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兽的心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家伙说他是个影子吧,也不是,说他不是的话,他的模样还真的就是个影子的样子。

    兽直勾勾的躺在了沙发上,那姿势十分的随意,根本就没把自己当个外人。

    “哎呀呀,在里面呆的无聊,所以出来玩一下。”兽说道。

    我顿时汗颜了,我看完这个家伙的模样连水都不想喝了。

    “你让我太意外了。”我说。

    “哎呀呀,怎么意外了?就因为我出来了?”兽突然说道。

    我坐在兽的对面,这个家伙除了我在睡梦中的时候见到过,也就是在上一次虫王出现的时候见过了。

    只是兽这种出现在现实中的样子让我有点不太习惯。

    “不习惯,还是习惯你在睡梦中的样子。”我说。

    “你别这样说,你让我起了一声鸡皮疙瘩。”兽说道。

    虽然看不清兽的脸,但是我也能想象到他的面部表情。

    “我靠,你这家伙想到哪儿去了?”我说道。

    “哎呀呀,这东西你可不能怪我。”兽翘起了二郎腿。

    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出现的太巧了,我还说休息一下呢,没想到这个家伙就出现了。

    “这也没啥让你玩的,没啥事就回去吧,我睡会儿。”

    “你是想睡了,我怎么被吵醒的你不知道么。”兽略微带着一丝怨气的说。

    当然了,这里的怨气可不是之前黑魔身上的那种怨气。

    “你被吵醒怎么还怪到我的身上了?”我纳闷的说道。

    “那可不得怪你么。给你提个醒吧,白虫子!”兽这么一说让我有些无奈。

    “刚才那个白虫子把你给吵醒了?”我问。

    “那可不我正睡着呢,那只虫子直接就出现我的脸上了。那个家伙又没回来,那些白虫子没人管,还得我帮他管,烦都烦死了,让我找个地方清净一会儿。”兽说。

    “那个家伙?”我问。

    “管白虫子那些家伙呗,说白了红虫子是我的力量来源,白虫子就是那个家伙的力量来源。别看我看不起那个家伙,但是那家伙也挺厉害的。可那家伙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不回来,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儿了。”兽有些心事重重的。

    等等!不对劲啊。

    刚才胡依依说白色虫子跟红色虫子不是处于对峙状态么?怎么这个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听兽的意思,他们两个人怎么感觉跟好基友似得。

    “你难道不敌视那些白虫子吗?”我疑惑的问。

    兽的脑袋冲着我,就这样待了半天,我都不知道这个家伙在干嘛,至于他是不是盯着我看我的心里就没有谱了。

    “不敌视啊。”兽很突然的说道。

    这家伙突然的一声给我吓了一跳。

    “怎么会不敌视呢?”我疑惑的说道,这句话不是跟兽说的,而是我在自言自语。

    但是这句话被兽听到就不是一个意思了。

    “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会相互敌视呢?”兽在一边问着我。

    我也没瞒着他,我就把我刚才看到的那些东西跟兽说了一下。

    兽反应了一会,“没听说过。”兽说。

    没听说过?兽说的东西让我有些无奈,怎么兽跟胡依依说的一点都不一样呢?我到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判断了。

    “难离是怎么回事?”我问。

    “难离?我不是给你了么?”兽问。

    “不是,我是说难离是从哪里来的?”我不相信兽是难离的第一个主人。

    听说,难离的第一个主人是一位仙家?可是这难离最终怎么会落到兽的手中呢?

    “不知道啊。从我有了意识以后,难离就一直在我身边。”手说道。

    我愣了愣。

    好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行了,我心里有点事,也没个人倾诉,找你唠会儿吧。”兽说。

    “你说,我听着。”我说。

    “最近可能要出大事了。”兽的语气中少了一些随性,但是却多了一丝严肃。

    “大事?”我问。

    这时候我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在我没有接触到这方面事情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但是在我接触之后才发现这里的东西有这么多心烦事。

    小时候看鬼片的时候我还被吓哭过,但是当我真正看到鬼魂的时候我却发现我根本就没有那种感觉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神经大条,而是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些鬼魂根本不会伤害到我似得。

    我保证这种感觉一直存在,而且一次次的情况也说明了这一点。但是具体的原因是什么呢?恐怕没有人能给我解释清楚吧。

    不论是古书中的记载还是我道听途说的故事,都说明了鬼魂的可怕,就算是道行很深的先生在处理鬼魂的时候也有可能被鬼魂伤到或者杀死。

    总体来说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工作。

    “你心里到底憋着什么事。”我又补充的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这种感觉让我挺难受的,那个家伙还不回来,要知道他在哪儿躲着,我非得给他抓出来不行。”兽说。

    “他有什么特征么?”我问。

    “特征?斯文败类吧。一身白,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兽说道。

    “好吧,我注意到了叫你一声。”我说。

    “不用,你遇到了我能感觉出来。”兽说。

    “你遇到过鬼王么?”我随口问了一句。

    “见过。”

    “你知道怎么处理么?”我问。

    兽顿了顿,“你是想问我你们遇见的这个鬼王吧?你要问这个的话就不必了,小狐狸的办法没错,你听她的就行了。”兽说。

    小狐狸?胡依依?

    “怎么,你知道她的计划?”我有些吃惊,兽是怎么知道的?

    “你到现在都看不出来?”兽说。

    “看出来什么?”我问。

    “小狐狸的计划啊。”兽说。

    “这咋看出来?”我吃惊的问。

    兽好像呼了一口气,“哎呀呀,有时候我真的挺怀疑的,要不是你身上的那个东西……哎,算了,反正你听小狐狸的没错。”兽说。

    我僵硬的点了点头。

    难不成真的是我的智商低么?可我真的不知道胡依依究竟干了些什么呀。鬼王身上的线索我又分析不出来,这么一想,我心中的那种挫败感越来越浓了。

    “哎呀呀,别灰心了。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吧,这次恐怕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而且要发生的大事也跟你有关。”兽说的不是很明确,但是这矛头却是指向了我。

    “你说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