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杂事
    一个正常男人在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当然是把嘴贴上去啊。

    没错我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当然是把嘴唇贴上去了。但是让我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胡依依不是要亲我,而是把嘴唇靠近了我的耳边。

    “我好困。”胡依依说。

    “那就去睡觉啊。”我稍微愣了一下后说道。

    “好。”胡依依说完之后就松开了我。

    一个人朝着她的房间走了进去。她没有关门,她扯过了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随后靠着整头睡了过去。

    我看在眼里,但是却疼在………肩膀上!

    这时候胡依依是睡过去了,我的肩膀刚才可是被她咬的死死的。

    我走到了卫生间,露出了被胡依依咬开的地方,这一看可不要紧,这一下我才发现了一个东西,胡依依给我咬破了,我的肩膀流血了。我靠,隔着衣服她竟然还能给我咬破了,这一下差点没给我疼坏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

    我拿起了钥匙下了楼,走到了一个小诊所,让大夫给我处理了一下伤口。

    这大夫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当他看到我肩膀上的伤口时给愣住了。

    “哥们,你这是被什么东西咬着了呀?”那大夫很吃惊。

    一般人也就是被狗咬了,但是被狗咬了的人和我现在的伤口肯定是不一样的。

    “被人!”我特别无奈的说。

    这医生估计是个老司机,他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够刺激的啊,兄弟。”这大夫说。

    我懒得理他,我以为胡依依咬咬就算了,谁能想到她真给我咬出血来?

    突然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一个问题。

    胡依依咬我这一口我到底需不需要打个狂犬疫苗?

    “那个,大夫。我这样的情况需要打狂犬疫苗吗?”我问。

    没想到我这么一说,却是把这医生给逗乐了。

    “不用不用,把伤口处理一下防止感染就行了。只要咬你的那人身上没有狂犬病毒就行了。”那大夫说道。

    我愣了愣,胡依依是只狐狸,她身上有没有狂犬病毒我可不知道。万一她身上要是真有狂犬病毒怎么办?我后怕的想着,不行,等胡依依醒过来的时候我一定得问清楚她这个问题。

    在这个小诊所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我就回去了。

    我打开门,看了一眼胡依依,她还没有醒,虽然她表现得很奇怪,但是我不能因为这个就说她什么吧?哎,还是我知道的太少。

    刚才在水里泡着的那些肉早就已经好了。当我把胡依依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做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没有醒。

    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我走进了胡依依的房间。

    “依依!”我轻轻的叫了她一声。

    可是这一声似乎并没有叫醒她。

    我把脸凑了上去,轻轻的拍了她一下。

    可是让我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不知道胡依依是本能的反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胡依依在完全失去意识的情况本能的打了一拳。

    直勾勾的冲着我的鼻子打了过来。

    还好我反应比较快。

    如果不是我反应快的话这鼻子都要被她打出血来了。我总不能身上挂两处彩吧?

    但这一拳仍旧给我打出了七荤八素的感觉。

    而且这时候好巧不巧的胡依依也醒过来了。

    她楞楞的看着我。

    虽说没有打在鼻子上,但是这一拳也打在我的脸上了。所以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在这个时候都能看出我的变化来。

    “咦?小鱼鱼,你脸怎么了?”胡依依不解的看着我。

    哈?她打了我一拳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你自己心里没有数么?

    “我心里该有什么数啊?我打你了?”胡依依不解的看着我。

    “废话,你可不是打我了么。”我说,但此刻我心中想的东西还是在吐槽这个万恶的读心术。

    “谁让你叫我起来了?我有起床气你不知道么?”胡依依说。

    这时候她还挺有理的样子。起床气很多人都有,我也有,可是我还不至于去拿拳头打别人吧?

    “别人的起床气哪有你这么狠啊?”我问。

    “哎呀,宽恕一下我呗。”胡依依吐了口舌头。

    我见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红烧肉?”胡依依好像是闻到了红烧肉的味道。

    “可不?我发现你恢复的挺快的呀。”我说。

    “红烧肉!我来了!”胡依依翻了一个身之后就下了床。

    还没等我干什么呢她就跑到厨房吃起了那些红烧肉。

    “你先别吃!”我过去说道。

    这个时候的胡依依看样子完全没有之前哭泣的那种样子了。而且这红烧肉还吃得挺香的。

    “唔?”胡依依最里面塞了好些肉,这时候她含糊不清的说。

    “那个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咬了我,而且给我咬破了。我到底需不需男打狂犬疫苗啊?”我还是挺关心自己身体的,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务必要将这个问题问清楚她。

    “嗯?”胡依依在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

    所以我将整个问题又朝着她叙述了一遍。

    这时候胡依依才算是彻底听明白了我的意思。

    她将嘴里的肉咽了下去。

    “去你大爷的,你才是狗呢。”胡依依毫不示弱的说。

    “额。我只是确认一下呗。我哪儿知道啊,防患于未然嘛。”我说。

    胡依依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随后就检查了一下我的伤口。随后看着我肩膀上的惨状,她也愣住了。

    “这些都是我咬的?”胡依依问。

    “那你以为呢?”我特别无奈的说。

    “额。你这不是好了嘛。算我欠你的,嘿嘿。”胡依依说完又去吃肉了。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算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能怎么样呢?只要没有狂犬病就好了。

    吃晚饭吧!

    我跟胡依依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个人吃的都不少,两个人吃了三个人的量我感觉。

    “谁刷碗?”胡依依问我。

    她都把话这么说了,那是什么意思我还不明白吗?那只能是由我来刷了呗。而且如果我不是这么说的话胡依依肯定是要用剪刀石头布的方法来确认胜利,但是她有读心术这种作弊的东西你觉得我能比过她吗?不可能的,不存在。

    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吧。

    在今天晚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胡依依拉着我看了一晚上电视剧。

    她是睡好了,可我没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