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筹备中的演出
    ,!

    人生或许就是一场演出,谁知道在台上的是谁。或许是你,也或许是我。

    影子的身份我跟胡依依探讨过许多次,但是每一次都谈论不出个所以然来,哪怕这一次我说的再有道理都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影子的真正身份可能只有影子自己知道。

    已经过了一个礼拜了。

    话剧的排练我也会去,只是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我知道了关于影子的故事,不论怎么说,这场演出都跟那个影子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杜峰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我和胡依依去探望过,一如胡依依所料的那样,影子已经离开了他。

    当初影子说的井水不犯河水,虽然我们做的听不地道的,但是这影子的确是害人了。种种证据都表明了这个影子与江燕给我们看的那些尸体有关系。

    我知道自己的能耐,虽然还没有到那种忧国忧民的地步,但是这个鬼王咱们还能处理不是?总不能放着这个家伙去害人不是?

    “李郁,我让你帮忙采购的那些道具你弄明白了没有?”杜峰这个家伙老是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明白明白了,好东西弄不过来咱也知道去网上弄。”我无奈的说道。

    杜峰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些道具也不能一味用贵的,那些贵的东西当然是好,但也得考虑预算什么的不是?毕竟是学校里的社团,也不可能跟别人收取门票什么的。

    “行吧。各方面准备就为,咱们按照正式演出的标准来一次。”杜峰正在台上发号施令。

    我点了点头,随着杜峰的这句话各方面的人员都开始忙活起来。毕竟排练了好长时间的东西了,彼此之间都有默契。

    我跟胡依依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时候话剧团中的人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东西。

    在过去一周的排练中我跟胡依依注意到了挺多东西的。其中最让我们两个人关注的地方就是在排练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煞气出现。虽然只有那么一丝,但是我们还是从那些煞气上面感受到了那个影子的气息。

    其实这才是让我们将目光锁定到这场戏中的原因。

    我其实挺忐忑的,之前的那个影子给我们来了那么大的一个下马威,她不可能就这样容忍我们在这里待着吧?

    我跟胡依依可以说是大摇大摆的站在这里的,我们身上的气息根本就不可能藏住。

    但是有一个事情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这嘲剧的演出。

    不论那个影子的目的是什么,这嘲剧一旦演出完毕的话就是一种结束。

    我们总不可能把这话剧演出两遍吧?

    排练很顺利。不论是从那一个方面来看,我们都已经把这一部剧演得有声有色了。

    当这边排练要解散的时候,杜峰却是拉住了我,说要跟我谈谈。

    我同意了。

    之后我跟胡依依把这个事情说了一下,胡依依在一边坐着等我。

    这时候等那些演员都离开的时候杜峰才开始跟我说话。

    “李郁。这演出时间眼看着越来越近,要是还有一些事情是我做的不到位的,你就帮帮忙。”杜峰跟我说。

    我一听杜峰这话就有些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呀。难不成我还会不帮忙吗?

    “有事情我肯定会帮的呀。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笑着给了杜峰一拳。

    杜峰脸上的表情特别的严肃,这跟我平时认识的杜峰完全不一样。

    “你怎么了?这怎么马上就要演出了你还不高兴了?”我问道。

    “哎,李郁啊。马上就要演出了不假,但是时间越是到演出的时候我就越心神不宁的。”杜峰叹了口气。

    “嗯?心神不宁什么呀?怕他们演不好还是?”我问。

    “都不是。”杜峰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杜峰,你跟我说明白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看你好奇怪的样子,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杜峰啊。”我皱着眉头说。

    基本上所有的演员都离开了。这个时候虽然我跟杜峰是在排练室的角落,但是我们说话的声音还是能让胡依依听到的。

    “没什么,就是挺奇怪的吧。说实话这是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场剧了。总是想完成好它。”杜峰说道。

    我看着杜峰,心中却是叹了一口气。

    “你付出不少了,毕竟这只是一个社团。你以后还要生活,总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寄托在这上面不是?”我安慰道。

    杜峰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点了点头。

    微笑着看了我一眼。

    “或许吧。我在这个学校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就是社团了,这一次要彻底离开它了心里头还挺不舍的。总归来说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的话这部剧的演员都找不到合适的。”杜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站定了几秒。

    “得了吧,我们没有你这么厉害的感悟。我对这个东西或许可是说是喜爱,但是让我做到跟你一样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做到你这一步。”我说。

    “我做到那一步了?”杜峰纳闷的说。

    “做到那一步?还用我说啊?拿着自己工资资助社团演出的谁?天天眼睛瞪得像个铃铛紧抓排练的是谁?离校这么久对社团念念不忘的人是谁?给社团提供第一本原创剧的人谁?还用我说么?”我说道。

    杜峰笑了一下。

    “得了得了。别这么说了。”杜峰说。

    我紧紧的盯着杜峰的眼睛。

    “说实话,这里吸引我的是你们这些人,而不是这个社团本身,其他人去参加工作了,社团中只剩下了你。我这还不是屁颠屁颠的跑回来跟你演戏了?别伤感了,也别多想了好不好?快演出了开心点。”我说道。

    “是啊,老人也就剩下你了。这可能是我这辈子的最后一次演出了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不能干涉什么,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么。”杜峰笑着问我。

    我看着杜峰的眼睛,心中那些愧疚感越来越浓烈了。

    我点了点头。

    “行了行了。其他的事情我安排给下一任社长了。我就算再想管也只能管到这一届了。留个剧本给他们也不错。”杜峰笑了,这笑让我有些毛骨悚然的。

    “对了,你那剧本怎么写的,一直没问你。就因为一幅画就写出来了?”我问道。

    “估计是我想象力丰富吧,睡觉的时候都能梦到这些事情。”杜峰笑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