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白伯伯
    “前几日下面送上来的草药一定要妥善处理,其他的事情我也就不安排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就好了。”门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里面的就是一位仙家了吧。”我问。

    “是,挺德高望重的一位前辈,我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的。”胡依依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管在那个群体里医生这样的职业都是受人尊敬的,不因为别的原因,就因为医生可以在你垂死的时候救你一命。

    谁能保证自己在生活中不会遇到什么事情?而且医生这职业越老越珍贵越是年老的医生他的经验也就越丰富,比如一些人去了医院,有一个年轻的医生,和一个年老的医生。你会选择那一个医生作为你的主刀医生?不用想了那自然是年老的那个。这里就不要谈什么经验论了。

    “咱们先进去吧?”我问。

    “不不不,看一下再决定进不进去吧。这位老前辈虽然很受人尊敬,但是他的脾气有点怪。老是喜欢骂人,小时候被他骂了太多次了。”胡依依心有余悸的说。

    “我很好奇哎。”我说道。

    “你好奇什么?”胡依依转过头来问我。

    “你小时候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不然人家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为什么会骂你呢。”我说。

    “我什么都没有干呀。就是小时候玩火一不小心烧了他的胡子。”胡依依捏着下巴说道。

    “你!”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凌乱了。

    这还叫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大家可能没有见过白胡子老爷爷吧?人家的胡子能留那么长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也不知道胡依依到底烧了人家多少胡子。

    “我怎么了?”胡依依疑惑的问。

    “你把人家胡子烧了,人家都没有揍你。这还是看在你是大小姐的份上了。”我说。

    “胡子不就跟头发一样吗?烧了还能再长而且长的还快。就因为这个事情就要臭骂我一顿吗?”胡依依问我。

    “算了,我估计跟你也说不明白这个事情。”我说。

    就在我们两个人谈话的时候门却打开了。

    “十四小姐。还有这位先生,师傅已经知道二位来了,请二位进门再做谈论吧。”门里面出来的一个小童子。这童子身着青衣,看上去白白净净的,并且还有一丝书卷之气。

    “啊?白伯伯已经知道我们两个人来了?”胡依依表现得很惊讶。

    但是我却不以为然,那可不,就冲我们两个人说话的这个音量,只要屋子里的人不是聋子就会听到。

    小童子点了点头,并且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跟胡依依两个人在此刻也实在不好多说什么了,所以我们两个人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你好像挺慌的?”我声音很小的问道。

    “有一点。”胡依依说。

    “那你为什么还要带我来这里?”我大惑不解的问。

    这时候那个小童子就在我们两个人身后,他表现得就好像是没有听到我们两个人说话的一样。

    “这不是凑巧了嘛,刚才听到他声音的时候我才知道医堂的主事人是他,早知道是他的话我就不心血来潮的带你过来了。”胡依依撇了撇嘴。

    “你是这一片的主事人是吧?”我问。

    “嗯嗯,这一片都是归我管的。”胡依依说。

    “归你管你竟然连手下堂口中的主事人都不知道?”

    “哎呀,没来的急去管嘛,平时我太忙了。”胡依依打着哈哈。

    “你平时很忙吗?”我在这里都不好意思戳破她太多。

    “就你话多。”胡依依恶狠狠的说。

    我们来到的是这个小楼的后院。后院的采光还不错,虽然是冬季但是也有许多晾在外面的药材。有一些我见过的药材,也有一些正常人接触不到的,反正种类繁杂,基本上能想到的想不到的都有。

    并且还有一种浓烈的药香味。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得。

    闻起来让人心旷神怡的,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十四小姐也不通知一声,老朽未出门迎接还请十四小姐见谅。”这时候我们一开始在门外听到的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这次因为距离很近的缘故所以这个声音虽然听起来很苍老,但同时又很洪亮,不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怎样将这两种东西表现在一个声音之中的。

    “哎呀,白伯伯又拿小十四寻开心。”胡依依满脸笑容的说。

    这时候的胡依依哪里还有之前跟我说话时的那种情绪?

    “老朽为了自己的胡子还是离十四小姐远一些的好。”那个被胡依依叫做白伯伯的老大爷说道。

    这里就得提一下这位老大爷的面貌了。他整个人的身上还真的是透露出一种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感觉,这一点陈叔可跟人家比不了。要是两个人同时用这样的姿态站在我面前的时候,陈叔那样的肯定会被我当成是流氓给打死。嗯,差距就是这么大。

    “小时候贪玩不懂事嘛。白伯伯怎么来这里了?不应该在家里待着么。”胡依依问。

    “老朽闲不住,所以就跟你父亲说了说,将我派到你这边万一你有什么事情老朽也可以帮你解决一下。”白伯伯面色和善的说着。

    我看着白伯伯的样子不禁心里感慨了一下。

    人家的脾气哪里怪了,非要说人家脾气怪估计也就是当初胡依依烧掉人家胡子的时候,人家没有控制好情绪罢了。

    “我父亲将您派到这里来的?”胡依依大吃一惊。

    “你父亲不放心你。”白伯伯说。

    “我回家的时候可没听他这么说过。”

    “那是你回家后的事情了。”白伯伯说。

    胡依依点了点头。

    “这位是?”白伯伯将目光转向了我。

    这边还没有等我自我介绍呢,白伯伯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

    “他就是哪一位?”白伯伯一脸震惊的说。

    “嗯嗯。”胡依依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老头虽然看起来仙风道骨的,但是我从他身上可没有感觉到那种处变不惊的感觉来。他心里也不知道究竟在思考着什么。但是他刚才脸上的表情却是足够精彩。

    我心中很疑惑,但是也仅仅是疑惑罢了。类似的剧情我见过许多次了。

    “白伯伯你在想什么呢?”胡依依问。

    “没什么没什么,十四小姐进屋吧。”白伯伯笑着说,同时他也邀请了我。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