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井水不犯
    “小心。”我大声喊了一句。

    胡依依早就看到了那个影子,但是现在苦于对抗那些煞气无法分出心思来管我这边。

    这影子在天上行动自如。仿佛一个真正的人一样。看着这个家伙的模样竟然让我产生了一种畏惧的情绪。在她散发出来的煞气中我感觉到了一丝悲凉。但是这个时候要怎样形容我的心情呢?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形容了。

    这时候那个影子从这里伸出来一个黑色的爪子,这爪子其实就是那个黑影。

    虽然离的我很远,但是这个时候那爪子还是延伸到了我的身上。

    我一直用难离来挥散着那些煞气,在慌乱之中我用难离抵挡着了一下。

    猛然间一股巨力从影子处传了过来。

    我慌乱之中往后面倒退了一下,在这一瞬间身上竟然触碰到了那些煞气,触碰到的地方被这猛烈的煞气冻住了一块。

    我连忙将那些冰块从身上拍打了下去。

    “小鱼鱼!”胡依依不放心看了我一眼。

    “我没事!”我回应道。

    但是这个时候我心里却是难受非常,我的手完全麻了一点力气没有,只能用另一只手来握住难离。

    这时候那个影子又有了新的动作。

    我还没有看清楚她在干什么呢,就从耳边出来了一阵呜呜的哭声,这声音直接敲打在了我的灵魂上,我最讨厌的声音就是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但是这个哭声比划黑板的声音更加严重。

    我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发麻的状态中,我眼睛中那个黑影变得越来越近,甚至都要贴近我的脸了,但是我身上的那种酥麻感依旧没有散去。我在这个时候只能看着她,她伸出了黑色的爪子,朝着我的脖子划过来,这一爪子下去我的脖子恐怕就没有了。

    一瞬间那种恐惧的心理占据了我的身体,虽然我很明白,但是正是这种明白才让我感觉到了恐惧。如果不明白的话我早就失去意识了,哪里还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啊。

    我现在连眼睛都闭不上。

    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那边冒出了一道粉色的光芒。

    光芒正打到她身上的时候我那种酥麻感竟然消失了。

    紧接着之前那种哭声又出现了。

    “依依!”我大声喊了一句。

    胡依依刚才是拼着被煞气攻击的危险帮我解开了这一瞬间的束缚,这样的感觉很像是胡依依的幻境,但是又不完全是。

    “依依你没事吧?”我处于情急往胡依依哪里看了一眼。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胡依依的身上出现了那种浓烈的霜寒气,胡依依那好看的眉毛的上出现了几点寒霜。

    呜~呜~呜

    这黑色的影子哭的越来越让我难受了。

    这家伙不是鬼王么?鬼王不都是有灵智的么?可是这个家伙在现在这个时候哪里表现得像是一个有灵智的样子?

    我感觉我从街上随便找一个鬼魂都要比这个家伙更像是一个有灵智的人好不好?

    煞气还是不断朝我涌现来,但是这个时候不单单是煞气的问题,那个鬼王还跟磕了药一样就是找着我磕。

    你看看别人,不都是在这里抵抗着你整出来的煞气么?你老是追着我干什么。

    你大爷的。

    我将舌尖咬破,一股淡淡的猩甜味出现在了我的口中。

    我来不及管这股疼痛的感觉。

    人的舌尖血是最具有阳气的。

    我拿着难离不断的驱散着这些煞气,当我身后的影子快要触碰到我的时候我就冲着后面吐一口血。

    这么浓烈的阳气对这个影子还是有很强的克制作用。这舌尖血虽然很厉害,但是舌尖血的量却是很少。

    我一共吐了三口,这三口突然我感觉到身体一整的发寒,这可不是因为我接触到了那些煞气,这是因为我身上的阳气被消耗的有些过分了。

    这时候可能是因为这个影子一直在怼我的原因,所以胡依依他们那里的压力变小了。

    在我阳气消耗很严重的情况下小六子首先是给了我一块晶壁帮我阻挡了一下。然后是胡依依的粉光。

    甚至还有白伯伯,当白伯伯帮助我抵挡的时候我竟然全身上下有了一种温暖舒畅的感觉。

    “我靠!”我还来不及感受到舒畅,那个影子似乎并不打算给我这样的机会。

    影子打断了我。

    我又开始奔跑了。

    他大爷的!

    怎么这个影子就瞅着我了呢。

    “小鱼鱼往我这里跑!”胡依依对我喊到。

    我已经看到了胡依依在那边拿出了她的捕凤锤。我看着这个锤子心里感觉到一阵舒心。这锤子我感觉在某些方面要比我手中的难离还厉害。

    我朝着胡依依那边跑了过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王二小,把敌人引入包围圈。

    快了!

    再往前一步就到了。

    我一直往前面跑着,那个影子也一直在我的身后追着。

    就是现在。

    我看到胡依依在朝我挥手,我一闪身胡依依手中拿着的捕凤锤准确无误的砸到了这个影子身上。

    我原本以为一切都要尘埃落定了。

    但是让我惊掉下巴的事情的出现了,胡依依的捕凤锤直接从这个影子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胡依依黛眉轻皱。

    “真的是个影子?”胡依依一脸的不相信。

    不是,这家伙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影子?我去他大爷的吧。刚才打到我身上的力气可不像是在开玩笑。

    紧接着一阵让人犯恶心的笑声穿了过来。

    “你他大爷的是个什么东西?”我大声的喊到。

    这个家伙怼我怼的太让我生气了。

    因为这个家伙完全就不像是一个有理智的东西。

    可是在我喊话的时候胡依依却是制止了我。

    “怎么了?”我不解的问。

    “煞气消失了,而且,你看!”胡依依往一边看了一眼。

    我在这时候才感觉到了那些消失的煞气。

    “这家伙在干什么?”我吃惊的问。

    这个时候的影子的动作完全没有章法。并且在一边的地方出现了一些类似于文字的划痕。

    随后那个影子的声音越来越淡。

    这声音让人无所适从,那个影子在不停的哭泣,这个时候的哭泣已经不像是之前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

    直到这影子完全消失的时候我才反应了过来。这时候我感觉身上一阵酸痛。

    “地上有字。”胡依依对我说。

    我看不懂这是什么文字。这写出来的东西也太像鬼画符了。

    “井水,不犯?”白伯伯好像认识这字。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