的这个小型审问室应该是可以拿出去直接拍电影的。

    “咖啡!”胡依依伸手对我说道。

    “给!老大!”我说道。

    “犯人的呢?”胡依依白了我一眼。

    我连忙把咖啡放到了苏白羽的座位前。

    “哎?犯人呢?”胡依依的这一个问题差点没给我问哭。

    “那个啥,她好像还被你困在幻境中呢。”我无奈的说着。

    “哎呦,忘了。还不赶快把她弄进来?”胡依依说。

    我正打算把苏白羽整进来呢,但是这个时候我却被胡依依叫住了。

    “等等,我还是自己来吧。”胡依依可能看到了我想要去抱苏白羽了。

    “来了来了。准备开始了啊。记录员做好准备。”胡依依说。

    我知道胡依依说的记录员就是我。我只能拿着个小本,配合胡依依完成一波角色扮演。

    胡依依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

    这个时候苏白羽从那种幻境中清醒了过来。当苏白羽看到了我们整出来的这个小型审问室的时候却是呆住了。

    我特别能理解。

    “那个犯人不要紧张,我们来进行一下审问。好好配合。”胡依依清了清嗓子之后说道。

    胡依依在一开始的时候还好,毕竟没有说什么过激的容易刺激到苏白羽的话,但是这个时候胡依依谈到了审问二字。

    苏白羽不禁紧张了起来。并且露出了一丝怯懦的情绪来。

    胡依依肯定感觉到了。

    “咳咳,你看啊。我身后写着这几个大字。我希望你能够认真的看一下。跟我念,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胡依依往身后一指。

    一开始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苏白羽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种抗拒的情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她的这种情绪竟然散去了,并且十分配合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苏白羽一字一句的说。

    “嗯,很好。这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记录员,你要负责把我们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明白了吗?”胡依依说道。

    我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并且拿出了我的十成功力。不得不说记录他们说的每一个字着实是有些困难。但是胡依依非要这么做,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感觉记录他们说话要比在以前上学的时候在课上记笔记难多了。

    “姓名!”胡依依问。

    “苏,苏白羽!”苏白羽叹了口气。虽然我不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通过她的这一动作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她对于这样的审问也感觉到了不自在。但是偏偏胡依依又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你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陪我们调查。我们是很讲人权的。”胡依依一边说还一边用眼神瞅了一下我。

    我连忙表示同意。

    可能是因为口渴的缘故,所以苏白羽拿起了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

    “你和胡琴是什么关系?你是她的手下吗!”胡依依问道。

    苏白羽在一开始的时候还做出了一副疑惑的模样,但是想了想之后她终于是把头点了点。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胡依依的脸色在这个时候明显的变了变。后来我才知道,胡依依在这个时候变脸色完全是因为她没有手下的缘故。她的哥哥姐姐们几乎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有他们的下属势力,就连叛逃出去的胡琴都有,但是胡依依却是一个都没有。所以每当她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就很不开心。

    “那个,咳。下一个问题,胡琴现在在哪里?”胡依依直截了当的问。

    “不知道。”苏白羽回答的倒是很干脆。但是她这个回答的状态就算是简单的看一眼都知道她在说谎。她说的谎也太拙劣了。

    “苏白羽,要清楚,我们身后写着的这些话可不只是说说而已。”胡依依面色发冷。

    而苏白羽却是很光棍的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打算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就这样僵持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可能胡依依也考虑明白了。年前的这个人不论胡依依再怎么问她都是不会说的。所以胡依依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你要好好配合。不然对我们双方都不好,我直接说下一个问题吧。这幅画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胡依依直接把那副画拿了出来。我一时之间来了精神,这画我也想知道究竟是干什么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