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又是虫子
    这老头把这里的仓库整得很低,比一般的地下室还要低,不知道的人看过去就和一个菜窖似得。

    “陈叔,就这么放下去?”我问。

    老头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不然呢?”老头看我的样子很怪异。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在那个菜窖里头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但是这要是把尸体放进去的话实在是有些诡异,甚至有些不合群的感觉。

    我手里的这个编织袋很轻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已经像是抓着很沉的东西一样。后来这件事情解决之后我才明白了我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因为这是一俱尸体的缘故,所以我本能的产生了一种叫做抗拒的东西。

    “一会再放吧。陈叔你这么晚跑过来就因为这个东西啊?”我问。

    老头点了点头,说实话看到老头这样的反应我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给这个家伙打电话了,留在店里头,叫石狮子看好拉倒了。等他明天过来以后让他自己整去。我也就不用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了。

    “你先把编织袋给我。”老头说。

    我把东西递了过去,这东西在老头这里看起来就好像是成捆成捆的钱一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刚才牛二就跟我在这里说话,虽说我也知道那个东西是牛二的魂魄,但是这时候看到他栩栩如生的尸体我觉得很诡异,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我只感觉自己的心里很不舒坦。

    “小郁啊。这两天店里也没什么事。你要是有自己的事情就先忙去。你放心,工资照发。”老头看着那俱牛二的尸体后说道。

    “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听老头说的东西怎么话里有话似得。

    “没啥别的意思,最近我要出一趟远门,店里头你要是没事就过来看一看,你有事的话就把店铺关起来就行了。”老头皱着眉头说道。

    “嗯?这都快要过年了陈叔,你打算出远门?你要去哪儿啊?”我问道。

    “以前的一个老朋友出了点事情,我得去看看。你就别问了。”老头说。

    我点了点头,这老头今天过来以后说话的方式就有些奇怪。我不管怎么琢磨都琢磨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跟这两个石狮子商量,这两个东西在店铺里待了有些年头了,它们的眼力也不会差。有什么脏活累活使唤它们就行了,你明白了么?”老头说。

    我瞅了瞅那边的两只石狮子,这时候我才发现了一个事情,那两只石狮子精精神神的,平时蔫了吧唧的,怎么这个老头一来就精精神神的呢?看样子有古怪。

    而且这个时候我感觉特别对不起那两只石狮子似得。不,准确的来说只有一只,那就是公狮子,别看我在这里上夜班也没多长时间,但是有许多活我还是吩咐下去了。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外人。这时候老头这么一说,我顿时感觉面红耳赤的。

    “好。”我答应了老头。

    老头又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随后就离开了,而且他还告诉我,他从明天开始就不在这里了,至于他要去哪儿我也不知道。他临走前还给了我一张卡,让我把那些鬼魂精怪的帐结一下。

    这老头也不怕我卷钱跑了,这还是让我挺奇怪的。

    老头走了,我看着那个编织袋心头产生了一种怪怪的感觉。

    我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石狮子。

    我靠?这石狮子也变化的太快了吧?老头刚出门就又变成了那种蔫蔫的样子,尤其是那个母狮子,它更加过分直接睡过去了。

    我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公狮子。

    那只公狮子好像也感觉到了我的目光。

    “干啥?”公狮子问我。

    “那个啥,老头走的时候不是说了么,有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你。”我笑了笑。

    这石狮子往后倒退了几步,你们能想象到石狮子往后倒退几步是一个怎样的感觉么?

    反正我是看到了。

    “你要干什么。”虽然看不到石狮子的表情,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它的情绪。

    “看见这个编织袋了么,帮我放到菜窖里去。”我说。

    石狮子愣了愣。

    “就这个?”石狮子疑惑的问。

    “当然了,不然还能有什么事情。”我说。

    “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多简单。”石狮子说完之后就抓着那个编织袋离开了。

    菜窖离这里并没有多远,对于石狮子来说也就是几十秒秒钟的事情。

    石狮子走出去之后我的心中顿时就在思考着一个东西。

    牛二是怎么知道自己尸体是不腐尸的呢?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告诉他的么?可是这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呀,那个女人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呢?

    要说这不腐尸难得其实也有这个原因。

    之前实行土葬的时候挖坟掘墓就是很不道德的行为,所以这尸体哪怕变成不腐尸了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而现在就更不用说什么了。直接一把火给烧了,管你什么不腐尸,通通变成灰灰去。

    这女人成为我现在心中最大的疑惑。关于这个女人的身份我在心中设想过无数的可能。但是不论我再怎么想也确定不了,这才是让我最头疼的。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嗡嗡的声音。

    我正纳闷呢,这是什么季节了,怎么还有虫子呢?

    我四下里看过去,这时候屋子里的灯光也变成了正常的。

    不是之前鬼魂出来的那种幽蓝色。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让我吃惊的东西。

    红色虫子。

    这虫子,怎么那么眼熟呢?

    这虫子直勾勾的冲着我飞了过来。

    我被吓了一跳。这时候我才想起自己眼睛的事情来,胡依依在我的眼睛上布下了幻术,普通人什么都看不出来,只有一些学道的人才能感觉到。

    这虫子飞得很快,在我想要抓住它的时候竟然嗖的一声钻进了我的眼睛里。

    突然间一股酸痛感从眼睛里传了出来。

    我猛然间躲在地上,用手死死的捂住了我的眼睛。

    这股子酸痛感一时半会消失不了。

    给我整得十分难受。

    这时候前去放编织袋的石狮子回来了。

    “嗯?你这是怎么了?哎?眼睛怎么还泛红光呢?”石狮子表现得很吃惊。

    我听石狮子说话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