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谢家淼来电
    神秘人在这天晚上光是和我闲扯了,谈人生聊理想,什么东西都谈了个遍。唯独没有给我任何帮助。

    难不成是我太依赖别人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在了我的脸上。虽然没有带着暖意,但是这种感觉却是很美。

    但是这阳光却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

    我睁开了眼睛,印入我眼帘的却是一张迷人的俏脸。

    “喂!醒醒。”胡依依狠狠的说。

    “醒了醒了。你说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这张大脸了。差点没给我吓着了。”我拍了拍胸口后说道。

    “你说谁大脸呢?”胡依依顺势骑在了我的身上,这一下给我整得够呛。

    本来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大早上刚醒来的时刻,一个美女骑在了你的身上,接下来的事情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可我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呢胡依依就好像感觉到什么东西的一样。随后不由分说的给了我一巴掌。

    “臭流氓!”胡依依娇气的说。

    这一巴掌给我整得晕头转向的,昨天晚上在梦里被神秘人打了一巴掌也就算了,怎么今天刚醒来就又得挨一巴掌呢?

    “你变态啊!”我特别的委屈的喊道。

    “你赶紧给我起来,有眉目了。”胡依依气鼓鼓的说。可能胡依依在刚才是回想起了之前的触感。所以脸颊红红的,甚至我都有了类似的感觉。

    “我里面可是光着的,你确定要看着我起床?”我不好意思的说。

    因为胡依依在这边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赶紧起来。”胡依依把头扭了过去。

    胡依依家里本来就暖和。在沙发上铺个毯子,然后再盖个毯子就行。所以我也就延续了自己之前的习惯,我的全身都光着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胡依依之前感觉那么真实的原因。

    “你别光扭过头去呀,你扭过头去我还是不好意思。”我说。

    胡依依本来就挺不爽的,听到我这么多事情之后她自然高兴不起来。我下意识的躲避了一波,但是这个家伙却不动手了。

    而是一个人气鼓鼓的走到屋子当中去了。

    我也不多废话,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将沙发收拾了一顿之后直接走到了胡依依的屋子里。

    还没等我开口呢胡依依却开口说话了。

    “你个臭流氓。”胡依依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丝尖锐。总感觉她说话带着刺一样。

    “老大,我也没让你大早晨去瞅我好不好?”我冤枉的说。

    “那你说是谁的错,我好心好意叫你起床你还有理了是不是?”胡依依很生气。

    “别无理取闹了好不好?老大有什么事赶快说吧,一会还要去上班呢。”我说。

    “你跟老头请假吧,大早上的你手机响个不停。你猜是谁打过来的?”胡依依说。

    我脸上先是愣了愣,随后一阵无语的模样。

    “我手机都调静音了你还能听到?”我诧异的问。

    “哪儿有,我早上拿着你的手机玩。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手机都玩不痛快。”胡依依说。

    “你手机呢?你怎么光玩我手机啊?”我算是明白了,胡依依之前为什么能挂断杜峰的电话了。原来只要我睡着了我的手机就完全被胡依依掌控了。

    “嘿嘿,没电了。不说这么多了。你知道是谁给你打的电话吗?”胡依依问我。

    我用一双睡眼看着她。

    “我手机里那么多联系人,我哪儿知道是谁给我打得电话呀?”我说道。

    “你再想想嘛,最近城中发生的案件那么离奇,谁才是搞清楚这一切的关键呀?”胡依依卖弄的说。

    我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谢家淼?”我疑惑的问。

    “就是他。”胡依依大幅度的点头,还别说这幅点头的样子还真挺可爱的。

    “不对吧?你不是才去看了他吗?他能起来了?”我疑惑的问。

    “当然可以了。不过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连话都说不清楚呢。谁知道他恢复的这么快。”胡依依说。

    “这也太离谱了。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吧?”我问。

    “哎呀,我又不是医生。你问题真多。他被吓着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胡依依说话的时候还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

    “被吓着了。不会是之前在他肉身上的那个东西找他麻烦了吧?我担忧的想着。”这谢家淼是之前城中命案中的唯一活口,想要知道什么东西的话必须得问一问他。而且之前死去的那些人连魂魄都没了,想要询问那些死掉的人更是天方夜谭。而且这一切似乎跟胡依依的二姐胡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胡依依也不可能变得这么上心。

    所以这无形中就显示出了谢家淼的珍贵,这时候的他可千万不要掉什么链子啊。

    “我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他是被啥东西给吓到的。”胡依依轻轻的笑了一声。

    “被啥呀?”

    “被雨女吓着了。”胡依依笑着的说道。

    “雨女?怎么会吓着他?”我十分不接的说。

    “不是不是,因为这个家伙是从地府回来的,并且孟婆汤什么的也没喝,所以导致了这个时候的他就好像拥有阴阳眼之类的体质。雨女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并且通体蓝哇哇的,这情况给谁不得被吓一跳呀?”胡依依笑着说。

    我顿时松了口气。但同时感觉到了一丝无奈。这谢家淼是脑子不正常吗?怎么这个家伙在遇到自己前女友的时候变得这么怂呢?

    “我要不先给老头打个电话?既然谢家淼都醒了所以干脆一点直接问清楚他吧,对吧?”我说道。

    “嗯,你给他打吧。”胡依依说道。

    我拿出了手机在中间找到了陈叔的电话并且拨打了过去。

    “喂?陈叔吗?”我喊道。

    老头在那边很正常的播放着斗地主的歌声。

    “喂,小郁啊。回来的时候把早饭给我带上。”老头也是不愿意和我多费口舌呀。

    “那个啥,陈叔,你早上就直接去买吧。我今天过不去了。请个假可以吗?”我说。

    “怎么了?”听老头的声音,好像他在斗地主中的战争中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

    度。

    “没事没事。”随后我把刚才发生的东西跟他说了一边。

    “这样也行?好吧,不过这次不算你请假了,毕竟当初接生意的时候我也在。这次就当成是出差吧。”老头在电话那边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