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分食
    陈叔说的很神秘,可是我半天都没有听他的后文。

    陈叔敲打着酒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的酒杯已经空了,我连忙上去给人家倒了一杯。

    “哎,这就对了。小郁呀,陈叔跟你讲,以后去到了外面一定要有点眼色。就拿我这酒杯来说吧,里面的酒空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满上?”老头笑着端起来抿了一口。

    嘿!这老头!

    反正他又没有读心术,我在心里怎么说他都行,反正他也不知道。

    喝喝喝,喝死你丫的。

    当然了,心里是这么想的就行了,但是当着他的面还是表现得好点吧,现在是求着人家给讲呢。

    “是是是,您老说的对!”我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在这里要说明一下,和别人碰酒杯的时候只有在地位平等的时候才可以平碰。要是我现在这种情况(老头是我的老板,年纪又比我大。)就只能把酒杯放低了。

    “接着讲啊!那时候年年战乱,说不好什么时候就死了,死了有地儿埋都算是不错的了。”老头说。

    “宁为太平犬,不当乱世人啊。”我应景的评价了一句。

    “嗯。那时候人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吃。可那时候有什么啊?年年打仗,地都没人种的,那不就剩下人了么?”老头说。

    我看到老头酒杯里的酒又没了。我很懂事的给他倒满了。

    “我知道,那时候打仗的军队很多情况下都是吃人肉的,人肉就是军粮。”我说的很平淡,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人性格使然的缘故。我总觉得那些历史书中书写的只不过是数字,只有这事儿发生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会产生认同感。

    “军队?就连百姓都吃人,你还说什么军队?”陈叔的情绪有些高涨了。

    我看他脸红脖子粗的,这才喝了这么几盅就上头了?

    “陈叔,那人肉好吃么?也不知道是不是从以前故事书上看的啊,齐桓公这家伙就吃过人肉,听他那意思人肉还挺好吃的。”我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这里。

    老头瞪了我一眼。本来想要夹酱牛肉的筷子又给放下了。

    “狗屁!人肉能好吃到哪儿去?”陈叔说道。

    我愣了愣,这老头的反应怎么这么大呢,就好像他吃过人肉似得。

    “陈叔您继续,别在意我问的这些东西哈。”我笑了笑,给老头倒满了酒杯。

    “话说我哪位先人一路行侠仗义斩妖除魔的,也行了不少善事。身上有本事就不怕其他的东西,别人没东西吃的时候他也能打点野味什么的,那时候的动物比现在可要精多了,人都饿的没什么力气了谁能追得住那些动物?当然我那先人除外。”老头打了个饱嗝。

    这老家伙的眼睛看起来朦朦胧胧的。这老家伙不会在这个时候喝醉了吧?

    “陈叔您没事吧?要不咱少喝点儿?”我问。

    “去去去,刚喝到兴头上。”老头推了推我。

    这老头讲故事怎么这么磨叽呢?而且他这酒量,还喝酒呢?这才几杯呀?倒不是说我有多能喝酒,只是因为这老头的酒量实在是太差所以才凸显了我的酒量来。

    “行行行,您开心就好。”我无奈的说着。

    “那天我的先人刚在林子里打了只兔子,就碰见了一个老太太。”老头说。

    “山里?碰见一个老太太?这怕不是个精怪吧?”我吃着馒头问。

    “谁说不是呢?我家先人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可那时候的人都有自己的手段,我家先人看了看,这也不是什么精怪呀然后就跟这老太太攀谈起来了,可那老太太不是在看他,而是在两眼冒光的看着他手里的兔子。”老头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

    “两眼冒光?这还是人么?”我纳闷道,因为我实在想象不出一个两眼冒光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老头弯了弯腰,捡起了刚才落在一旁的筷子。

    “小郁啊。你年纪小很多的事你都没经历过,就这么说吧,你挨过饿吗?”老头意味深长的问我。

    我想了想,“谁没挨过饿呀。”不说别的刚才我就挺饿的。

    “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好几天都吃不上一口饭,饿的眼睛都泛绿光的那种。”老头又给我重新定义了一下饥饿的含义。

    这时候我心里就有谱了。

    老头说的道理我也懂,只是那些事情离我挺遥远的,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茬。

    “陈叔,不是我说。现在的年月里,就算是乞丐都没有这样的吧?”我说道。

    “这就是宁为太平犬不当乱世人的意思了。我那先人就感觉很奇怪,这兵荒马乱的,老太太一个人在深山里走到底要干什么?总不会是自寻死路吧?我家先人心善就劝这老太太。只是那老太太一直看着他手里的兔子,我家先人也不糊涂,在这乱世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了,所以他顿时就明白了。”老头说

    “然后他就把那只兔子给了这老太太?”我问。

    老头点了点头,随后跟我干了一杯。

    “就这?”我吃惊的问。要是就这个故事的话老头至于跟我聊这么长时间么?一直在这里给我讲这些东西。

    “那当然不是,我家先人直接把这兔子给烤了。刚把这兔子交给老太太,老太太就抱起来一顿啃,而且那也不是什么大兔子,在那种乱世里,大兔子早就被抓光了。所以这老太太啃了一会就啃干净了。这老太太给我家先人磕了几个头。但他当时才多大呀,也就跟你差不多的年纪,所以他可受不住这老太太的一跪。而后这老太太就离去了。我家先人在那天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就这样睡过去了。”老头说。

    “然后呢?”我一边吃一边问。这老头讲故事老是吊你的胃口,让人听起来挺难受的。

    “然后我家先人也就没把这个当回事。就到处走。过了几天找到了一个小村子,那时候能有个村子借宿就不错了。所以我家先人也就进去了。刚开始还好,觉得这村子不错,可是他越往里头走越感觉奇怪,明明村子里住着这么多人,怎么一点人气都没有呢?”老头说。

    “你可别跟我说那老太太就在这村子里还给他报恩了。”我抓起了一个鸡翅膀。

    “人是在里面不错,只不过那老太太被村子里的人分食了。”老头说的很平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