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杜峰的影子呢
    “河水?”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看了一眼。

    这话连起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这话出自于红楼梦。《红楼梦》第六十九回:“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怎么就冲了他?”“井水不犯河水,怎的开发他的先生?况且素无仇冤,你该怎的?”

    这里表现得就是互相管不着的意思。

    这时候我才明白了过来,这个影子感情就是来示威的呀。

    什么井水不犯河水?这个家伙就是来示威的。我去他个大爷,什么井水不犯河水?这个家伙冲过来对着我就是一顿怼。

    这叫井水不犯河水?

    我真是无语了。

    况且我现在感觉到浑身疼痛,尤其是刚才跟那个影子进行对抗的那一下。拿一下差点把我的手都给整骨折了。

    “白伯伯你先去看一看伤员,”胡依依说道。

    “这些弟子没事。老朽刚才对他们的保护还算是妥当。”白伯伯说。

    我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些煞气还好褪去了,不然光是那些煞气也能把我冻死。

    这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身上全部都是汗,这些汗让我特别的难受,沾在了衣服上。

    冷风一吹,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先进屋。”胡依依眉头紧皱。而小六子的脸色更加苍白。似乎刚才在对抗煞气的时候浪费了太多的精力。

    我跟小六子还有胡依依在之前的那个房间中,白伯伯去了其他地方照看那些仙家去了。

    这时候为了保险起见,小六子在这里布下了结界。

    这结界最起码还能起到一个预警的作用。

    “小鱼鱼,你受伤了吗?”进屋之后胡依依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这不禁让我十分的感动。

    除了刚才那个影子撞到我的那一下以外其他的情况还好。

    “没受伤,只是那个影子给我整得跟憋屈。这家伙真的是鬼王?怎么看起来像一个疯子似得。”我揉了揉我的手。

    “那就好。胡依依舒了一口气。”只是接下来她就没有任何后续了。

    “依依?”我尝试着叫了她一声。

    可是胡依依此刻像是真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一样。

    “二哥,这个家伙是鬼王。”这时候不说话的小六子也开口了。

    “鬼王不是都有灵智么。这个家伙怎么表现得像一个疯子一样。”我无奈的说道。

    这可不是我在乱说话,那个影子真的就是一个鬼东西。一直在针对我,这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可能是我欠他钱了?不应该啊。

    “灵智是灵智,刚才她做出的那些举动也不能说明她不是故意的。就这煞气的浓郁程度来说,她绝对是一个鬼王。”小六子一字一句的说。

    我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我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鬼王哪怕就是有了灵智又怎样,说到底和人类不是也差不了多少吗?

    但是人类中也有精神病啊,人类相比于其他的动物来说天生就开了灵智,但是一个神经病的话他究竟有没有开了灵智呢?这是我搞不懂的地方。

    “怪我,刚才正是我打了那个电话之后她才跟过来的。”我说。

    那个影子说实话我根本不了解她的情况,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就是在我打完电话之后。

    小六子叹了一口气,随后略微有些疲倦的说,“二哥,这事情不能怪你。哪怕你不打电话那个家伙也是会跟过来的。在接触到你之前那个家伙最先接触到的就是那些弟子了。按照这个家伙的实力来看,那些弟子们输得并不冤枉。”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这时候我才想到了仔细的回忆起来。

    刚才出现的那个黑色影子还真的不好对付。胡依依的捕凤锤奈何不了她,而且这个家伙还能放出那些阴寒的煞气来,这煞气虽说可以躲避,但是恐怖的一点就在于这煞气总是令人防不胜防啊。

    你在这个时候做好准备了,但是你怎么知道下一秒这煞气会出现在哪里呢?

    “影子。”从刚才就开始停止说话的胡依依终于是开口了。

    “影子?”小六子皱着眉头问道。

    “我想到一些东西,刚才出现的不一定是她的真身。”胡依依在说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不是真身难道还是一个分身么?”我无奈的说道。

    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分身这种东西胡依依不是最喜欢玩了么?所以她在这个时候说的话应该是很具有权威性的呀。

    “分身倒不至于。”胡依依说道。

    这时候我看到了小六子那种大惑不解的目光。

    “那是?”我问。

    “影子,就是影子。”胡依依说了一句话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影子就是影子?”

    “小鱼鱼你看看你有影子么?”胡依依问我。

    我吓了一跳,胡依依为什么要问我?难不成?我的影子难不成丢了?

    我连忙站到了光亮下。当阳光透过我的身体,将我的影子显示出来的时候我才放下了心来。

    “我有影子啊。”我说。

    “刚才出现的那个影子有影子么?”胡依依问。

    我愣住了,这不是废话么?你都说刚才来的是一个影子了,影子还会有自己的影子么?这不是纯属开玩笑呢么?

    “没有。”小六子接过了话茬子。

    胡依依点了点头。

    “小鱼鱼你还记得咱们为什么说杜峰出现了问题么?”胡依依在问我。

    我在心里面仅仅是想了一下才想到了所谓的答案。

    “你是说杜峰的影子?”我不解的问。

    当初我们两个人就是发现了杜峰影子的变化才怀疑了起来。

    “对。”胡依依说。

    “我记得当时我还跟你说呢,杜峰的影子怎么变成了一个女的?”我想起了之前跟胡依依说的东西。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胡依依说道。

    “嗯?”

    “既然杜峰的影子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样子,那杜峰的影子去哪儿了?”胡依依说的声音虽然挺小的,但是每一个字都在击打着我的心灵。

    “你什么意思?”我有些惊慌的说道。

    这时候我想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可能性,杜峰的影子难不成被这个东西取代了?

    可是这个影子为什么要过来跟我们说井水不犯河水这样的话呢?

    “刚才过来的应该不是那个鬼王本身,我感觉过来挑衅的仅仅是她的影子罢了。”胡依依说。

    我顿时不淡定了。

    “这他大爷的都行?”我吃惊的问。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