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上班
    一大早的我就起床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我一大早就起床了,因为我昨天晚上就相当于没睡。胡依依这个家伙看电视剧看的很嗨,零食在晚上也没有少吃。

    但是这个人说睡着就睡着了,我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而且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睡不着,这才是最可怕的。

    等我好不容易有了一些困意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时候都要天亮了。

    我出门的时候胡依依没有醒,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把房门都锁了,这个时候我想进去看看她都做不到。

    我叹了一口气。

    外面的天气雾蒙蒙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天气要下雪了。或许是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雪的原因吧。

    出了门我在门口买了一杯奶茶,本来我挺困的,但是由于外面的温度实在是有些吓人,这一下给我整的倒是有些清醒了。

    我端着一杯奶茶静静的等着公交车。

    公交车来的倒也快,等我坐在上面的时候上面还是有座位的,在座位上我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就因为这个原因我差点睡过去。

    陈叔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帮他捎一份早餐。

    听他的样子他好像也并没有睡好。

    下了车之后那个早餐铺子倒是开着门。我在那边买了一些小笼包就过去了。【】

    看着陈叔的店铺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里我感觉我好长时间没有来过了。

    也可能是一种错觉,毕竟我没有睡醒。产生什么错觉也是很正常的。

    “陈叔!你的早餐。”我把东西放到陈叔这里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我看店里头没有什么生意就躺在店里的那个摇椅上睡着了。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我醒来之后才发生的了。

    我在睡梦中听到了一些东西,不是斗地主的音乐声。要是那种东西的话我说什么都不会醒的。

    特别像唱戏的声音,但是这种感觉又很怪异。

    直到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陈叔这个家伙竟在和别人视频。

    我偷偷的溜了过去,这时候我才发现陈叔是在跟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聊天。陈叔说那是他的客户,但我偷瞄到他的聊天记录之后我却不这样认为。又是宝贝儿又是老公的。这老骗子究竟是骗了多少人?

    我也不愿意理他。

    我接了一杯水,端起来喝了一些,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吧,反正我都拿出手机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相声了。

    这个时候老头终于是视频完了。

    看他色眯眯的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小郁,你这是怎么了?昨天熬夜了?”老头端起了放在电脑前的茶喝了一口。

    “对啊。”我叹了一口气。

    “年轻人啊,精力就是充沛。”老头若有所思的说着。

    我瞅了他一眼。这老色鬼想啥玩意儿呢?于是我就把昨天发生的东西跟他说了一下。当然这里我是把胡依依和小六子的那段争吵省略掉的。

    “鬼王?影子?”老头摸了摸胡子。

    “对啊。陈叔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我问。

    按照我对这个老家伙的认知,他在听到鬼王这两个字的时候一定会很惊讶的。但是这个老家伙现在的表现却是一种很平淡的样子。仿佛他见过这种东西似得。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鬼王这种东西又不稀罕。”老头说。

    我愣了愣。鬼王这种东西难不成很好见到的吗?我不由的想了想,这老头会不会是把刘雅馨那样的人当成真正的鬼王了?

    在没有见到那个影子之前或许我也会这样天真的认为吧。但是在见识过那样恐怖的煞气之后我就没有了这种天真的想法。

    “陈叔你见过?”我问。

    这老头先是给我倒了一杯茶。我拿过来喝了一口。还是那种产自于地府的茶叶,喝起来的确感觉很舒服。而且神清气爽的,但是我这个时候更关心的就是这个老头的回话了。

    老头琢磨的半天,我以为他能说出什么秘密来呢。

    “没有啊。”老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想了这么长时间。”我说。

    “哎,这不是得想想嘛,我不知道不代表我的先人们没见过呀。我也跟你说过,这个店铺是我祖上一直开下来的。我的先人们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只是到了我这里没落了,你说的那些东西在我家的族谱上都是有记载的。”老头敲了敲桌子。

    这老头的肚子里难不成还真有料?

    “呦?那陈叔你跟我说说呗。”我这个时候来了兴趣,那个鬼王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而且那个鬼王还总是怼我,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何况我这个活生生的人呢?

    “行。可以说,但是小郁呀我看这也快到饭点了,咱们边吃边聊,咱们再整两盅,怎么样?”老头说。

    既然这个时候老头都说这种话我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我连忙答应。

    这老头人还挺好的,看我没带钱他说这一顿算他的,我都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我不由得想到了刚才和他视屏的那个女人,再加上他露出的色眯眯的表情我想我应该是知道了什么。

    酒我也没挑差的,花生米,酱牛肉,还有一只烤鸡。

    主食也买了好多个馒头,外带几个炒菜,这老家伙的酒量我是不知道深浅。但是这个老家伙的饭量我可是知道的。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我觉得当初这句话都不应该形容廉颇,这句话放在老头身上那可是百分之百的合适啊。

    能!真的能吃。

    这老家伙的饭量甚至比我都能吃。

    我回到了铺子里,他在铺子里支了一张桌子。我把东西放到了上面。

    这家伙看起来满面红光的,这不是还没有喝酒呢嘛,怎么直接就上脸了?

    “哎呀,小郁呀,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虽说你去了一趟地府,但是我也没少和你的分生相处。但是喝酒这还是头一次。”老头笑呵呵的说。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

    我不是不能喝酒,而是一般情况下不喝,我记得我上一次喝酒在夏天的时候呢。

    也就是那个时候才遇到的胡依依。

    “陈叔说的是,菜也好了,酒也到了,要不咱俩开整?”我问。

    “哈哈哈,开整开整!”老头话刚说完他就给两个杯子里倒上了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