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平静的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是这帮新人身上具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也说不上来。

    彩排很快结束了。今天的新人除了有些迟到之外,其他的表现还挺好的。不,不能说是挺好,甚至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这帮新人的让我刮目相看。

    乔江北和小六子在看了一段时间之后就离开了,不得不说这一场演出让杜峰的心情大好,如果明天就按照这个效果来演的话绝对可以。

    在这里又过了几遍之后杜峰就放我们回去了。还特意叮嘱了那帮新人,明天的时候千万不能迟到。

    这还用说么,明天的时候这帮人再怎么没规矩也不会迟到啊,这是最基本的东西了。

    又只剩下我,小华,还有胡依依三个人了。

    小华本来就生的漂亮,今天换上那一身衣物之后更是柔情万种。如果这家伙真要是个女儿身的话我肯定要被他迷死了。

    也不知道明天的时候会不会有人败倒在小华的石榴裙下。

    小华跟我们分离了。

    我发现这些仙家们的学习能力真的挺强的,从一开始小华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到现在可以自己一个人生活。这一共才过多长时间呀。

    跟胡依依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那帮新人的事情,虽然说进步是好事但是这种突然的进步也容易让人摸不着头脑不是?

    “你想什么呢!”胡依依问我。

    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胡依依真虚伪,我在想什么你是看不到还是怎么的?读心术难道是白学的?

    “想那帮新人的事情。”我还是告诉了她。

    “有什么想的?”胡依依问我。

    “你不感觉他们进步的太快了吗?”我说。

    之前几次排练的时候我对这些新人的标准就是能演出来看就行了。但是今天他们还真的带给了我一个惊喜。

    “瞎操心!关心好你自己吧。明天可不是光演出这一个任务。”胡依依边掏钥匙边说道。

    “我知道。”我无奈的说道。

    “那不就得了?好好休息下。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大餐。”胡依依对我说道。

    还大餐,明天哪儿有什么大餐啊。我只希望明天在现场观看的那些观众不要被那个鬼王当成大餐就好了。

    老头之前给我讲的东西看上去并不像是假的。尤其是老头说自己祖先的那一段。

    这样看来,这个鬼王具有极强的破坏性,我只能祈祷胡依依做出的计划没有任何问题。

    我两匆匆的吃过晚饭,各自去洗了一个澡之后就休息了。

    演出话剧不像其他的演出活动,在演出场地可不需要布置什么鲜花气球什么的,那些东西不是点缀,反而是累赘。

    这个理论最早是谁提出来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在杜峰这里听到的。

    一开始我还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但是在我接触了话剧演出很长时间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我躺在了沙发上,虽然迷糊,但是软和的沙发还是带给很大的享受。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有些发痒,我伸手过去挠了挠。

    本以为这样的情况很快就完事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摸到的不是自己的耳朵,而是一缕头发。

    我睁开了眼睛,这头发在月光下显露了出来。

    长长的头发让我一阵尴尬。这个屋子里只有我跟胡依依,这么长的头发除了胡依依以外还能有谁呢?

    我没有在意,我把这头发扔到了一旁。准备睡去。

    我刚闭上眼睛,脖子后面竟然出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凉风。

    这一下我彻底醒了。这也太不对劲了吧?胡依依家中的温度我是知道的,客厅离窗户这么远,就算是窗户打开了,也不至于有这么冷吧。

    我迅速爬起了身体,刚才是从我脖子后面发出来的凉风,我猛然间冲着脖子后面看去,这一下才发现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但是当我扭过头来的时候却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我只看到了一个皮肤白皙,并且衣着单薄的少女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女孩的长相就被女孩猛的一下抱了起来。

    当然,并不是说她把我抱到天上去,那样的话就有点恐怖了。

    我是指这女孩突然抱紧了我,让我有些不适应。

    可是在这时候我才发现了不对头的地方,这如果是一个正常女孩的话最起码是有温度的吧?但是这个将我抱紧的女孩身上却是没有任何温度,就好像是一块寒冰一样。

    就算是胡依依的房间温度高,那我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温度啊。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肩膀被打湿了,这时候我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我的肩膀是被这女孩的眼泪给弄湿了。

    这女孩出现的太过诡异了,让我不得不起疑心。但是这时候她还紧紧的抱着我,让我想动又不敢动。

    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总不可能是胡依依半夜闲的无聊从而找出的消遣我的无聊手段吧?

    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让我目瞪口呆。

    胡依依此刻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冷冷的看着抱着我的女孩。

    我正以为胡依依要做什么特殊的举动时,她却是先对我喊了一声。

    “你还不推开她!”胡依依这句话让我停顿了一下。

    就在我扭头要跟胡依依说些什么时候我才猛然发现,我的肩膀上留下的哪里是眼泪啊,根本就是血!

    这个女孩果然不是人。只要你是鬼魂,不论你进化多少次,你都不可能哭出正常的眼泪的。(有一些特殊的鬼魂除外,这些鬼魂不计入考虑)

    换句话说,这个女孩铁定是一个鬼魂了。

    “你还真的来了。”在我推开那个女孩之后,胡依依开口说道。

    那女孩不知道为什么,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听到胡依依这样问她,竟然也不开口什么的。

    只是有些楞楞的看着我。

    也就过了这么一小会的时间,那个女孩竟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就跟变戏法一样,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刚,刚才那个是啥呀?”我的睡意一点儿都没了。

    胡依依耸了一下肩。

    “还能有什么,那个鬼王呗。”胡依依说。

    “啥?那个鬼王?你是说,那个鬼王?”我吃惊的问。

    “不是那个鬼王还能是谁?”胡依依自然的说。

    “可是,这……你确定?”我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