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虫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让我不得不面对的东西出现了,这种虫子曾是我的噩梦。尤其是这种白色的虫子,红色的虫子还好一些。

    那些白色的虫子就好像是丧尸病毒一样。只要被它们沾染上就会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当初在宛家岗的时候为了救子梦我们到底是受了多少罪。当初子梦被小六子带走之后到现在都没有踪影,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说实话那个小姑娘的性格还挺让人喜欢的。

    “吃菜吧,在不吃菜就凉了。”杜峰说完之后就动起了筷子。

    我尴尬的笑了笑,这时候我跟胡依依对视了一眼。

    随后我也开始夹菜。

    这虫子进入我眼睛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吃了两口菜之后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就好像我的大脑之中突然被塞进去什么东西一样。

    “你怎么了?”杜峰看出了我现在比较难受的样子,然后特别关切的问我。

    我摇了摇头,然后拿起了桌子上的纸杯,倒了一杯可乐,然后猛然间灌了下去。

    这一下才让我感觉稍微舒服了一点。

    “有,有点难受。”我说。

    “没事吧你?”杜峰问。

    这时候胡依依默默的看了我一眼。

    随后她的手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放到了我的后背上。

    瑞后一种清凉的感觉进入了我的身体,之前那种让人窒息的感觉也消失了不少。

    随后在这饭店里我们又跟杜峰聊了聊这一部话剧,其中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全被胡依依听去了,我的脑子还没有恢复正常,哪有闲工夫听这个东西。

    这顿饭吃的我十分难受,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顿饭吃完的时候我好像再也压制不住脑袋中的那种感觉了。

    在杜峰走了之后我在饭店的包间里就撑不住了。

    “你没事吧?”胡依依一脸担忧。

    我痛苦的摇了摇头,“没,没事个锤子。脑子快炸了!”

    “那种虫子的原因吗?”胡依依继续按住了我的后背,但是那种清凉的感觉根本就不能起到什么阻挡的作用。

    “不行不行!”我说。

    胡依依眉头突然一皱。

    紧接着我脸前的景象就改变了。而且那种感觉在逐渐的变轻。

    “这是啥?”我脑子中突然想到了一种东西,那就是胡依依的幻术。

    “你想的没错,就是幻术。不过阻挡不了多长时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去,然后再想办法。”胡依依一脸的凝重。

    这幻境不是什么特别神奇的东西,说白了这幻境就好像是一针镇静剂一样。

    我挣扎着走出了饭店。

    等我们回到家中时我脑子中的那种感觉再也压抑不住了。就连胡依依的幻境都不行。

    更不用说我的意志力的。

    一种特别恐慌的情绪出现在我的身上,但是我具体恐惧着什么连我自己都不明白。

    就好像是一种被遗忘在角落没有任何人知道你存在的感觉一样。

    以前在做噩梦的时候经常会有这种感觉,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黑暗中,周围的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你也不知道周围有什么,只剩下了一种孤单的感觉。

    “依依!”我含糊不清的喊着,这声音就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此刻的我正处在一个特殊的状态里。在这状态下我的意识可以说是比较清楚的。但是我自己表现出来的却不是这个样子,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一个陌生人入侵了一样。

    他大爷的,什么鬼?

    我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之前的那个虫王,不会是老头没有抓到那个家伙吧?

    但是我突然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当时我亲眼看到了老头把那个东西抓起来的。

    那我现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清爽,脑子中出现的那种难受的感觉再也没有了。但是我的身体就没有那种待遇了。

    “我现在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我的话依旧是含糊不清。

    “什么?”胡依依没有听清我说的话。但是这种情况下胡依依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她死死的盯着我,好像在使用读心术,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胡依依的眉头皱的特别厉害,我的想法她好像根本看不透的一样。

    就连读心术都看不到么?

    我正躺在沙发上。胡依依的表情我看的一清二楚,可我就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紧接着胡依依左手挥出一道粉光,这粉光就砸到了我的脸上,可是我的身体却没有任何要复苏的景象。

    这是?什么?

    我目光所触的地方出现了大批大批的虫子,一眼望去,漫无边际,就好像是一片虫海。

    这些虫子向我蠕动过来。

    紧接着胡依依也消失不见了。原本她所在的地方出现了那些红色虫子,那些红色的虫子好像在帮我阻挡那些白虫子一样,只要那些白色的虫子一靠近我,那些红色虫子就组织起一次进攻将那些白色的虫子打退。

    随后难离在我的视线中出现了。它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就在最中间矗立着。

    那些白色虫子在此刻停下了进攻的节奏,难离在它们眼中就好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

    那些红色虫子也在难离面前低下了头,就好像是一种臣服的表现。

    在这些虫海中所有的东西都变小了,刚开始我还知道自己在哪里,可是随着难离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出现,我突然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说上去很玄妙,但是当人真正处在这样的状况下时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感觉自己在逐渐的变小,就好像是在这茫茫虫海中的一只虫子一样。

    随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人影我看不清楚。他拿起了难离,在这虫海之中就好像是宣布自己主权的一样。

    那些白色虫子好像特别的恐惧,生怕这个人拿着难离把它们一个个的撕碎一样。其实在我的印象中这些虫子不都应该是悍不畏死的吗?怎么看到这个人就变成现在这个状态了?

    那些红色的虫子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显得特别的兴奋。

    虫海顿时化作了两个阵营,一个是以红色虫子为主的,另一个是以白色虫子为主的。在这两堆虫子中央就是那个拿着难离的人,我也不知道此刻我看到的东西是幻觉还是真实发生的。

    那人影拿起了难离冲着那些白色虫子挥去。红色虫子就好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冲着白虫子冲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