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撒酒疯
    我一看,顿时清醒了不少。

    这老头是跟我一块喝酒的,这家伙现在要是真的磕碰着了,那这事我也是要负责任的。

    我直接冲着洗手台走了过去。

    直到我走进了才发现这老头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这老家伙好像是在这里睡着了。

    这下子给我整的愣住了,这老头到底是个什么生物?怎么这样都可以睡着?

    我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他,想将这老头拉起来。

    可是我往上拉的时候才发现这死老头是真的沉。用的力气大了吧怕给他碰着了,用的力气小了还整不动他。

    我现在的状态十分的尴尬。

    “陈叔。别睡了,醒醒!”我拍了拍他。

    这老头一开始并没有反应,我也不知道晃了这个家伙多少下之后他才挥了挥手。

    他挥手之后我还以为他醒了,并且隐隐约约听到了他说话。

    “陈叔,你说啥?”我没听清楚。

    “小郁呀!呕~”老头刚说了一句话之后我就闻到了一股恶臭。

    我去他大爷的。

    这老头可能也是受到了厕所中味道的刺激,情不自禁的在这里吐了出来。

    咬的稀碎的肉,馒头的碎屑,黏糊糊并且极其恶心的液体从老头嘴里吐了出来。

    那种酒的恶臭,还有胃里的那种味道,在厕所中忽然出现了。并且还在我的周围,说真的要不是我提前有所准备我真觉得自己会吐出来。

    “小郁啊。这是什么东西?”老头看着自己吐出来的东西自己好像还没有意识到呢。

    这老头也还算讲究,并没有给我吐在身上。

    “陈叔,你能站起来么?”我无奈的问。

    “起!”老头挣扎了几下,但是他好像并不能起来似得。

    “陈叔,我拉你!”我一只手堵住了鼻子。

    这时候我用力把他拉了起来。

    可这老头完全就是一副站不稳的样子,我把他拉起来了,但是还不敢放手,我生怕我一放手这老头就倒下去了。

    “小郁,咱,咱回去喝酒去。”老头对我说。

    “好好好,喝喝喝。”我虽然自己也站不稳,但是这老头的状态比我可差多了。

    我紧紧的扶着墙,还得顾着这老头。

    这样的速度就别提有多难受了,也别管是不是跌跌撞撞了吧,我们两个人回到铺子里的时候身上都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而且最可怕的是我感觉不到疼。脑子清楚,但是这身体可不受自己的控制。

    我把老头撇在了桌子旁。

    我也在摇椅上躺了下来,这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胃在翻滚,刚才那种味道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每当我回忆中出现刚才那个味道时我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呕吐欲。

    还好这东西我可以忍住,不然这时候我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像老头一样吐个昏天黑地的。

    我在椅子上躺着,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只希望这酒能再清醒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那老头。

    老头本来也被我放到了椅子上头,按道理还说他现在应该和我的状态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现在的老头挺神经病的。

    “小郁,我想唱两嗓子!”老头扭过了头,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着我的,反正我看他是有重影的,就是不知道这个老家伙看我时会不会有同样的反应。

    “陈,陈叔,别闹了。咱两都喝了不少,再整,再整下去要两个人非得喝吐了不行。”我说道。

    这个时候我可不想再起身了。

    “哎!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这老头并不是说说而已,他还真他大爷的唱上了啊?

    我一阵头大。

    这老家伙唱的有多难听自己心里是没有数么?

    “陈叔,自己人,咱,咱别唱了。歇会儿。”我无奈的说。

    别人喝多了总会有点跟平时不一样的地方,我喝多了就是嗜睡,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可是这个时候谁能想到这个老头喝多了竟然是想要唱歌呢?就他这精神,不让他上好声音真是太可惜了。

    我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怎么评价他了。

    “陈叔,咱别唱了,再唱下去我也得吐了。”我这个时候可是实话。我的胃早就受不了了,我脑海中一直浮现着刚才老头吐出来的那些东西。

    想一次我的脑子就疼一次,疼一次就想吐一次。恶性循环,受不了了。

    “小郁呀,想我当初的先人,嗝!是何等的风光?到我这里怎么就变成这番田地了?”老头停下了之前唱歌的意思。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哭诉起来。

    刚才他打嗝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要再吐一次呢。

    没找到他却是说出了这句话。

    我不禁理解了。这老头刚才跟我说的那些东西一直体现了一点,那就是他的先人挺厉害的。

    这个时候再联想到他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尴尬的情绪来。

    老头能会这么多东西我都很好奇了。

    如果说这东西是他家祖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话为什么到了陈叔这里就变得那么差劲了?

    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地方。这陈叔别说是别的东西了,同样的一张符咒在我这里就是破煞符,在陈叔哪里估计就变成打火机的替代品了。

    “陈叔,你别在意啊。没人说您这个。”我试着安慰这老头。

    这老头我也不知道他的情绪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敏感。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刺激到他了。

    难不成就因为刚才他给我讲的那个东西?

    这时候陈叔没有说话,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看着他动就好像是打醉拳一样。

    “陈叔,你咋的了?你别吓唬我啊。”我说。

    “来来来,小郁,我让你看个东西。”这老头往一边走去。

    我虽然挺好奇这老头的目的。但是我起不来啊。我十分怀疑我买了一瓶假酒。这东西怎么变成这样了?后劲儿这么大。

    “陈叔,我知道您是性情中人,喝,喝个酒就和喝水一样。但我实在是不想起来了。”我说道。

    “傻呀你。起来,先喝点醒酒的。”老头说。

    我好像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个老头怎么一会正常一会不正常的?

    而且他说的好像是醒酒汤?

    得了吧,喝这玩意儿一点用都没有。根本起不到醒酒的作用。

    只见这老头跌跌撞撞的走着,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