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纸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头不由分说的把我推出了门。随后干净利落的上了锁。

    临走之前还不忘提醒我这几天他出远门的事情。

    只留下了我独自一人。

    门口的这两只石狮子我倒是也想跟它们说话,但是这个时候的它们不论我怎么叫他们始终都不发出声音来。

    算了这两个货估计就这样睡着了。

    这个点下班的我也只能去打出租车了,但是这个点想要打个出租车还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我在寒风中也不知道等待了多长时间,终于是从手机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其实刚才在等待的时候我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老头交给我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但是我迟迟没有去看。除却没有路灯的因素,剩下的也就是周围的寒风太过凌冽了。

    真他大爷的,锁什么门啊!让我打个车再锁门不行吗?

    我上了出租车,叫司机师傅打开了后面的灯。

    这时候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老头交给我的纸包。

    我揭开了一层,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下面竟然还有一层。这老头也不知道包着的是什么东西,足足包了有三层。

    当我打开最后一层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其中包着的竟然是一张黄纸。

    符咒?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东西。要说我最熟悉的东西是什么,那肯定是符咒无疑了。老头递给了我一张符咒是什么意思?我之前也见识过老头画出来的符咒,虽然有模有样的,但是效果却不怎么样。

    可是今天晚上刚刚发生了这一切,你觉得我还觉得那个老头是真的弱吗?

    这符咒是什么?我把符咒举起来,想要看清楚上面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兄弟你这是什么符啊?护身符?”司机师傅开口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吓了我一跳。你能了解当一个人集中注意力看一样东西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吗?

    说实话我快被吓死了,在面对鬼魂的时候我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啊,是,刚求的。”我说。

    司机师傅笑了笑。

    这符咒我没有看清楚,车里的灯光太昏暗了,加上老头画的这一张符也不是特别的清楚,所以也就导致了我在这个时候什么都看不清楚的问题。

    我知道我拿手机能看清楚,但是这司机师傅的笑声却是引起了我的好奇。

    “师傅你对这有研究?”我问。

    晚上的车辆很少,所以这司机师傅在开车的时候也比较轻松随意了。

    “嗨,研究谈不上,但是我们跑夜班的,那个人不得信一信这东西呀?”司机师傅说。

    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司机师傅的说法。阴阳二字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在白天就属于阳,是给人生活的,而夜晚属于阴,是给鬼魂生活的。

    但是现在黑白颠倒,黑夜当成白天过,白天当成黑夜过,那这样的情况下岂有不见鬼的道理?

    加上出租车这样的东西本身就是用来接送活人的。但是在晚上开的话很容易惹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这也是无法避免的。

    当然大部分的鬼魂只是搭一截顺风车罢了,并不会出来搞什么幺蛾子。可谁能保证在这些鬼魂中就没有那些刺头的存在呢?

    出来吓一吓人也不是没有的事情,普通人见到的鬼的反应是什么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我相信大家都能有所体会。

    当然,这都是那些尚且存在理智的鬼魂,而那些毫无理智的鬼魂因为会被生前的执念所牵绊,所以也不会吓这些跟它们无冤无仇的出租车司机们。

    “师傅您说的没错。您这里有符咒吗?我看看。”我也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

    司机师傅本来正在开车,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却是给我撇了一眼,目光扫到了汽车前方的镜子上,我瞅了一眼,你还别说这符咒上面还真有些东西。由于这张符咒旁边就是灯,所以我看的也比较清楚。

    我看了一会才发现了一个问题,这符咒虽然是能保出图平安。但是这上面的画法不对,和鬼魂之间产生的是一种对立的关系,有一种针尖对麦芒的感觉。但是这符咒又不足以消灭那些鬼魂,所以这样的符咒完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但炸不到人家鬼魂,而且还很有可能把自己给炸进去。

    现在的我是朱砂不离身,所以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请不已经的帮他在上面画了几笔。当然是趁他不注意画的,这样的我也算是行善积德了。

    这司机师傅把我送刚回到胡依依的家里,随后他就离去了,而且我想要说明一点。这司机师傅我以后再也没有遇见过他。

    我蹑手蹑脚的上了楼。这样的生活让我有些疲惫,没有回到胡依依的住处时我还没有这种感觉。回来了反而有了。

    胡依依应该是回到房间里睡下了,整个客厅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把客厅的灯打了开来,并且把老头包的严严实实的符咒放在灯下面好好的观察了一波。

    老头画的比较随意,看起来不知道画过多少次了。

    可是这符咒的画法我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我感觉自己也会画过似得。

    “这是?”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很神奇的想法,这符咒我好像真他大爷的会画呀。

    这笔法老头虽然画的很潦草,但是基本上都是相同的。

    这不是太清寅火破煞符么?

    当我想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这符咒,老头是怎么画出来的?

    我只想到了那本古书中的东西,老头既然会画那个符咒那他岂不是跟那本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老头究竟是谁?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却可以随便的想。

    我开始回忆起来,在我接触到这本古书时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过电影一样的在我眼前不停的闪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眼睛突然睁大了,这让我想到了一种可能。

    我去他大爷的吧,这老头不会就是他吧?

    我的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

    就在我惊讶万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胡依依的声音从一边传了过来。

    只见胡依依穿着一身睡衣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你这样容易吓死人你不知道吗?”我呼了口气。

    “这不没被吓死么。”胡依依看起来挺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