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布置
    ,精彩无弹窗免费!

    跟大毛的聊天也到此结束了,因为这个时候胡依依已经布置完所有人的任务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虽然我并没有听太懂胡依依说的东西,但是其他人好像也并没有听太懂。

    这时候我才算是彻底明白了胡依依办事方式。那就是不到最后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她的计划是什么。

    只是所有人完成好她给布置的任务就好。就连兽都说胡依依这次的计划没有问题,我除了选择相信以外还能干什么呢?似乎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我也很想打破这种关系,但是我偏偏做不到,这才是让我最难受的。

    “我交代给你们的任务你们可千万要完成啊,万万不能出任何差错。”胡依依说了一句。

    其他人点了点头。

    “嗯,小六子,乔江北,跟我去学校,把该做的准备都做好。”胡依依说道。

    “嗯。”两个人说。

    这时候我就有点听不懂了,难道胡依依给这两个人布置什么任务了吗?而且去礼堂能布置什么呢?

    乔江北开上了车,就这样我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回到了学校。

    杜峰在这个时候还是没来。

    估计得等到下午的时候他才会过来吧。

    小六子和乔江北从车上拿下了一个大箱子,这箱子不管我怎么看都有些眼熟。

    嗯?这箱子里不是装着胡依依整过来的石头么?

    “这石头你啥时候整过去的?”我问道。

    胡依依对我眨了个眼睛。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我没有把石头整过去的呢?”胡依依俏皮的说。

    我完全愣住了,胡依依的这话虽然是有些拗口,但是我好歹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难不成胡依依在一开始就在对我使用幻术?

    可这是为什么呢?

    有啥事还瞒着我。

    说实话我心里挺不舒服的,尤其是这个时候。

    “哎呀,怎么还生气了?”胡依依问我。

    “没生气,只是觉得你对我使用幻术让我有些不舒服。”我他大爷的在这个时候终于是傲娇了一会。

    “不要着急,明天你就知道为什么了。”胡依依说道。

    “你……”

    本来我还想说些什么呢,但是我想了想胡依依之前给我说这方面事情的时候都是说以后我就知道,但今天却是说我明天就知道了。

    相比于之前来说这不可谓不是一种进步,所以我就默认了这个说法。

    乔江北和小六子打开了那个箱子,从中拿出了一块石头,然后在学校礼堂周围埋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啥呢?”我看他们摆放的位置似乎还挺讲究的,难不成这种摆放方法是一种阵法不成?

    我自己也有符阵,这种阵法所发挥出来的作用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不过虽然我知道,但是在不同的阵法之间也是有不同的摆放方法的。我不了解这个阵法,就算是依葫芦画瓢也没办法发挥出效用来。

    “埋石头呗。”乔江北看着我竟然笑出了声。

    乔江北这样的人本应该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的,但是此刻却像一个工人一样。

    我看着此刻乔江北埋石头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想笑。

    但是他这样干活的时候还没有一丝的不自然。

    这两个人在辛勤的埋着石头,胡依依在另一边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在做。

    胡依依一直围着礼堂绕圈子,虽然我根本看不懂胡依依在做些什么。

    胡依依这样一直绕着礼堂走,我都快被胡依依给绕晕了。

    “你干啥呢!”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别说话。”胡依依突然停了下来。

    随后在那个位置埋下了一个很不起眼的东西,但是在我看来,胡依依埋下去的那个东西上面萦绕着一丝粉色的光芒。

    “好了!搞定!”胡依依说。

    小六子和乔江北那边还没有整完呢,胡依依在这个时候走到了车上休息一下。

    说实话我也没看出胡依依累些什么呀,怎么她这个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过来!”胡依依在车上对我说。

    我撇了一眼那两个家伙,他们还在埋着石头。

    “干啥?”我问。

    “下午杜峰过来的时候不论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惊讶,而且你不要表现出来,明白了么?”胡依依跟我说。

    我愣了愣。

    “为啥?杜峰身上发生什么了?”我问。

    这时候我心里开始盘算起来了。

    “他身上可能会出现一些特殊的变化。”胡依依慢悠悠的说着。

    我心里一直埋藏着这种疑惑。

    中午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在周围的饭店随便吃了一些东西。

    到下午的时候杜峰终于是过来了。

    在小六子和乔江北埋石头的时候这里也么没有什么旁的人。

    因为学校礼堂这边没有什么活动,所以这里没有什么人,如果真要是有什么人的话看见我们埋石头的举动恐怕得把人家笑死。

    “你们来的挺早啊!”杜峰的声音从一边传了过来。

    当我看到杜峰的时候我身上的汗毛在一瞬间全都竖了起来。

    你能想到这种感觉吗?

    这种汗毛竖立的感觉我再也不想体会到了。

    杜峰的身上被插满了针。当然并不是真实的那种,而是一种粉色光芒构成的针,这时候我也不需要去问旁的东西了。

    这一定是胡依依的杰作。

    而且我往杜峰身后看过去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杜峰的影子!消失了!

    “啊!你,你身体怎么样啊?”我在这个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差点问出了杜峰身体的变化。

    要不是胡依依在这个时候看了我一眼,我甚至都有可能露馅了。

    “挺好的呀,你怎么了?”杜峰问我。

    我咽了一口唾沫。

    这些密密麻麻的针让我感觉到身体受到了一阵阵的刺痛感。

    虽然我知道这些东西是我的幻觉,但是这种感觉还是不舒服。

    我扭过了头,咬着牙对胡依依小声的说道,“怎么回事呀!”我说。

    “你反应别这么大,你这样的反应是生怕人家不知道还是怎么的?”胡依依质问道我。

    我的话就好像堵住了似得。

    废话,杜峰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冷静?

    “你说呢!”

    “那你是想让他有事还是没事!”胡依依扭了我腰一下。

    我虽然吃痛,但是我在这个时候还是挺怕杜峰看出来的。

    “当然不希望他有事了啊!”我这种说话方式我自己都感觉挺累的。

    “那你就别乱说话。”胡依依没好气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