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酒吧中发生的事情
    “契合?”我问。

    “嗯,之前他不是在地府中待了那么长时间吗?可能地府中的阴气让他的魂魄适应了那边的环境,也可能他是在地府中见到过类似的场景,所以他现在看到雨女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变化。”胡依依解释道。

    “那为什么是雨女呢?他看其他人怎么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问。

    “笨么?雨女的身体是水做的,水能容万物,所以他产生的幻觉自然而然的是从这上面来的呀。”胡依依又说。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有办法能治么?”我说。

    “不就是产生了幻觉嘛,我让他再进入另一个幻境不就可以吗?”胡依依说的十分轻松。

    得了,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谢家淼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胡依依施加了幻术。

    “行了这边的东西我和依依都帮你解决了。你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让我们两个人帮忙吗?”我说。

    “这就整完了?”谢家淼问。

    我还能说什么?什么都说不了。

    我苦口婆心的又劝了他一遍,这一次终于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的给他劝回来了。

    “郁哥我们家没有鬼了吧?”谢家淼总觉得不放心。

    “没有了没有了。坐好了,既然你现在已经醒过来了,那也就没有什么是好说的了,一会依依会问你点事情。”我对着逐渐稳定下来的谢家淼说道。

    “哦哦哦,那我就放心了,还是郁哥厉害,一出手就把那鬼魂消灭了。”谢家淼在和我说话的时候还不忘记笑着。

    我心里真的是替他捏一把汗呐。你说你前女友是鬼魂也就算了,你可别笑啊。万一这雨女生气了怎么办?

    “我靠!阿凡达?郁哥你从哪里找到的?”谢家淼的眼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不是在现实中想看到就能看到的东西都会被他扯出来。

    而且我刚才只是在心里面说的话吧,这个家伙怎么还真的把雨女认成一个阿凡达了?

    阿凡达刚刚进门。

    额,不是说错了。雨女刚刚进门就听到了谢家淼这样说她,那你想象雨女的心里能好受吗?

    于是直接甩下都来就离开了。好在我还有一个胡依依,要不是胡依依去阻拦雨女可能就真的跑了。

    但是这个时候我才看到雨女的样子。现在的雨女身上根本就没有之前那种蓝色的液体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雨女现在的样子我怎么在某个情景中见过的一样。

    等等,这雨女的样子不就是小雨吗?

    我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我才接受了一个现实,原来小雨就是雨女啊。小雨还跟我一起撑过伞呢。

    不过现在发现的这个东西还没有啥,因为现在的雨女完全就是一个人类的样子,只是为什么谢家淼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而且这个谢家淼的脑袋总会比正常人慢一拍,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幸运。

    “你就把她当成是我们派来保护你的把,好好对待吧。别让人家生气了啊。”我这样对着谢家淼说道。

    随后我又偷偷的问了问胡依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胡依依给我提供的消息始终只有契合两个字。说谢家淼的身体还没有完全被他掌握,所以他出现这样的幻觉也是情理之中的,要想让他真正的变回来也不是不可以,等他身体的自我调节功能一恢复就可以了。到时候就再也不需要胡依依给他套上一个幻境了。

    此时的谢家淼就好像带了一个牙套的一样,现在这个阶段他只能这样度过了,雨女就委屈一下吧,阿凡达就阿凡达吧,最起码要比鬼魂强一点吧?

    “谢家淼。”胡依依叫了他一声。

    “额。我在我在。”谢家淼这是以为我们在用微信聊天还是怎么的?还我在我在的。

    “今天我们过来除了,除了帮你驱鬼以外。还有一件事要问你。”胡依依说话的时候有点不自然,可能是驱鬼二字说的太离奇了一点吧。

    “你说。”谢家淼这个家伙的性格反差也是很大的,刚才还一副害怕的样子,怎么这个时候就完全没有之前的状态了呢?

    “好,你还记得你去地府之前都遇到了什么吗?”胡依依问。

    这时候我也想到了一个问题,你说谢家淼这个家伙地府都去过了,为什么还会害怕鬼呢?自己又不是没有当过,对吧?

    “我去地府之前?我只记得,我好像在跟几个朋友在酒吧喝酒来着,那天我心情不太好,然后………”谢家淼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停顿了下来。

    我跟胡依依两个人很认真的在听着他说的话。

    “然后我遇到了一个人,好像是一个女孩。”谢家淼说。

    我撇了撇嘴,那个女孩就在外面呢,而且还被你误认为阿凡达了。

    “然后呢?”胡依依紧接着问。

    “然后我就记不太清楚了。”谢家淼说。

    我跟胡依依对视了一眼,谢家淼怎么这么不靠谱呢?这个时候居然说记不太清楚了?

    “你还记得那天跟你一块喝酒的朋友都有这谁吗?”胡依依想了一下后说道。之前江燕说的那些尸体大概就是这个家伙的狐朋狗友了。

    “记得啊,我的那些朋友怎么了?”谢家淼好像很不喜欢别人谈论他的朋友一样。

    “他们都死了。”胡依依说话时就像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刀锋。就连在她身边的我都感觉到了这种尖锐感。

    “什么?这,这怎么会?”谢家淼的反应很大,完全就是一种震惊。

    “你不相信?”胡依依步步紧逼,丝毫没有给谢家淼一丝回旋的余地。

    “不不不,只是有点想不到。他们平时对我挺好的。”谢家淼的声音有些畏畏缩缩的。

    我在心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那些朋友对你挺好的?什么叫对你好?明明就是为了你的钱才接近你的好不好?

    “他们对你挺好?算了这个问题我不想说。你那天跟着那个女孩离开之后有没有遇到些什么?”胡依依问。

    这时候我在心里却不这么想,如果说遇到什么东西的话难道雨女不会跟我们讲吗?所以非要说遇到了什么东西那也是在谢家淼遇到雨女之前的事情,把时间线整明白了才是真理。

    “我,我头好痛。”谢家淼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头。

    “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胡依依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的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