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特效师小华
    ,!

    这话剧果然不是杜峰自己编出来的。应该真的和陈叔跟我说的那个故事有关系。

    自从我经常梦到那个神秘人之后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做的梦都不一定是自己的。

    也有可能是别人影响到你的。

    杜峰在这里还跟我谈了不少的事情。这些东西都跟影子没有什么关系,这里就不重复叙述了。

    “依依!走吧。”在告别了杜峰之后我就跟着胡依依出了门。

    最后在离开的时候我只看到了杜峰的背影。他背对着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产生了一种伤感的情绪。

    这种情绪在我的脑海中转瞬即逝就跟一种错觉一样。

    上次跟陈叔喝酒之后我就开始上夜班了。在排练完话剧之后我再回到家里头休息一段时间,就要去上夜班了。

    夜班要跟一群鬼相处,虽说那些鬼不会伤害到我,但是那种压力感还是存在的。

    “郁哥,完事了?”歇在门外一眼就看到了我。

    之前的女主角不是歇嘛,虽然他被自己的父母带回去了,但临近演出的时候还是放他回来了,美其名曰给他留一些自由。毕竟人家父母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完事了,赶紧回去了。吃点饭还要去上班呢。”我说道。

    歇点了点头。

    “今天的煞气又浓烈了不少。”胡依依看了我一眼后对我说道。

    我一愣。其实我也感觉到了,只是我没有说出口罢了。

    “嗯,我知道了。”我说。

    胡依依还想说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她咬了咬嘴唇,还是把那句话咽回去了。

    我们打了一辆车,回到了胡依依的住处。歇在回来之后也在附近租了一个房子,离胡依依这里并不算太远。

    一进门我就在沙发上躺了一下。说实话每天排练都是腰酸背痛的,估计这跟我平时缺乏锻炼有关系。

    “郁哥,姥姥我来蹭饭了。”歇说道。

    不知道为啥,每次听歇说句的时候总是感觉怪怪的。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姥姥这两个字。

    所以胡依依看他的时候总是会狠狠的瞪他一眼。

    这时候歇才会尴尬的笑笑。

    歇依旧是那一身经典的古装。

    走在校园中的时候总是有人以为他在玩角色扮演。其实这些人哪里知道他就是在扮演自己罢了。

    说实话,歇是一个男的真是白瞎了。

    “你们吃什么?”我站起了身体。

    就在我站起身的时候胡依依和歇两个人却是齐刷刷的看向了我。

    “行,不用说了,红烧肉是吧?”我说。

    胡依依和歇两个人点了点头。

    说来很奇怪,自从歇回来之后竟然也被胡依依带上了吃红烧肉这条不归路。

    这红烧肉咱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门清儿。我在厨房忙活了一阵这肉就算是做出来了。

    可就当我从门外进来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只见胡依依家里头出现了许多的虚影。这些虚影多是一些身穿盔甲的士兵,看上去威风凛凛的。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是猛然间一看还是让人挺害怕的。

    “我靠?干啥呢这是?”我吃惊的说道。

    “郁哥?我做的特效怎么样?”歇笑着对我说。

    “这玩意儿是你整出来的?”我说。

    歇点了点头。

    胡依依在一边瞪了一眼。随后狠狠的用筷子夹起了一块红烧肉。

    我对现在胡依依的表现十分的无奈。

    自从歇回来之后胡依依就一直是这个反应。只要歇在胡依依就很少说话。而且这段时间里胡依依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就连小六子有能力把那副画放出来了都是胡依依一个人去看的。

    所以说那副画上的东西有些什么我现在完全就是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里,再加上胡依依闭口不谈所以我根本就没办法去了解。

    “歇。这些东西是你打算在演出时整的,特效?”我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到什么东西来形容了。

    “嗯嗯,反正一些道具不够,我又会这些,所以把这些东西当成是道具就好了呀。”歇说。

    在歇说话的时候我看向了他整出来的这些玩意儿,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特别像是一种幻术。

    “那啥,幻术不是你们狐仙擅长的嘛。”我问了胡依依一句。

    胡依依抬起头来撇了我一眼。“家里老头子非要教他。”胡依依说。

    我无奈的看了歇一眼。

    后来我知道了,每一种仙家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但是并不是说不同的仙家之间就不能学习对方的神通,只是要求的条件比较苛刻而已。

    “这些特效,究竟是要?”我有些疑问。

    因为这嘲剧演出根本不需要这些特效呀。

    “我安排的。”胡依依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哈?这些特效虽然没有什么伤害,但是这上面的气息总会让那个影子察觉吧?这么做的话是不是太招摇了一些?”我无奈的问。

    胡依依本来正在吃饭。但是听到我这么问的时候她终于是再次开口了。

    “你不用管,到时候听我安排就好啦。”胡依依的目光中透露出了一丝狡黠。

    我靠,胡依依又掌握了什么东西?

    每当胡依依的目光中透露出这种狡黠的时候我总是会很紧张。

    上次在宛家岗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当初她安排自己的分身去搞事情的时候就给我吓了一跳。

    这个时候胡依依又是这样,她的小脑袋里又在预谋着什么?

    “你要干啥?我怎么这么瘆得慌。”我说。

    “我有计划,你配合我就可以了呀,最后的时候你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胡依依说。

    “我配合你?你先把你的计划说说。免得我到时候又瞎操心。”我说。

    “现在就我知道这个东西,但我不能告诉你呀。”胡依依说。

    “你在那画里头看到什么东西了?”我现在觉得胡依依产生这样变化的唯一原因就是那副画了。但是那副画里面有什么东西就不是我能知道了事情了。这就是我比较矛盾的地方了。

    “演出完你就知道了。你还不快吃?一会不上班了?”胡依依瞅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时间,算了算了,有啥事等回来再说。再不去的话就迟到了。

    那些鬼魂又该嚷嚷了。

    我吃完之后换好衣服直接出了门。在门口找了一辆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