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突如其来的排练
    随后小六子和乔江北两个人赶了过来。他们的精神状态还不错,看起来并没有受胡琴的影响。

    “小六子,你开立一个结界将这幅画放进去,妥善保管,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在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调查出来之前就先这样吧。”胡依依对着小六子一顿解释。

    小六子答应了下来。随后胡依依又和乔江北交谈了一会,说的竟是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们才散去。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跟胡依依住在一起,只是她睡卧室我睡客厅。她还说让我半夜注意点,有小偷出现的话她会害怕。

    害怕个锤子,小偷不被你吓死就算是他命大了。在白天的时候我就去陈叔哪里上班,毕竟人家工资照发,而且最关键的是清闲。

    现在这年头上哪里找一个这么清闲的工作去?我萌生了在此当长期工的想法。

    陈叔在这几天中倒是没有安排我去上夜班。也不知道王富贵和那名红衣女鬼怎么样了。

    所以一下班我就回到胡依依的家里,虽说点外卖是轻松不累,但是也不能总吃外卖不是?还好以前在赵愿哪里学到了一些厨艺。这几天的饭菜基本上都是我来做的。胡依依一开始还闹意见,可是尝到我的手艺之后也就不说什么了。

    这样也算是过了几天安生日子,我跟家里面说我这边的工作还不错,等到过年的时候再回家,可当我再看到日历的时候才发现,竟然都快要元旦了。

    “今天打算烧什么菜呀?”胡依依倚着我的肩膀问。

    “还不是得看你?你是老大,你说烧什么就烧什么,我哪里敢有二话啊?”我耍贱的说道。

    “我想吃人肉,你给不给我烧呀?”胡依依露出了两颗虎牙,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来吧,你直接吃我就好了。”我做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来。

    “哼,你快臭死了。我可不想吃这种脏兮兮的肉。”胡依依掩住了鼻子,做出了一副嫌弃的样子。

    “嫌弃你就别吃了呗。”

    “算了算了,你随便做。钱可没多少了,我得精打细算。”胡依依说道。

    “啥玩意?钱没多少了?那二十万都哪儿去了?”我一下子就没有做菜的心情了。

    “哎呦,瞧把你紧张的,少不了你的。”胡依依笑着说。

    “起开点,把肉给我。”我对胡依依说。

    胡依依这家说的想吃人,但是这猪肉不还是吃的挺香的?尤其是红烧肉,这几天尽喂她吃红烧肉了。

    “给你给你。记得把土豆整得烂点。”胡依依白了我一眼。

    “遵命。”我淡淡的说。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电话竟然是个陌生的号码。

    我接了起来。

    “李郁你丫的干什么呢?”那头竟然是杜峰的声音。

    我愣了愣。

    “你换号码了?”我吃惊的说道。

    “换了,你这几天不来排练也就算了,怎么还挂我电话呢?”杜峰在电话那头狠狠的说。

    “大哥,咱能不能别乱冤枉人?我什么时候挂你电话了?”我楞楞说。

    “少忽悠我。我也不管了,明天你务必得过来一趟,还有几天就要演出了,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我也不多说了,就来学校。”杜峰这家伙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

    我的脑子变成了浆糊。

    我啥时候挂过这家伙的电话了?

    而且当他说排练的时候我倒是想起来了,那个风华绝代就是杜峰写出来的。我靠,台词还没背呢。

    “依依!你过来!”我喊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红烧肉出来了吗?”胡依依一边吃着甜筒一边说道。

    这个家伙在冬天还吃甜筒。

    “没有,杜峰说的排练你知道吗?”我问。

    胡依依在刚过来的时候还是一副笑着的样子,但随着我这句话说完,胡依依的笑容渐渐的凝固了。

    “额好像有这回事。”胡依依说道。

    “我台词好像忘了背了。”

    “哦,我背下来了。”胡依依说。

    “那你不提醒我一下?”我楞楞的说。

    “我以为你知道,红烧肉出来了记得叫我。”胡依依灿灿的离开了。

    “站住。”

    “啊?”胡依依转过了头。

    “有啥办法没?我可不敢晃杜峰的点。”我无奈的说。

    这几天别说背词了,甚至连谢家淼那边的事情我都没有去管。

    “办法当然是有啊。”胡依依说。

    “啥办法?”我依稀的记得在胡依依这里好像有一个可以让人在短时间之内记住东西的办法。但是具体是什么我有些忘记了。

    “那个,咳咳。那本古书你是怎么背下来的?”胡依依说。

    “把我的魂魄扯出来么?”我楞楞的说。

    “嗯。”胡依依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甜筒。

    “额,等我给你做完红烧肉的吧。对了,杜峰给我打过来的电话是不是你挂断的?”我说。

    “我之前玩你手机的时候,看着那电话是没有备注的,所以我就挂断了嘛。”胡依依刚才一定听到了我跟杜峰的谈话。

    “少狡辩。你那三分钟热度是不是过去了?”我问道。

    “没有啦。明天去排练不就可以吗?最近天气太冷了,出去的话会冻着我的。”胡依依用最扯淡的借口敷衍着我。

    “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我一看连红烧肉都不想做了。明明手上拿着个甜筒还跟我说怕外面冻着她。

    “我手上拿着什么了?”胡依依动作很快,一口将剩下的甜筒吞了进去。并且含糊不清的回答着我。

    “算你狠,算你狠。”我用手指了指她。

    “啦啦啦啦!”胡依依欢快的离开了,谁知道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干什么呢。

    我只好一个人在厨房把红烧肉做完了。

    并且伺候着胡依依把那些红烧肉全部吃光了。说明一下,我可没吃多少,大部分都被胡依依吃了去。

    吃罢饭后胡依依把我的魂魄从身体中扯了出来。没多长时间我就把那些台词背下来了,我不禁感叹,这种办法也太草率了一些。要是当初高考的时候我会这一招,估计我就去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清华大学)了。

    “吃的好饱啊!”胡依依躺在了沙发上。霸占了我睡觉的地方。

    “你占了我的地方我去哪儿睡啊?”折腾完这一切之后时间也挺晚的了。刚刚杜峰把时间地点发给了我,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