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画中的内容
    “那妹妹想怎么做?”胡琴说道。这时候我发现胡琴说话有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似乎她预料到胡依依一定会把人带走的。

    “反正你就得把我的锤子还给我。”胡依依今天好像就认准了自己的锤子。在一开始的时候胡依依虽说和胡琴站在了对立面,但是两个人毕竟是姐妹,而胡依依又是在他们兄弟姐妹们中最小的一个,所以胡依依在面对她的时候会不知不觉中透露出一种小孩子的脾气来。

    “又耍性子。姐姐可没少疼你。老头子虽然对你很好,但是为什么许多事情都不告诉你呢?不管是什么事情,告诉你一声总没错吧?”胡琴很自然的说着,但是这些话落到胡依依的耳朵里就变味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感觉胡依依像是后娘养的一样?

    “这事我自然会问明白。苏白羽是你什么人?你身边怎么会有那么多小黑子那样的人?难道老头子在以前说的都是真的?”胡依依说道。

    “苏白羽么,你忘了你小的时候姐姐带你上山去抓鸟儿的事情了?至于黑魔跟老头子嘛,我就不说了,你会明白的。”胡琴说道。

    “苏白羽是一只,鸟?”我问。

    “我们还是狐狸呢。”胡琴说。

    我再一次闭上了嘴。

    这时候胡琴一步步的走向了在审讯室中苏白羽。在胡琴出现在审讯室中的时候苏白羽眼神中突然放出了光彩。

    “胡琴大人!”

    “嘘,我妹妹还没考虑好呢。我带你回家。”胡琴很温柔的说着。

    我在听到胡琴这么说话的时候心中不禁一凛。胡琴和苏白羽总不会是一对百合吧?

    “苏白羽和锤子我都可以让你带走,但是一些东西我要问清楚你。从小到大老头子总会有一些事情瞒着我,我知道你是清楚的。”胡依依深吸了一口气。

    “恐怕不行呢,姐姐我可没有这么长时间跟你说这些事情了。黑魔的事情让我很生气,所以我得回去处理一下。”胡琴对着胡依依眨了眨眼睛。

    “黑魔?它不是死了吗?”

    “可以说死了,也可以说没死。所以我要回去问一问他们,我想看看我的刀还好使不好使。”胡琴说道。

    我愣了愣,并且在脑海中出现了小黑子死后天空中出现的那种贼恐怖的怨气。

    “你背后的那些人么?”胡依依问道。

    “相互利用罢了。”胡琴温柔的**了一下苏白羽的头发。

    “你为什么要离开家里?”胡依依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头。

    “我们这是第几次谈论这个问题了?不光是我,还有大哥,七妹,他们都知道了一些事情,只是这些事情不能说,我只是用的的方法来办事儿而已。妹妹我们要走了,相信我很快了,你很快就明白了。”胡琴拉起了在座位上的苏白羽。

    “大哥和七姐知道吗?还是说他们也不能说?”胡依依问道。

    “大哥和七姐我不确定他们知道多少。你可以问问。这次见面还不错,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不要对姐姐动手了哦。”胡琴柔情万种的说着。

    “你就这么走了?”胡依依说话的时候她握紧了双手。

    “哎呀,姐姐逗逗你都不行了?给你的锤子。”胡琴说完之后在往墙边放了一个东西。我定睛一看这可不就是胡依依的锤子吗?

    “这幅画是什么?”胡依依拿出了之前的那副画。

    “画里藏着东西,本来这个东西是要交给他们的,但是发生了黑魔的事情。所以这画我也就不要了,留给妹妹练手吧。”胡琴笑了笑。

    “练手是什么意思?”胡依依有点懵,而且说实话我也挺懵的。

    “姐姐真的要走了,不和你说了。”胡琴的和苏白羽的身影逐渐的消散了。

    胡依依一直保持着沉默,这时墙边靠着的锤子也渐渐消散了,可能是被胡依依收了起来。

    “小六子他们过来了吗?”胡依依说。

    “还没有。”

    “这幅画的怨气好像消失了,你有没有感觉到?”胡依依问我。

    “好像是有点。难不成你二姐刚才看了几眼,给这个东西开光了?”我问。

    “什么开光啊。这画得想办法保管好了,里面说不定真有什么东西呢。叫小六子做个结界把这画保存起来。”胡依依跟我说道。

    “我怎么感觉小六子那么像收藏家呢?”我问。

    胡依依坐在沙发上。拿起了一边的毯子随手盖在了自己的身上。神情略显严肃。

    “他不是收藏夹,他就是一个收破烂的。”胡依依说。

    “这画上的怨气既然已经消除了。那咱们要不要打开这幅画看看?”我问道。

    “好啊。”胡依依往半空中一指,之前包在那副画身边的粉色光点就如同一张巧手一般,将整幅画缓慢的展开了。

    整张画显示出了一种古朴的感觉来,泛黄的画纸似乎在向人们展示着他那种古朴的历史。

    “这画的什么?”我呆呆的看着。

    “好像是个女的吧?而且是在化妆。只是我感觉少了点什么东西。”胡依依对我说道。

    “好像少了张脸吧?”我无奈的说道。

    画中的那个女子虽然看起来身材不错,但是正常人看人第一眼哪里会关注身材?当然是要先看脸了啊,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是我不明白这画的内容是什么。

    “嗯,这女的好像还真的没有脸,而且她还在化妆呢。”胡依依说。

    这幅画毕竟是古画。要知道我们古代的画可不是西方的那种油画。中国的古画着重点在于写意,西方的油画重点在写实。所以一些画我是欣赏不了的。

    “你看出什么东西来了吗?”我问。

    “没有啊,就是一张画。而且看起来这画好像很有年头啊。”胡依依说。

    “怎么?这画挺值钱吗?”我惊喜的问。

    “值钱值钱,你的脑子里怎么尽想这些东西。没听胡琴说吗?画里面有东西。”胡依依说。

    “这时候了你还叫人家胡琴吗?”我无奈的说。

    “哼!不叫她二姐。”

    “这画里面会有什么呢?不会在里面也藏着像小黑子那样的东西吧?”我开口说道。

    “很有可能。”胡依依点了点头。

    “我还寻思着这画能卖点钱呢。”我无奈的说着。

    “给你。”胡依依瞅了我一眼,并且把难离交给了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