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这老头不简单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老头凝望着门外,门外寒凉的月色看起来特别的凄白。

    随后这老头摇了摇头,他在门口也不知道到底站了多久,反正我在这边看的腿都麻了。

    老头用一种独特的眼神瞅了我一眼,这种眼神让我有一些紧张。老头的样子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甚至都可能不是一个普通的修道者。

    老头来回踱步,最终走到了电脑前,缓缓的点了一支烟。

    电脑打开了,电脑中又出现了让我熟悉的声音。欢乐斗地主!

    哈?

    这老头居然在这个时候玩起了欢乐斗地主?

    “陈叔!你!”我惊讶的看着他。

    “嗯?怎么了?”这时候的老头似乎又恢复了之前那种猥琐感。和刚才那个霸气侧漏的老头完全不是一个人,我狠狠的揉了揉眼睛,我真怀疑刚才我是不是看错了。

    老头看着熟悉的斗地主界面,露出了那种久违的猥琐的笑容,说实话我在这个时候真的不想破坏他斗地主的雅兴。

    “陈叔你这藏的太深了吧?”我看着这老头特别尴尬的说着。

    “藏?我藏什么?这四个二还用藏吗?”老头说完之后特意指了指电脑屏幕。

    我顿时汗颜了。

    “陈叔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

    “啊?”老头没工夫搭理我,按照他的话来说,这时候的斗地主已经到了一种最危急的时刻。

    如果这老头玩的是别的游戏我可能会明白他说的,但是这个家伙玩一个斗地主竟然可以玩出这种感觉来也真的是没谁了。

    “陈叔,你是不是什么高人?你别玩了,我这心里头没底啊。”我晃了晃老头。

    “哎呀,你看看。你这是搞什么玩意儿呢?咱们一认识的时候我不就说我是一个高人吗?还有,你怎么就心里没底了?”老头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的无奈。

    我呆呆的看着他。

    “陈叔,我跟你讲个真心话。我身边有好多人都像你一样你明白吗?”我对着老头说道。

    刚才的那个虫王给了我足够的震撼,但是这种震撼远远比不上我身边那些人对我的态度。

    要说我最了解的,就是胡依依了。但是就连胡依依我在一些情况下都不了解她的意思。

    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总是有一种隐藏身份的感觉。这种情况发生的多了我就连看买早餐的阿姨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老是感觉她是某个大神。这样的感觉一直到今天才强烈起来。

    这老头,真他大爷的!

    “嗯?小郁。你周围的人都怎么了?”老头问我。这个时候的他欢乐豆输完了,正在切换账号呢。

    “陈叔你就别逗我了。我感觉我都不了解我周围发生的事情,但我感觉你肯定比我清楚。”我说道。

    这种感觉我不知道已经产生多少次了,每当我身边出现一个隐藏身份的人我都会产生类似的感觉。

    我感觉自己就他大爷的跟一个小白鼠似得,别人可以随便的围观我。但我连人家的身份是什么都不知道。

    老头刚换好了账号,但他并没有点开始游戏。而是盯着我看了挺长时间的。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只是这老头盯得我有些发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头终于开口了。

    “小郁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身边会聚集这么多你不知道身份的人呢?”老头又点上了一根烟。

    我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现在的我连周围的人谁在隐藏身份都不知道,又怎么会考虑这个问题。

    “那不就得了,你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你还想他干什么?”老头问我。

    “陈叔,你这样很容易把天聊死你知道吗?”我说。

    “咳咳!斗地主,斗地主!”老头说道。

    老头明显是想转移话题,但是这个时候的我能就这样放过他吗?不可能,不存在的。

    “陈叔,你今天是肯定逃不过去了。我为什么不能知道?这都特么跟我有关系了我还不能知道一下?凭什么?”我的内心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个时候我的情绪突然就翻滚了起来。

    “小郁,你这是讹人呐。你周围那么多人你随便去问一个不就行了么,你在这里逼我半天干什么?”老头被我整得有些烦了。

    “陈叔,你也想干掉命运是吗?”我问。

    老头抬起头来看着我。

    随后犹豫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在我身边聚集的这一群人都是想干掉命运呗?是这个意思吧?”我问。

    老头在这个时候却摇了摇头。

    “不一样,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为了杀命运。”老头说。

    “那命运跟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我是命运?都想杀了我呗?”我深吸了一口气。

    老头被烟呛了一下。

    “你开什么玩笑呢?”老头喘着气说。

    我愣了愣。

    “我觉得我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够好了。但是我觉得长此以往下去我真的承受不来。”我说。

    老头没有说话,他刚把烟掐灭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又点上了一根。

    老头抽了一口,红红的烟头在散发着亮光,红光过后留下了长长的一节烟蒂。这烟灰在老头身上落了一些,老头轻轻的拍动,把自己身上的那些烟灰弹掉了。

    “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吗?”老头问我。

    老头这个问题倒是把我问的有些无语了。好人?这东西怎么去定义?任何定义都得有一个相应的标准在其中才算数的吧?可现在这种情况又算什么呢?

    “额,姑且算吧。”我想了想,这老头对我还算是不错。(我的想法比较简单,谁对我好想就觉得谁是好人,真他大爷的,没谁了。)

    “我不会害你,更不会把你当成是什么工具。这一点我跟别人不一样。”老头现在抽烟抽得越来越快了。这一根烟只用了三口就把它抽完了。

    “还是不能说吗?”我有些无力的说着。

    千篇一律的回答,不论我问谁我得到的答案始终就只有这一个。不能说!

    “虽然不能说,但是我可以给你一样东西,能不能看懂就只能看你的了。”老头说道。

    “什么东西?”我纳闷的说。

    我说完之后老头就递给了我一个用纸包着的东西。

    从入手的感觉来看似乎是一张纸?

    “这是?”

    “行了,不早了。回去吧。”这老头把东西交给我之后就做出了一副要锁门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