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严厉的杜峰
    “我躺一会儿都不行吗?”胡依依懒洋洋的躺在了沙发上,动都不愿意动的。

    “那我今天晚上是不是就可以睡房间了?”我不怀好意的说。

    “去你大爷的。”胡依依虽然是躺着的,但是依旧能踹到我。这一脚真是让我猝不及防。

    “神经病啊你。”我说。

    “谁让你乱说话。让你在这里住就不错了你还动那些歪心思。哼,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啊。”胡依依一副生气的样子。

    “信信信。老大,你今天是睡够了,我可没睡够。”我无奈的说。

    “算了,可怜可怜你。你洗漱完我就起来。”胡依依瞅了我一会儿后说道。

    有了胡依依的这句话之后我就放下心来。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等我洗漱完之后胡依依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一下让我彻底的懵逼了。

    “喂,醒醒。”我推了推她。

    “哎呀,起开,起开。”胡依依发出了梦呓一般的声音。

    本来我想把她强行叫起来,但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这个想法。

    我尝试着抱起了她,她的体重很轻,我这样抱着她并没有感觉到吃力。

    随后我把她放回到了她的房间里,给她盖上被子后就出来了。什么?脱掉她的衣服?还是算了吧,虽然没有几个人在睡觉的时候是穿着衣服的,但是胡依依就算了,我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胆子。

    我在沙发上没过多长时间后就睡着了。再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到了早上了。

    杜峰给我发过来的时间是下午,所以在早上的时候我还是可以去陈叔哪里上班的。

    “起床了起床了。”我敲了敲胡依依的门,但是却没有任何回答。

    这时候我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我推开了门但是却并没有发现胡依依。并且胡依依的房间都是收拾妥当的。

    咦?胡依依什么时候把房间收拾好的?在我睡着的时候?

    我匆匆收拾了一下后就来到了陈叔这里。递给他早餐,听着欢乐斗地主的声音玩手机,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

    这倒不是说老头的店铺中没有人来光顾,有是有,只不过很少而已。大多数情况下如果老头不亲自出门找生意的话是不会有人找上门的。

    现在什么东西都讲究个门面,虽然老头的店铺门面上还过得去,但是这地界选得就很糟糕了。这地方如果没有熟人指引的话还真有可能找不到。

    中间我还给胡依依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我才知道了原来早上的时候她是去谢家淼他们家了,一边看谢家淼恢复的怎么样,一边询问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胡依依会把谢家淼当做是突破口。

    之前江燕说我们市里出现了很多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但是近期我也没有听说有什么离奇案件呀。会不会在一开始就搞错了呢?

    我在心里琢磨起来。

    “瞎琢磨什么呢?”这时候老头走到了我的面前拍了拍我。

    “啊?怎么了?”我说。

    “有生意上来了。别玩了。”老头对我说道。

    这个时候我才摆出了一副正经的样子,之前和老头串通的那些东西终于是派上了用场。

    来的客人是位大姐,这老头最终忽悠人家请了一尊佛像过去。

    当然不是无偿的,人家大姐可是掏了几千块钱的。至于那尊佛像有没有作用我就不知道了。

    “行了,今天差不多也就这样了,下班回家吧。”老头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

    随后就离去了。

    我没有去胡依依家,而是直接来到了学校。之前和胡依依打过招呼了,她一会也直接过来。

    当我看着学校中那个被冰封的湖面心中不禁有了许多的感慨。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自己竟然从这个学校毕业了,仔细想想自己在学校的这些年,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回忆,要是真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这个社团了,这次帮杜峰演一出戏也好。算是一个告别也好。

    说实际的,从社团中出去的这些社长们没一个正经的。就拿初代社长乔江北来说吧,当上房地产老总也就不说什么了,关键他还是是个出马弟子,这上哪儿说理去?对不对?

    杜峰就更不用说了,他在毕业之后还是会经常过来看看。不是这个学校给他留下多少感情,而是当初跟他在一起相处的那些人。这些人才是他最割舍不下的。

    或许当你某一天再回到你上过的大学时你就会产生这样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来。

    我跟胡依依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到的。

    隔得很远,但是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依依。”我叫了一声。

    她也看到了我。

    等她走过来的时候我就随口问了一句,“怎么样,你想问的那些东西问出来没有?”我说。

    胡依依却是摇了摇头,“没有,他现在一会儿迷糊一会儿清醒的,等他彻底清醒过来再问他吧。估计还得几天。”胡依依说。

    随后我们两个人还聊了一些琐事,直到我们走进排练室的时候。

    隔着老远我就听到了杜峰的声音。

    学校的排练室在夏天的时候还好,并不会让你感觉到什么不舒服。但是在冬天的时候可就不一样了。

    学校的排练室前面是一片小竹林,夏天的时候一片亮眼的绿色自然感觉不到什么。但由于是北方的冬天,所以天也就早早的黑了下来。

    在这样黑压压的竹林中行走总感觉会从竹林中蹦出什么来似得。

    而我和胡依依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了杜峰的声音。

    听起来他好像在训斥着别人。

    等我们走进去之后才知道了他训斥别人的原因。就因为人家一个小孩儿台词没背好,所以就莫名其妙挨了他一顿训。

    我突然注意到胡依依脸上出现了一丝凝重的色彩来。

    我还来得及问呢,杜峰的训斥就过来了。

    “李郁啊,不是我说你,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你们三个主要角色都不在我怎么替你们?这些群演天天都过来排练,其实他们有什么好练的?该练的还不是你们吗?你也别怪我说你。”杜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并且在其中还出现了一丝急切的意味。

    “小鱼鱼,事情有些不太对。”胡依依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扭过头去看了一眼胡依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