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辗转反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胡依依的这一句话让我一点心思都没有了,看着胡依依的模样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你这么晚还不睡觉?说。你是不是为了等我?”

    “屁,我起夜的。”胡依依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冲着卫生间走去了。随后又很自然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存在感很弱。

    当胡依依走回到房间中的时候我也开始安排我的住处,在沙发上睡觉的我早已经轻车熟路了。我动作很快的铺好了床单,随后把客厅中的灯关了。

    我躺在了上面,刚才我想到的那个可能性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挥散不去。胡依依家中是很热的,我睡的沙发,这样的感觉更为浓烈。在我辗转反侧的睡了一会之后,我身上的那种燥热感更加严重了。

    当我坐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我的后背湿漉漉的。

    说实话我睡不着了。

    如果我刚才想到的那个可能性是真的,那些老头活的也太长了点吧?

    等等,不对。如果这是老头,那该怎么解释最开始他问我的那个问题?

    那血色的残阳,以及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满城的瘟疫又是怎么回事?

    都说动物活的时间长了会成精。那老头这样的又算什么?难不成叫人精?我的大脑一片混乱。

    明天反正不用去上班,这老头去干什么我也不知道,要是以前我一定会觉得这个老头是去勾搭良家妇女去了,但是我知道现在的这个老头不会做这样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许这是一种直觉吧。

    其实从很早以前我就已经感觉到有一个阴谋在我身边展开。但是我为人比较懒,哪怕这个阴谋是针对我的,但是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我也不会去想这些事情。

    可是这个时候却不行了,如果说以前只是我自己单纯的想法的话,那现在的这个东西又是什么?虫王,地府,胡依依的二姐,还有那个什么从来没有见过的黑魔。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一个个看起来牛逼哄哄的,我算是什么?说的好听点,叫修道的,或者是阴阳先生,(虽然是被胡依依带过来的)说的难听点我就一个屁都不会的**丝。

    为什么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会出现在我身边?这个藏在我周围的计划究竟是什么?我觉得我在这个时候如果再不去考虑这个事情的话我的后半生就算废了。

    虽然习惯了,但是时不时给你来一个惊吓你还是有些受不了啊。

    地府!

    对!地府。老头在跟那个虫王提到的她会是谁呢?

    在我的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人就是阿荼,但我怎么也想不到阿荼跟那个虫王究竟有什么关系。阿荼是第一尊古神,她的身份竟然能跟老头产生联系,那些老头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呢?

    虽然我跟老头说的是不去想这些事情了。但是这样的事情搁到谁头上,谁不得好好的想一下?

    我就这样坐着,虽然有睡意,但是不论怎么样我都睡不着,这倒不是说我矫情,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老头给我的这一张符咒我到现在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了。但是我知道又如何?老头到底是不是我猜想中的那个人呢?我晃了晃脑袋,心中的迷惑确实越来越浓了。

    “兽,你在吗?”我自言自语道。

    其实也不能算是我在自言自语,而是在对我眼睛中的**流。

    这兽我一直把它当成是友军来对待的。在之前我身处险境的时候兽也帮过我不少忙,尤其是兽把难离交给我的时候。

    难离为什么会到兽的手中?而且晚上的那个虫王为什么要对兽喊奴仆二字?难不成兽跟那个家伙有什么联系吗?不,是肯定有联系。

    可他们之间的联系又是什么呢?越想越头疼。我此刻就像是迷失在大海中的一艘小船一样。准确的来说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越想越头疼。还是我掌握的信息太少。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看。

    我下意识往窗户外面看过去。这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双血红的眼睛。

    我了个去的!

    在不经意见瞅到了这样一双红彤彤的眼睛谁能不害怕。

    再说了,这可不是一楼啊!鬼知道那个东西是怎么上来的?

    我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我连忙从衣物中拿出了我的符咒。

    我以为这是那个不知道死活的鬼魂呢。就在我拿出符咒来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那个东西竟然消失不见了。

    我猛的蹿到了窗口哪里。可是窗户外面除了一片黑暗以外什么都没有。

    刚才那个绝对不是错觉。

    我的眼睛在变成血红的时候似乎也有一种类似的模样?可是这种感觉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刚才在呼唤兽,但是也不知道兽在干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应我。

    就在我四下寻找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听着声音像是一个女鬼,但是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起了一声。

    这笑声就好像是有小动物的指甲在一直扣着你耳朵似得。又像是蚂蚁在不停的啃完着你,这样的感觉我是不想在体会到了。但是这声音出现的太过突然,甚至于我都反应不过来这声音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胡依依呢?这么明显的声音胡依依不可能没有反应。

    我往胡依依那边的房间看去,只是这个时候胡依依的房间仍旧没有动静。

    我也不管那么多,这时候我一张太清寅火破煞符就冲着一个随机的地方甩了过去。可是我不甩这符咒还好,一甩出去我就后悔了。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冲天的寒意。

    这寒意顺着我的四周涌现了出来,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似乎都要被这股寒意冻僵了。

    这是,煞气?

    这么浓重的煞气。我靠!不会是那个鬼王吧?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点背吗?

    “依依!”我喊了一嗓子,但是这个时候胡依依房间中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就这么一晚上的时间怎么接连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的目光中似乎出现了一种红色,阻挡住了我的整个视线。就在这时候我反应过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