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被盗走的画
    虽说古玩店中装些监控是正常的,但是数量这么多就有点不正常了。

    “你叔叔的店里头装这么多监控干什么?怕被人偷啊?”我说。

    “什么呀,之前不就跟你说过了嘛,店里头不是怕被人偷。而是已经被人偷了。虽然是报警了,但是什么证据都没有,只好自认倒霉了。”杜峰淡淡的说。

    我和胡依依再次相视一眼,这句话真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胡依依眼中满满都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你们两个人的反应怎么这么奇怪啊?丢东西的是我,又不是你们。”杜峰看到我们两个人的反应后说道。

    “没,你家店里丢了什么东西了?”胡依依再一次问。

    “说来也奇怪,就丢了一幅画。而那些更贵重的一些东西反而没事。”杜峰回忆道。

    我靠,要不要这么巧?怎么可能这里只丢了一幅画呢?

    这样的剧情我怎么在哪里见过似得。

    不会我们手里的那副画真的是杜峰店里头丢的吧?

    我带着满满的怀疑问,“画上头的内容是什么?”

    我这么一问杜峰陷入了沉思,但紧接着杜峰又问道,“哎,你们两个人问这个干什么?”

    我已经看到杜峰的疑惑了。

    杜峰在这个时候肯定想不明白为啥我们两个人要询问他这个。

    “没什么,好奇而已。”我强行解释。

    “真的?”杜峰说。

    “那当然了,我用我的人品发誓。”我说。

    “你的人品?我能相信么?”杜峰的表情有点夸张。

    我在这里就有点生气了,我怎么了。我用我的人品发誓怎么还没人信了呢?

    不过这时候争论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索性我就任由他去理解了。

    “其实告诉你们也没什么事情,咱们这次演的这个话剧你们还记得吧?”杜峰顿了顿说。

    “记得呀,那不是你写的么?和你们店里头丢的这个东西有什么关联么?”胡依依说。

    “关联?当然有了啊,那个话剧又不是我凭空创造出来的。我是根据那副画弄出来的,可惜还没怎么欣赏呢,那副画就丢了。”杜峰说。

    “话剧?你能从一幅画中整出一部话剧来?”我楞楞的说。

    “没有没有,看到那副画的时候我就情不自禁的产生了一种创作的**。后来我试了试没想到真的整出来了。怎么样这个还可以吧?”杜峰说道。

    “你的意思是?那些东西都是你瞎编的?”我问。

    “创作!创作!”杜峰特意强调了一下。

    我还没来的急开口呢就又被胡依依推了一下。

    “怎么了?”我扭过头来问。

    这时候胡依依并没有用声音来回复我,而是她把声音直接传到了我的脑海中。

    “影子,你看杜峰的影子。”

    我没有出生,而是朝杜峰的影子看了过去。

    我靠,真的是个女人。

    不要问我是怎么从影子中看出一个人的性别的。

    此刻的杜峰表现得很正常,还在滔滔不绝的跟我们两个人谈论话剧的事情。但是那个影子就不一样了,那影子做的动作跟杜峰做的完全不一致,就好像是有一个独立的个体存在着一样。

    我懵了,我彻底的懵了。

    “李郁?李郁?你发什么楞啊?我刚才说的你听到了没有?”杜峰对我说。

    “你刚才说什么?”我问。

    胡依依的反应要比我淡定许多,只见她一直盯着杜峰的影子。

    我和杜峰说话的时候也有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

    “一看你就没有好好听。得了得了我也不对牛弹琴了。你们两个人看什么呢?”杜峰发现我们两个人的目光有些奇怪,所以他也朝着我们两个人看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我们在看他的影子,但是他转过头去会看到些什么呢?

    接下来让我意想不到情况发生了。

    在杜峰扭过头去的一瞬间,他的影子恢复了正常。这一瞬间让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不光是我,就连胡依依也是一样。

    “看来跟上次的情况一样。”胡依依的声音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很羡慕胡依依的这一项技能。

    我只能用眼神给予胡依依回应。

    “我身后怎么了?”杜峰疑惑的看着我们两个人。

    “没,没事。”我要不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我甚至都以为是我弄错了。

    “莫名其妙。算了,吃饭了没”杜峰问道。

    “没呢?”我说。

    但是我此刻在心里面已经开始怀疑,杜峰身边发生的怪异有些让我心态爆炸了。他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虽说这个影子暂时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可是谁知道这个东西在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呢?

    还有一点这个东西跟那副画扯上关系了,那副画上的怨气那么重,跟这幅画扯上关系的东西肯定没有好东西。

    这也就再一次加深了我对这个杜峰的担忧,别看平时我老是诋毁杜峰,但是这个时候我对杜峰还是挺担忧的。

    “走吧,请你们吃顿饭去。”杜峰说。

    “算了算了,我们两个人还有事情呢,我们先回去了。”胡依依在这个时候跟我说道。

    “那,那好吧。慢走,下午的时候记得去排练。”杜峰说道。

    “那个,今天我们估计得和你请假了。下午我们两个人估计过不去了。”胡依依接着说。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胡依依这么急切是为什么,但是我选择静观其变。

    “你们?”这个时候杜峰表情怀疑的看了我们一眼。“算了,反正演出也迫在眉睫了,你们两个人上点心吧。”杜峰说。

    “好的好的我们两个人一定会记住的。”杜峰打着哈哈。

    我们两个人出了这边的门,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在路上胡依依一句话都没有说。

    直到我们两个人回到家中。

    “你为啥一句话都不说啊?”我问胡依依。

    “你知道今天在杜峰身上的东西是什么么?”胡依依紧张的问我。

    “我上哪儿知道去啊。”我无比无能的说。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身边的那个影子大概就是一只鬼了。”胡依依淡淡的说

    “鬼么?又不是没有见过。”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现在的我对于鬼魂这种东西已经有了足够的抗性。

    “你以为只是普通的鬼魂么?要是普通的鬼魂我会这样么?”胡依依一字一句的问我。

    我愣了愣,难不成杜峰的影子中有别的什么东西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