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尸
    《葬经》有曰:

    葬者,藏也,乘生气也。

    夫阳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谓之生气。

    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

    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纳骨,以荫所生之道也。经曰: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木华于春,粟芽于室,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这意思就是说当一个人死掉的时候丧葬地的环境对后人是有着很重要的影响的。当然,还有风水。

    人活着的话是阳,人死掉的话是阴。

    我不明白的就是这一点,人都已经死掉了,这尸体怎么可能变成纯阳之体呢?

    要是非说人死掉以后要变得有阳气,也不是没有,有一种僵尸叫旱魃。

    旱魃为虐,如惔如焚。旱魃,是传说中能引起旱灾的怪物。

    这旱魃说到底也是由僵尸进化来的。

    尸体一但开始发生变化的话,是从‘白僵’开始的,尸体入养尸地后,一月后浑身开始长茸茸白毛,这类僵尸行动迟缓,非常容积对付,它极怕阳光,也怕火怕水怕鸡怕狗更怕人;随后再进化的话就变成了‘黑僵’,白僵若饱食牛羊精血,数年后浑身脱去白毛,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几寸长的黑毛,此时仍怕阳光和烈火,行动也较缓慢,但开始不怕鸡狗,一般来说黑僵见人会回避,也不敢直接和人厮打,往往在人睡梦中才吸食人血再进化的话就变成了‘跳尸’,黑僵纳阴吸血再几十年,黑毛脱去,行动开始以跳为主,跳步较快而远,怕阳光,不怕人也不怕任何家畜。再到后来的话就变成了‘飞尸’,由跳尸纳幽阴月华而演变,飞尸往往是百年以上甚至几百年的僵尸,行动敏捷,跃屋上树,纵跳如飞,吸**魄而不留外伤。

    一般来说能进化到这一步的僵尸就已经是很难得了,就算是想在古书上头看见的那些故事都没有多少关于‘飞尸’的记载。

    之前的这么多僵尸都是属阴的。如果再进化,那就要变成旱魃了。

    飞尸吸纳精魄数百年之后,相貌愈发狰狞,可谓青面獠牙啖人罗刹,还能变幻身形相貌迷惑众人,上能屠龙旱天,下能引渡瘟神。所谓旱魃所过,赤地千里这并不是一句玩笑。

    要是这个家伙还不知死活的进化下去就变成了犼。这已经不是凡间可以容纳的物种了。所以这里也就不谈这个了。

    我看着牛二。要是说他的身体会变成旱魃,我是死都不信的。

    “要钱干嘛?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我决定还是把流程整完的好。

    “俺就是为了给家里的老婆孩子整点钱,开个水果店经常被二流子欺负。加上俺也冲动,所以俺觉得挺对不起他们娘俩的。这就是俺要钱的目的。那个酗子,联系方式俺一会告诉你。”牛二一开始还有些犹豫,但是过了一会之后还是跟我把话说明白了。

    我愣了一会儿。

    我之前都想歪了?不知道为啥这个时候我觉得挺尴尬的。就连看人家的眼神都不对了。

    “狮子!狮子!”我叫了几声。

    “嗯?”公狮子有些懒洋洋的说道。

    “那啥,你能去把牛二的尸体整回来不?”我说。

    这牛二想卖自己的尸体,但是空口无凭的我们怎么相信?

    我找着牛二,问清楚了他的尸体在哪儿。

    “牛二啊,你的尸体不会被火化了吧?”我突然想到了这一茬。

    “不会不会,俺们哪里不兴这个。”

    狮子虽然懒但是我交代给它这个事情之后它还是飞快的去了。

    当然不可能是用本体,要是用本体的话半夜要是还有在外头的人看见一个石狮子从自己脑袋上飞过去还不得吓死呀。

    牛二就被我放到了一边。

    剩下的那些鬼魂我也按照顺序接待了。只是我在接待他们的时候脑海中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尸体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而且牛二提到的那个女人也总让我心神不宁的。

    按照现在时髦一点说法,阴阳的概念是源自古代中国人民的自然观。古人观察到自然界中各种对立又相联的大自然现象,如天地、日月、昼夜、寒暑、男女、上下等,以哲学的思想方式,归纳出“阴阳”的概念。早至春秋时代的易传以及老子的道德经都有提到阴阳。阴阳理论已经渗透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包括宗教,哲学,历法,中医,书法,建筑堪舆,占卜等。

    阴阳是对立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统一的成分在其中。物极必反就是这个情况。

    牛二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物极必反的例子。

    他说白了就是一个普通人,虽然看起来比较魁梧,但是这不能成为他死后尸体变为阳的理由。

    也不知道我接待了多少个鬼魂了。就在我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石狮子终于是回来了。石狮子没有多言,一个编织袋直接就出现在了地板上。

    这给我吓了一大跳。

    “我靠。这是什么?”

    石狮子好像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

    (虽然我看不到它的目光。)

    “尸体呀。”石狮子说。

    “尸体你就给放到这里了?”我不安的说着。

    这里是哪儿啊?老头的店铺,要是这尸体丢了,这可不是啥好事。

    偷盗尸体多大的罪名?就算不说这么多,光一个尸体摆在这里也是一种晦气不是?

    谁会希望自己旁边有一俱尸体呢?我刚才还喝着茶。这个时候却是连倒茶的心情都没有了。

    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袋子打开。我看看。”我无奈的说着。

    石狮子没有说话。我也没看见那个狮子有什么动静,但是这个时候袋子却是动了。

    当袋子打开的时候我才发现了一个事情。

    “牛二,你死了多长时间了?”我问道。

    牛二走了过来。

    “死了,一年了吧。”牛二摸着脑袋说道。

    “死了一年的话,这尸体还不得烂了?”我看着这俱尸体说着。

    可是在编织袋里的尸体哪里有腐烂迹象?分明就是一个大活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