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人生几世
    神秘人放下了拿在手中的茶杯,虽然还是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此刻他似乎流露出一种沧桑的感觉来。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严肃了。”我说。

    “只是想起一些往事罢了。”神秘人站起来身。周围潺潺的水声仿佛在应照着什么一样。

    “往事?虽然不知道你的过去。但是,咳咳,感觉你很熟悉。”我说道。

    “你很熟悉我?”神秘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但是随后的几秒钟内却是放肆的大笑起来,活脱脱就是一个神经病。

    “我有些后悔了。”神秘人说道。

    我听的却是云里雾里。他为啥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后悔呢?我甚至连他发生过什么都不知道。

    我选择沉默,神秘人的手指搭在栏杆上,虽然他全身被黑雾包裹着,但是这手指却是纤细异常。我原本以为我的手指就够好看的了(不是我吹)但是没想到这个时候能见到更好看的一个。

    我揣测过无数次神秘人的身份,但是自己从来没有一个靠谱的答案。就像是做推理题一样,但是推理题最起码还有一个范围供你选择,这神秘人的身份可就么有那么多供我选择的空间了。

    “李郁。”神秘人叫了叫我的名字。

    “嗯?”

    “如果能给你一个重新来一次的机会,你想干什么?”神秘人问。

    “重新来一次?看你怎么定义了。”我想了想之后说道。

    “整个人生。”神秘人说的很简短,但是其中包含的信息量巨大。

    “那好办啊。我觉得我可以找一个人去,去找他做哥们。”我玩笑的说着。

    “那个人叫马云吧?”神秘人说。

    “咦?你怎么知道的?”我惊讶的说道。在我的印象里这个家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隐士,丫的,他还知道马云呐?

    “我不应该知道吗?”在神秘人的语气中我听出了一丝苦笑的意味。

    亭子中周围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看起来像是装修过一样。

    “你把这里装修了?”我神经质的说。

    “装修?这里是你的梦境,你把他想成什么样子,它就是什么样子。”神秘人说道。

    “哦哦,那为什么这里永远是这样的?周围都是水,中间有个亭子的。”我说道。

    “因为我喜欢这样的环境。”神秘人端起了茶壶给我和他的杯子里各倒了一杯茶。

    “喂,你刚才不是还说这里的东西是由我决定的吗?”

    “好像是这样,但不巧的是我可以影响到你。”神秘人耸了耸肩。

    “我靠。”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部,但是他现在的表情我大概可以猜测到。这他大爷的也太贫嘴了吧?明明这里的东西就是由他控制的,他还故意做出这样一副样子实在是太让我难堪了。

    “嗯,今天的茶不错。下次我带些新茶叶给你喝。”神秘人满足的喝了一口茶叶。

    “哦。”我也不愿意搭理这畜生。

    “人生几世会有各种这样的东西让你选择,你现在每做的一个选择都有可能影响到你以后的生活。所以我希望你做好每一个选择。”神秘人端着茶杯一副说教的样子。

    “选择吗?我觉得现在我就面临一个选择。”我无奈的说道。

    “杜峰的事情吗?”神秘人说。

    “对啊,我发现你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我无奈的说。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身边发生的东西我都知道。”神秘人十分自信,但是这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有了一种想要揍他一顿的冲动。

    “那你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吗?”我问。

    “不可说。”我现在觉得跟一个人聊天的时候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时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

    “那你说个锤子。”我说。

    “不过他会没事的。不论那种可能,现在的他不是选择。”神秘人说。

    “他不是选择?大哥你说话能不能正常点?我怎么感觉我和你说话这么费劲呢?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我无奈的叫喊着。

    “我说的太深奥了吗?哪就跟你用大白话说吧。杜峰现在没啥事情你不需要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神秘人沉默了一会后说。

    “额。”

    “保护好她。”神秘人的毛病又犯了,总是喜欢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谁?保护好谁?男的女的?不是,我现在的样子能保护的了谁呀。”我感觉神秘人是在开玩笑似得。

    “时机一道你会拥有保护他们的能力。我以前犯过类似的错误,所以我不希望现在的你重蹈我的覆辙。”神秘人说的话还是没有放在重点上。

    自从遇到胡依依以后这个家伙就老是出现在我的梦里,而且跟个神经病患者一样。

    等等,这个家伙说的保护好她总不是在说胡依依吧?要是别人还好,胡依依就算了吧,我感觉只有她保护我的份,我哪里能保护的了这个家伙,太扯淡。

    不过神秘人关于这个话题似乎只是一笔带过的一样并没有和我多说什么。

    我本来想跟他再说些什么的,但是这个时候我看见这个家伙一副发呆的样子。

    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里。

    “喂?”我在他跟前晃了晃手。但是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下意识反应的一样一巴掌给我拍飞了。这下子给我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神秘人喊了一声。

    “我靠,我以为你在发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也得亏这是在梦里并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

    “以后我要是再这样哦丫的就别动,很危险的,一巴掌给你拍死了怎么办?”神秘人说道。

    但是我却在心里默默的嘀咕着,在梦里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啊。

    “最近这天下的怨气也太多了一点。”神秘人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我听到了。

    “怨气?是不是就是我遇到的那些?”我说道。

    “嗯。”

    “你不是说你也不太明白吗?”我疑惑的问。

    “不太明白是不太明白。能感觉到和不能感觉到是两码事。”神秘人的声音中带着很大的无奈。

    “等于白问。”我说。

    “怨气这种东西正常人都明白不是什么什么好东西。以后你还是少招惹的好。”神秘人说。

    “行了,感觉你这次过来就是跟我闲扯淡的。”我说。

    “每次我找你就必须得是有事情的吗?你真好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神秘人今天的表现挺怪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